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陳辰換了套衣裳,可傷勢依舊駭人,臉上全被燒得焦枯,焦枯中又沁出點點膿水。

身上的傷勢也是一樣,不斷有膿水滲出來,將衣裳弄得黏糊糊,緊貼在他身上。

以他法相境的修為,這種火傷本來不足為慮,隻是那巨蟒吐出的火焰,蘊藏著火毒,他一時間竟然無法消除,因此傷勢也不能癒合。

陳元見陳辰狀況淒慘,一晃身閃過去,手搭在他肩膀上,體內先天火行之氣洶湧而出,直衝進陳辰體內,

陳辰體內的火毒遇到這天下眾火之始祖的先天火,彷彿眾獸之見麒麟,鳥雀之遇鳳凰,立時臣服,迴歸到先天火中。

先天火在陳辰體內轉一遭,重新收回陳元心竅。

陳辰隻覺一片清涼,體內元氣再無阻礙,修複著傷勢,片刻工夫,傷口上的膿水已經停止,想來用不了幾天,傷勢就可以痊癒,連傷疤也留不下。

陳辰又喜又驚,喜的是傷勢有望痊癒,驚的是張大人果然神通廣大,讓人無法測度。

他單膝跪地,感激道:“多謝大人救拔!”

“不妨事。”

陳元揮揮手示意他起身。

程洛勇冷笑旁觀,此時諷刺道:“陳辰,我以前還真是小瞧了你,我隻當你不通世務,原來竟是識時務的俊傑。”

陳辰長久在程洛勇手下做事,此時雖已經決意投靠陳元,可一時還改不了舊習,他不敢回話,隻是低著頭,悄悄地站回隊伍裡。

高峰卻沒有這個顧忌,立馬走出來說道:“回大人,逃犯劉千已經抓到,我們找到他的時候,他正在程千戶府上。”

陳元滿意地點點頭。

事情果然不出他意料之外,當日他從城外回來,一路上隱隱就感覺有人在跟蹤他,所以遇到陳辰時靈機一動,想著能不能挑撥一下。

後來發生劉鄂和王寶的事,他立即意識到陳辰要倒黴了,那個跟蹤他的人把他見陳辰的事報告給程洛勇,程洛勇必定會懷疑到是陳辰告密。

後來陳元又想到,能跟蹤他,修為不可能很低,估計是探訪司的百戶,而探訪司的百戶都有事務安排,除了剛被他奪權的劉千。

於是他斷定,跟蹤他的人多半是劉千。

一旦陳辰被懷疑,說明劉千把訊息報告給了程洛勇。

而出事之後,陳元早派人盯著程洛勇府上,若有人出入,他肯定能知曉,手下沒報告有人出來,於是他猜到,劉千必定還躲在程洛勇府上沒有出來。

於是他讓陳辰帶隊去程洛勇府上找人,一來為捉劉千,更重要卻是為了徹底斷了他和程洛勇那邊的關係。

程洛勇見劉千已經被捉到,心中絕望了。

落在張大秋手上,劉千不可能還保守秘密,一旦讓張大秋把事情經過審出來,他程洛勇也脫不開關係。

不經意間,他竟然走到了絕路,更關鍵是,這一路走來,他簡直是迷迷糊糊。

這個張大秋竟然這麼恐怖!

程洛勇盯著陳元,問道:“這些你早就算到了?都是你安排好的?”

陳元搖了搖頭,說道:“什麼安排不安排,我不過順水推舟罷了,程大人,是你自己把舟開進水裡,這可怪不得我。”

“程大人,身在神京城,無法運用法相,你也跑不了,最好還是讓大家都體面一些,咱們這就回暗衛如何?”

程洛勇垂頭喪氣,跟著陳元,後面帶著幾個百戶,並一眾暗衛番子往暗衛湧入。

此時程洛勇府邸被燒燬的事早就傳遍神京,其間內幕,神京城中各達官貴人都還不甚清楚,於是各種猜測滿天飛。

見到陳元帶程洛勇往暗衛走,程洛勇又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眾人隱隱猜到,這恐怕是暗衛內部的鬥爭,而且看樣子似乎是張五爺笑到了最後。

沒過多久,眾人趕到了暗衛。

林清修指揮使已經在暗衛中坐鎮,方纔護城大陣發動的事也驚到了他,見陳元眾人姍姍來遲,林清修大怒。

“混賬東西,這麼大事發生,你們這麼晚纔到,都死了嗎?”

林清修怒道。

陳元笑道:“指揮使大人息怒,這次大陣發動一事屬下已經查明,犯人也已經歸案,絕不讓指揮使大人擔責。”

林清修一愣,心想這群混蛋效率已經這麼高了嗎,這纔多一會兒,他們不僅把事情查明,連人都抓到了。

陳元一揮手,高峰和陳辰立即把劉千提了過來。

林清修眼皮子一跳,隻覺今天處處透著詭異。

先是程洛勇安安靜靜站在一邊,不發一言。

然後陳辰竟然聽張大秋命令列事。

他作為指揮使,並不會對下面的事務事事關心,可是下面各司人員關係,他還是瞭然於胸。

陳辰是程洛勇心腹手下,UU看書 www.uukanshu.com這點他是清楚的,而程洛勇最近與張大秋不合,陳辰無論如何不該聽從張大秋命令。

等他看清被二人丟在地上的犯人,林清修又是一驚。

“這不是劉千嗎,他怎麼成了犯人?”

林清修道。

陳元道:“今天大陣發動,正是因為他擅自顯化法相導致。”

林清修眉頭微皺,問道:“劉千我還是瞭解的,他又不是個傻子,怎麼會無故顯化法相,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陳元瞟了程洛勇一眼,說道:“當然不會無故顯化,他是想畏罪潛逃!”

“指揮使大人可還記得前天屬下曾向大人上報,承光門外暗衛有嘩變現象。”

林清修點點頭,說道:“自然記得,那件事不是已經處理好了,怎麼又和劉千扯上關係?”

陳元於是將劉千指使劉鄂與九營發生衝突,殺死九營官兵,想藉此拉他下水的事,並今天在程洛勇府上尋到劉千的事,一一講了出來。

林清修聽得心中直跳。

沒想到短短兩天之內,他手下的兩個千戶竟然就發生了這等短刀相見的廝殺。

雖然陳元沒有明說,畢竟還沒有提審劉千,可林清修完全明白他說的在程洛勇府上捉到劉千意味著什麼。

他這是想說,劉千的行動是程洛勇指派的,而且林清修相信,這的確就是實情。

他轉頭向程洛勇看去,隻見程洛勇低著頭一邊,沒有抬頭看他。

怪不得他今天這麼老實了。

林清修暗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