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程洛勇今天的確沉默得反常,他之所以這麼快就認輸了,除了劉千以外,更重要的其實還是陳辰。

陳辰掌握他不少秘密,真要硬抗下去,他說不準會有什麼下場。

林清修聽陳元講完,盯著程洛勇看了一會兒。

陳元則平靜地看著林清修,想看他怎麼處理。

沒過多久,林清修把眼光從程洛勇身上移開,看向兀自昏睡在地上的劉千,冷哼一聲,說道:“劉千這孽障,做了幾年百戶,真就以為手下的暗衛都是他的私兵了,竟然敢對調令不滿,這種人死不足惜。”

說著一掌拍了過去。

陳元眼神一縮,立即明白他這是打算和稀泥,想讓事情在劉千這裡就終止,不牽扯到程洛勇身上。

陳元腳下用力,身子已經攔在劉千前面,接了林清修一掌。

林清修掌勁與陳元相撞,他隻覺對方掌勁洶湧,竟然不在自己之下。

林清修大驚。

這張大秋在不知不覺間竟然成長到這個地步,已經能抗衡他了?

“張大秋,你這是什麼意思?”

林清修沉聲道。

陳元道:“屬下倒是想請教指揮使大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劉千剛剛歸案,還沒有審問,指揮使大人就要把他斃於掌下,可是想要包庇什麼人?”

林清修一口老血差點噴出來。

他沒想到陳元竟然這麼**裸就把他的心思說出來。

就算這是真的,你也不能到處去說!

林清修說道:“張大秋,得饒人處且饒人,這世上沒有誰常勝不敗,還是給自己留幾分退路。”

陳元笑道:“林大人這是什麼意思,屬下聽不明白,大人是要讓屬下徇私枉法嗎?”

林清修見他裝傻充愣,卻又句句把那些本應在私下說的話放在明處,讓他遭受尷尬,心中也有了幾分怒氣。

他堅決道:“張千戶,劉千的案子我親自處理,你就不要插手了,把人交給我吧。”

陳元眼神一凝,心想這傢夥是打定了主意要保程洛勇了?

“指揮使大人,可否請讓一步說話?”

陳元道。

林清修見他主動要求單獨說話,心中倒是一喜,於是把其他人屏退出去,問道:“你要說什麼?”

陳元問道:“指揮使大人執意要保程洛勇?”

林清修眉頭微皺,說道:“我可沒這麼說。”

陳元搖搖頭,說道:“大人,咱們明人不說暗話,通過這幾天的事,大人難道還沒看明白嗎,程洛勇能做的事,我張大秋也能做,而且能做得更好。”

“指揮使大人雖然提點探訪司,卻是整個暗衛的指揮使,暗衛所有千戶都是指揮使大人的屬下,大人何必為了一個程洛勇與我張大秋為難。”

“放棄一個程洛勇,得一個張大秋,這對大人來說是個好買賣,大人還請三思而後行。”

林清修心中一動,詫異地看向陳元,心中在想他這是什麼意思,這是在向他示好?

……

陳辰等人在外面等了盞茶工夫,隻見林清修滿面笑容,與陳元並肩走了出來。

陳元方纔開的條件讓他十分滿意。

他現在終於確定,張大秋的確過了第二重死關,他無疑是所有千戶中最有可能晉升指揮使的人。

等張大秋晉升指揮使,在指揮使眾他是資曆最淺的,不可能很快要求再進一步,到時候有張大秋幫著他,那他在和其他指揮使的爭鬥中立即就能占據上風,這可比一個程洛勇有價值多了。

在大廳裡站定了,林清修乾咳一聲,說道:“從今以後,探訪司日常事務暫由張大鞦韆戶提點,等探訪司其他千戶回京述職再做安排,劉千關進黑獄候審,程洛勇出京辦事,接替李懷千戶回京。”

程洛勇聽到林清修宣佈完,像是被抽走一口氣,整個人虛了下來,可又莫名鬆了口氣,

他明白,指揮使大人還是保了自己,這纔在審訊劉千之前就把他趕出神京,這等於是說,以後不管審出什麼,事情就到此為止,不能再為難他。

程洛勇彎腰下去,向林清修行了個禮,落寞地轉身走出暗衛,準備收拾行李出京。

林清修輕輕點點頭,轉身回了自己官署。

原地隻剩下陳元和眾多百戶,王成,趙學斌,高峰,陳辰,以及躺在地上神誌不清的劉千。

幾名百戶互相看了一眼,眼神中都有些震撼。

暗衛中八名千戶明爭暗鬥多年,誰也沒能把誰徹底壓下去,

這次張大秋竟然這麼乾脆地把程洛勇趕出了神京,要知道,在不久之前,他還被程洛勇壓著打呢。

不僅如此,他竟然以案牘司千戶的身份提點了探訪司事務。

幾個人心中都隱隱覺得, www.kanshu.com暗衛看來是要變天了。

陳元在幾人身上掃視一眼,最後落在王成二人身上。

陳元冷笑道:“昨晚我讓你二人立即出京,你們怎麼還在這裡?”

王成二人身子一顫。

他孃的,都忘了這一茬了!

王成和趙學斌連忙躬身行禮,惶恐道:“大人恕罪,昨晚都是程洛勇那廝指使我二人,不,是強迫我二人行事,我二人絕無與大人作對的意思,望大人明察!”

陳元道:“你們放心,我不是那等愛遷怒的人,我自然會明察,忠貞之人我會賞他,心中藏奸也決逃不過我的眼去,我會讓這等人知道厲害。”

“高峰,你把劉千押去黑獄,陳辰去九門外,通知眾百戶回來見我,就說我有事吩咐。”

“是!”

陳辰和高峰大聲迴應道,立即各自去辦差事。

一直過了近一個時辰,神京九門外,負責把守的探訪司百戶都趕了回來,加上高峰在內,共十名百戶,也就是十個法相,戰戰兢兢站在陳元面前。

十個人看著眼前坐在一把圈椅中,神色古井無波的陳元,心中都有些惴惴不安。

對於張五爺,他們自然早就很熟悉了,可從沒像今天這般畏懼。

他們都聽說張五爺已經把程大人鬥敗了,程大人已經被趕出神京,而張五爺執掌了探訪司。

他們這些探訪司舊臣,還不知會被怎麼處置呢。

隻有高峰心中躊躇滿誌,老大執掌著案牘探訪兩司,他作為親信,地位自然也是水漲船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