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巨蟒口中火浪傾瀉而出,兜頭向陳辰罩下來。

完蛋!

陳辰心中一慌,元氣頓時散亂,火毒沒了抵擋,全被他心竅而去,身子一軟,倒了下來。

沒想到竟然死在今日!

陳辰眼睛一閉,就要受死,卻見一道黑線從旁邊掠過來,直撞在巨蟒身上。

巨蟒被撞得一歪,火浪從陳辰頭頂上空掠過,全部傾瀉在程洛勇府中。

闔府上下頓時化作火海。

巨蟒見自己馬上就要得手,卻被高峰攪亂,心中惱怒,頭一轉,怨毒地看向高峰。

不好!

高峰頭皮發麻,大喝一聲:“彆愣著了,各跑各的!”

說完縱身向旁邊躍去,陳辰也立即回過神來,提起身體中僅餘的元氣,向相反的方向跑去。

巨蟒看著分開逃竄的陳辰和高峰,正在猶豫該追哪個,卻聽天邊傳來一陣輕妙的響聲。

這陣響聲讓三人全都停下動作,不約而同向天上看去。

卻見天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層彷彿薄膜的殼,這層殼變幻起斑斕的色彩,隨即一道光向巨蟒飛過來。

巨蟒中,劉千大驚失色,立即準備收回法相,可還是晚了一步。

從天空中薄膜裡飛出的光快得讓人反應不過來,隻是一瞬就降臨在巨蟒頭上。

巨蟒像是泡沫般,被那道光擊得粉碎。

劉千從空中直愣愣摔下來,雙目禁閉,像是死了一般。

……

張府。

程洛勇推開管家闖了進去。

府中的下人都認識這位程三爺,知道他和自家老爺地位相當,而且彼此不對付,因此也不敢阻攔,任由他闖進去。

程洛勇剛闖進內院,就見陳元施施然走了出來。

“程大人,這麼大清早闖進我家,可有什麼見教之處?”

陳元也不動氣,笑道。

“張大秋,”程洛勇道:“把陳辰交出來!”

“陳辰?”

陳元奇道:“他是你探訪司的人,你乾嘛找我要人?”

“你彆跟我裝傻,昨天難道不是你把他劫走的,你這就把他給我交出來,以後咱們井水不犯河水,你要想管探訪司的事,我也由著你,若你不知好歹,硬要留下陳辰,那今天咱們就不死不決!”

程洛勇道。

他能說出這番話,已經是做了極大的讓步,這不異於承認陳元對探訪司的掌控權,以此來換回陳辰。

可陳元現在已經不需要這種讓他了。

他裝傻道:“程大人這話全無道理,陳辰是暗衛的百戶,又沒犯王法,我哪能扣留他,更何談把他交給你,程大人,你還是彆處去找找吧。”

程洛勇雙眼你起來,身體中氣息升騰。

“張大秋,你是決意要與我不死不休了?”

程洛勇道。

陳元搖了搖頭,笑道:“程大人,與我不死不休,你恐怕沒這個本事。”

此言一出,程洛勇又是一陣血氣翻湧,立即就要動手,哪怕是不敵張大秋,也不能讓他如此折辱。

程洛勇正準備動手,卻聽空中傳來妙音。

程洛勇心中一驚,怒氣立馬就散了,他忙抬頭向天上看去,卻見神京大陣不知怎麼竟然顯現出來。

他立即忘掉了張大秋的事。

神京大陣從不輕易現身,除非有人在城內顯出法相,意圖闖關出城。

上一次大陣顯現還是雲光公主闖出神京的時候。

這是又有人作亂了?

程洛勇心中惴惴不安。

陳元卻饒有興趣。

原來這就是神京大陣的真面目。

他來京城之前就聽過這座大陣,在大陣之下,法相如同螻蟻,至少三品法身才能自保,二品法身才能與大陣抗衡。

正是因為有這座大陣,陳元纔敢來神京,在大陣壓製下,面對其他法相,他完全可以亂殺,而且他也不用擔心會被彆人要求顯出法相。

天上的大陣先是一陣色彩變換,隨即一道光向遠處飛去。

陳元心中一動。

那是程洛勇府邸的方向,看來是陳辰和高峰動手了,劉千打算動用法相逃脫。

見大陣吐出彩光,程洛勇也顧不上找張大秋的事了。

城中出現了動用大陣的事,他們暗衛是少不得要擔責的,現在指揮使恐怕已經在衙門中遣人召集他們了。

程洛勇立即就想趕去暗衛。

他還沒有動身,就聽身後傳來急促的腳步聲,很快一個老者在張府管家帶領下走了過來,竟然是程府的老管家。

程洛勇見到老管家神色匆忙,心中立即有了不妙的預感,他厲聲道:“

老董,你來做什麼!”

老管家撲地跪倒在地,說道:“老爺,你走後沒多久,陳辰統領忽然帶人把府上圍了起來,他強闖進府中搜查,後面又和一條巨蟒打了起來,那巨蟒吐出火焰,咱們府邸都已經被燒成焦土了!”

程洛勇先是眼前一黑, www.kanshu.com幾乎昏過去,隨後他隻覺渾身面板髮寒,立即明白了什麼。

他轉過頭去看向陳元,沉聲道:“張大秋,你在耍我!”

陳元笑道:“程大人這卻說錯了,為朝廷做事,捉拿逃犯,怎麼是耍你呢。”

程洛勇牙咬得咯咯直響,大喝道:“走,先回家!”

說著轉身就要帶王成二人和管家回府處置。

“程大人留步。”

陳元叫道。

“張大秋,你還有什麼要說的?”

程洛勇恨聲道。

陳元道:“程大人何必急著離開,你現在回去也已經晚了,還是留在這裡,與我一起等訊息吧。”

程洛勇道:“等什麼訊息?”

“程大人何必明知故問呢,當然是等逃犯落網的訊息。”

陳元道:“隻是希望程大人可彆和那逃犯有什麼瓜葛。”

程洛勇見他侃侃而談,心中恨到極點卻忽然沉靜下來,沉靜中又有幾分喪氣。

短短幾天內,他和張大秋交鋒幾次,結果次次以失敗告終,今天甚至已經被逼到了絕處。

他隻覺眼前這人像是個怪物,他追不到,摸不著,可對方隨手一擊,就能讓他身受重傷,他實在沒有勇氣對抗了,彷彿對抗隻會把他引入更深的地獄。

程洛勇歎了口氣,竟然真地走到一邊,默不作聲地等著。

過了沒多久,從外面走進來一隊十幾個人,當先的正是陳辰和高峰,後面十來個番子抬著昏過去的劉千跟著陳辰二人,眨眼間來到陳元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