.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林清修滿意地笑了。

在他看來,張大秋這個指揮使算是臨時加進來的,說是根基淺都算抬舉他了,實則毫無根基。

暗衛的各項事務,以及與事務相伴隨的各種權力都已經被四個指揮使瓜分了,張大秋作為臨時加進來的指揮使,其實根本就沒有他的底盤。

因此張大秋隻能與其他指揮使結盟,才能在暗衛有所作為。

他林清修能在他升任指揮使之前就看好他,和他定下約盟,自然是他最好的人選,而林清修能得張大秋相助,聲勢也自然更盛一籌,足以把其他幾個指揮使壓下去。

接下來幾天,事情都按部就班的做著,探訪司的幾個百戶每天都會來報告當日的事務,比如哪裡有可疑的人員了,或者又抓到了幾個亂黨,或者城中哪家有嫌疑了。

陳元都仔細地聽著,漸漸地竟然將神京城內的各種情形掌握個七七八八。

他心中有些感歎,像暗衛這種特務機構實在太恐怖了,普通人乃至中低官員都在他們監視之下,根本逃不開。

暗衛抓到的書生,陳元都讓他們集中關押,卻並不提審,也不折磨,暗衛們心中奇怪,可也並不敢有什麼疑問。

陳元關注了幾天,卻始終沒得到姚映雪等人出現在神京周邊的訊息。

他也不著急。

姚映雪和範陽那夥人應該是進京這些書生中的核心了,行蹤更隱秘些也是應該的,若他們這麼容易就被髮現,恐怕早就被一網打儘了。

這些天他就一直這麼靜靜地收集訊息,並沒有采取其他行動。

劉毅和林長髮一開始還心中不安,擔心他有什麼陰謀,可後來見他確實沒有什麼行動,這才慢慢放心下來。

慢慢的他們也品出意味來了,當初張大秋是千戶,想要更進一步,所以行事張揚激進可以理解,如今他成了指揮使,更進一步的可能近乎沒有,隻剩下和其他幾個指揮使爭奪地盤,可他根基又淺,也搶不過彆人,可不隻能低調從事。

這麼想著,劉毅徹底安心了,漸漸的忘了和林長髮的約定,重新離開府邸到處尋歡作樂去了。

隻是偶爾路過曾經的威國公府,他心中還是不免有些歎息。

威國公府和永平侯府是世交,他和賈穆兄弟自小相熟,後來又結了姻親,感情不可謂不厚,現在賈家都被下在黑獄中,生死不知,他卻沒有能力搭救,心中終究有些過意不去。

劉毅暗中尋思,大丈夫要知時知勢,現下張大秋勢大,他隻好暫避鋒芒,等什麼時候他勢大了,一定要替賈家報這個仇。

他相信,這個時候不遠了。

一想到最近他和幾個勳貴家族暗中商議的事,劉毅不由得振奮起來,一旦這事做成,勳貴家族的勢力就能凝聚起來,外人再想欺侮他們,可就沒這麼容易了。

……

黑獄中,陳元去牢中看了看“五兒”,見他臉上的易容似乎快要脫落,心中想著什麼時候把老騙子帶進來給他重新修一修。

所幸,現在的五兒是他的分身假扮,每日裡都是臉朝裡躺著睡覺,絕不讓人看到正臉,而且如今相關的事務純由他一人掌控,不用擔心其他人來檢視,一時半會兒倒也不用擔心露餡。

檢視了分身的情況,陳元正要離開,卻見旁邊牢房中,賈探春正盯著他看。

“探春姑娘有事?”

陳元問道。

賈探春道:“張大人,你每日派人將我父親三人拉出去用刑,卻又不審問,究竟是為了什麼?”

陳元笑道:“沒什麼,就看他們不順眼罷了,我看探春姑娘挺順眼的,所以甘願以禮相待。”

賈探春一怔,沒想到他竟然是這個意思。

賈家出事,純粹是因為她不自量力想要行刺張大秋導致的,結果他看自己還挺順眼,卻看不上父親三人。

她一下子想起了白姑孃的事,眼前這人似乎有殺人全家,然後搶人家女兒的癖好。

賈探春臉色一變,說道:“可不敢當張大人厚愛。”

陳元不知她在一瞬間竟然轉過這麼多心思,說道:“有什麼不敢當,賈家也就三姑娘你是個好的,其他人嘛,打死也不冤,我已經算是開恩了。”

賈探春諷刺道:“真想不到,張大人竟然是個急公好義的人,原來大家平日裡都誤解了張大人。”

陳元聳聳肩,說道:“這倒也是,我操這個心做什麼,仗義輕身該是三姑娘這樣的人纔去做的事。”

來人。”

“大人。”

立即有典獄官上來回話。

陳元道:“記住賈穆,賈積三人,幾天每人多加二十鞭。”

“是。”

“你!”

賈探春鳳眼含霜,向陳元看過來。

陳元笑笑, uukanshu.com轉身離開黑獄。

剛走出黑獄,陳辰就迎面走了過來。

“大人,”陳辰道:“這是雲州府方向傳來的訊息。”

說著他將一封信遞給陳元。

陳元奇道:“這是什麼?”

陳辰答道:“程洛勇以前曾讓屬下派人去雲州府打聽大人的訊息,到今天剛有信件傳回來。”

陳元饒有興致地打量了一把陳辰手上的信。

他早就料到程洛勇可能會派人去雲州府,當時還好一陣躊躇,不知到時該怎麼搪塞過去。

沒想到如今信件傳回來,程洛勇卻已經被他趕出京城了。

世事變化還真是奇妙。

陳元似笑非笑地看著陳辰,問道:“信中的內容你看了嗎?”

陳辰一驚,連忙道:“屬下就算吃了豹子膽,也不敢探聽大人的訊息,如何敢私自拆開信件。”

陳元點點頭,說道:“你拆開來看看吧。”

陳辰得到命令,正要把信件拆開,忽然心中靈光一閃,立即停下動作,說道:“大人的事哪是屬下能過問的。”

“萬一裡面有什麼秘密呢?”

陳辰道:“有秘密就更不是屬下該看的了。”

“那如果這個秘密對暗衛不利呢?”

陳辰臉上一下子淌下汗來了,半晌才道:“屬下是大人的人,自然一切對大人負責!”

陳元點點頭,笑道:“你去吧,交代你的那件事彆忘了。”

陳辰如釋重負,連忙轉身離開。

陳辰剛走到門口,高峰就與他擦著肩膀走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