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內閣中。

嚴清蒼老的身體佝僂著縮在椅子裡,出神地望著外面的天空。

半晌,他將精神從天空收回來,問道:“雲光公主到哪了?”

韓千山一直隱身在旁邊的陰影中,聽到詢問,他一步邁出陰影,回道:“已經過了岱山府,再有三四天就能到金華門外了。”

嚴清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韓千山試探道:“要不要我去攔他們一下?”

嚴清笑了笑,說道:“白二哥和她一起來的,你攔得住嗎?”

“算了,讓他們來吧。”

說著他歎了口氣,眼神中竟然奇怪地露出些傷感。

韓千山在一旁看著,心中升起濃濃的好奇,他跟著恩相十幾年了,還從沒見他流露出什麼明顯的情緒,這次不知是什麼緣故。

雖然心中好奇,可他也不敢詢問,正要重新回到旁邊的陰影中,隻聽嚴清又問道:“聽說你手底下有個小傢夥最近很活躍?”

“竟然連恩相也驚動了?”

韓千山惶恐道。

嚴清笑道:“護城大陣多久沒發動了,我還能不受驚動?”

韓千山連忙彎下腰去,說道:“屬下這就去對他施以懲戒。”

嚴清擺擺手,說道:“不用,這個小傢夥最近表現不錯,你手下這些暗衛,雖然又不少好手,可真正能獨當一面的我卻一個也沒見過。”

“有的人謀略有餘,卻過於畏葸,有的人膽大包天卻失於莽撞,也有人過於殘忍,以至於見小不見大,見近不見遠,想要找一個各方面都不錯的,還真不容易。”

“這次的小傢夥以前也有這種毛病,過於謹慎,沒什麼衝勁,聽說他之前去了趟雲州府,回來後性情變化不小,倒是近於完善了。”

“最近情況不太好,咱們急需乾才做事,倒顧不得規矩了,你回去把他提為指揮使,這神京周邊的把守讓他多看著,那群進京的書生,京中也有人蠢蠢欲動,一旦有什麼發現,不用吝惜手段。”

韓千山心中吃了一驚,恩相竟然親自降下喻旨,要提張大秋做指揮使,這真是難逢的恩德。

“屬下就替他謝恩相栽培。”

韓千山連忙道。

嚴清點點頭,示意他下去傳旨。

暗衛。

陳元看著眼前的探訪司眾百戶,一時間躊躇滿誌。

他來京城,本打算隻是把自己卷宗消掉,立即就要離京,哪知道竟然耽擱下來,現在還抓住了探訪司和案牘司兩司的權柄,再這麼下去,他要是把手也伸到另外兩司,假以時日,他就要成暗衛老大了。

說好的隻要三年,結果三年以後又三年,我都成對方老大了,還臥底個毛!

陳元心中自在地想著,一邊臉上不露聲色,讓眾百戶心中惴惴,不知他在想什麼。

“各位。”

陳元忽然出聲道,眾人立即把耳朵豎起來,靜聽他講話。

“從今天開始,探訪司事務暫時由我負責。”

陳元繼續道:“探訪司當下最重要的事就是亂黨入京,全部九門外執勤的百戶給我聽著,從今日起,每日要回來向我報告各自負責的區域有何異事發生,凡有事發生,不拘大小,一律先向我彙報,然後才能采取行動,若不彙報而自作主張,殺!”

眾暗衛心中一凜,齊聲道:“是!”

“第二件事。”

陳元道:“城內的事務也不能荒廢,外敵越是緊迫內辱越不可輕易放過,如今局勢不明,神京中許多人都生出了異心,你們一個個都給我打起精神,切勿錯過了重要訊息。”

“另外,給我貼出告示,凡神京城內官員百姓,膽敢妄議朝政,誹謗恩相,人人皆有告發之責,若有人告發,賞百兩紋銀。”

下面眾百戶又應下來。

陳元這才滿意地點點頭,打發眾人離開。

眾人剛離開,就有信使來通知陳元,說是總管讓他過去見面。

陳元心中的躊躇滿誌立時消散了一小半。

韓千山找他做什麼?

難道是因為今天捉拿劉千的事?

不應該啊,劉千不過是小小一個百戶,縱然拚死一搏驚動了大陣,也沒資格讓韓千山親自過問纔是。

陳元想不通,隻得隨著信使往皇宮走去,等到時候臨機應變就是。

雖然不知道韓千山為什麼找他,反正不可能是因為發現了他的身份,要不然也不可能是派人來找他過去,而是早就親自上門捉拿了。

雖說如此,陳元還是提起警惕,

儘力收斂元氣,免得被韓千山看出端倪。

韓千山畢竟是法身高人,不可不防。

陳元跟著信使一路進了皇宮,他目不斜視,穿過一天天紅磚碧瓦的閣樓宮殿和長街,總算到了內閣。

信使把陳元領進內閣旁邊的一間值房內,UU看書 www.uukanshu.com韓千山就在裡面等他。

“見過總管大人。”

陳元不敢怠慢,連忙躬身行禮。

韓千山微微點頭示意他平身,說道:“張大秋,你好大的膽子!”

陳元心中一凜,隻當他要問罪自己,但很快他就感覺到對方語氣中並沒有殺意。

他心中一動,問道:“屬下可是出了什麼差錯,還請總管大人明示。”

韓千山道:“與同僚私鬥,陷害同僚算不算差錯,將犯人逼到急處,觸動護城大陣,算不算差錯?”

韓千山口氣嚴厲,但陳元卻並不驚慌,侃侃而談道:“總管大人明鑒,屬下並未陷害同僚,不過是在同僚陷害屬下的時候順水推舟,讓對方反受其害罷了,至於逼急犯人,觸動大陣,這更是冤枉,犯人既然忍心犯法,還有什麼做不出來的,就算屬下不去逼迫,也難保他不做出什麼大逆不道之事,反而是屬下將犯人逮捕歸案,防止他進一步狂悖行事,不僅無過,反而有功。”

韓千山厲聲道:“花言巧語,真當我是好矇騙的?”

陳元搖頭道:“總管大人面前,屬下豈敢耍小花招,正是因為不敢耍小花招,屬下這纔將心中所想一一陳之於總管面前,不敢有絲毫虛偽,望大人明鑒。”

韓千山冷哼一聲,說道:“我諒你也不敢在我面前說謊,隻是這卻不代表你無過錯,哪怕程洛勇想陷害你,你也儘可以先報知於我,該如何裁度,自然有我作主,哪裡輪得到你去自作主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