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程洛勇府上。

程洛勇和王成二人離開後,劉千從書架後面的藏身洞中爬出來。

他心中有幾分焦躁。

事情怎麼突然急轉直下了,明明是他們算計張大秋,結果張大秋安然無事,而他們卻忽然陷入風雨飄搖中,劉千怎麼都理解不了。

尤其是陳辰的反叛,這更是難以理解。

程大人一直將陳辰引以為心腹,自然是看準他心思中正,可陡然間就叛變了,真是讓人琢磨不透。

不過有一件事是確定的,陳辰的叛變對程大人打擊是巨大的,如果陳辰把自己掌握的秘密都透露給張大秋,那程大人就算不死,至少也要脫一層皮下來。

隻能希望程大人此去能把人要回來。

劉千一邊想,一邊在書房中來來回回踱著步子。

忽然他猛地停下來,側著耳朵聽著。

劉千是法相高手,五感靈敏,很快就聽到程府外面傳來一陣陣雜遝的腳步聲,似乎有許多人在奔跑,很快這些人就聚集到程府後門外,並且以後門為中心向兩邊擴散開。

這是怎麼了?

劉千先是一愣,很快就臉色大變。

他馬上就聽到,又是一陣雜遝的腳步聲從前門外接近,把前門也堵住了,隨即來人沿著前門向後包抄,與後門的人彙合,竟是把整個程府包圍了起來。

他哪裡還不明白,這是有人要闖府!

此時程府的老管家也聽到了動靜,連忙往大門走去。

老管家剛走到大門,門房正等在門後面,戰戰兢兢地不敢開門。

見到老管家走過來,門房如同見了救星,連忙問道:“管家,怎麼辦,外面好像來了不少人,咱們開門還是不開?”

老管家還算鎮定。

他知道自家老爺在暗衛權勢極大,而暗衛又是嚴大人手下鷹犬,京內大小官員輕易不敢得罪自家老爺。

於是,老管家說道:“開,怎麼不開,這麼一層木門能擋住誰,快把門打開,我看看這是出了什麼事。”

門房得令立即就去開門。

結果他剛走到半路,就聽一聲爆響,大門被炸成碎片,向裡面衝過來。

等到塵開霧散,從大門口露出一隊人來,當頭的是個神色陰沉的青年。

老管家呆住了,驚道:“陳辰統領,這是怎麼回事?”

帶隊的竟然是陳辰!

陳辰是老爺的心腹手下,平日裡常來府上走動,今天怎麼帶了人馬闖府?

陳辰也看到了老管家,以前他來府上對老管家總是很客氣,畢竟是程洛勇的老家人,怎麼都要給他幾分尊重。

可如今他已經上了陳元的賊船,少不得隻好把事做絕,首鼠兩端之人,在暗衛是活不下去的。

於是陳辰一咬牙,把走上前來的老管家一把推開,喝道:“給我好好地搜,把逃犯給我搜出來!”

身後的番子聽令立即往府中闖去。

老管家從地上爬起來,惶然地看著身邊暗衛個個如狼似虎,從他身邊魚貫而入,一時間有些手足無措。

自家老爺本就是暗衛高官,暗衛的人對程府向來恭敬有加,哪裡會有暗衛衝撞程府的事發生。

可如今這些暗衛卻毫無忌憚,就這麼硬闖進去,帶頭的卻是老爺的心腹陳辰。

難道真的變天了,老爺失勢了?

陳辰不動聲色地看著暗衛們進府搜查,隻過了盞茶工夫,府中忽然傳出幾聲暴喝,隨即有劇烈的元氣鼓動傳過來。

陳辰精神一振,注目往聲音傳來的方向看去,立即看見有個人影高高躍起,向後門的方向飛去。

劉千!

陳辰當即認出那個熟悉的身影,他竟然真在程府,張大人當真料事如神!

陳辰毫不遲疑,縱身往劉千的方向追去。

劉千在書房中聽到前門方向的動靜,知道帶隊的人在前門,剛想悄悄從後門方向溜走,早有幾個暗衛番子摸了過來。

不得已,劉千出手擊倒幾個番子。

他知道自己已經暴露了身形,當即不再遮掩,立即爆發出全力,從空中向後門方向飛躍過去。

結果他身影剛靠近後門,就見憑空飛起一個人。

他定睛一看,立即認出,來人是高峰。

高峰是看準了劉千身在空中,舊力已儘,新力未生,於是猛地竄起來,一拳打向他胸口。

事出突然,劉千不及防備,隻好雙臂交叉,接了高峰一拳。

這一拳打得他向後飛去,還不等他落地,立即聽到耳後一陣疾風襲來。

苦也!

劉千心中一涼。

身在空中不好週轉身形,

他隻得勉力偏一偏頭,陳辰抓向他頭部的手抓了個空,卻立即向下一翻,扣在他肩膀上。

砰!

一聲巨響。

陳辰扣著劉千的肩膀,重重砸在地上,整個程府都受到震動。

劉千剛想掙紮,UU看書 www.kanshu.com卻發現又是一雙手扣住他左邊肩膀。

卻是高峰到了。

高峰和陳辰分彆扣住劉千兩邊肩膀,任他怎麼掙紮都是無濟於事。

劉千知道自家已經到了生死關頭,他心中發狠,反正都是一死,乾脆鬨他一場。

這麼想著,他迴光返照,法相外顯。

陳辰和高峰隻覺得手上有巨大的力量搏動,把他們的雙手彈開,緊接著劉千身形膨脹,很快一條黑色鱗片的巨蟒出現在二人面前。

巨蟒高昂著頭俯視二人,發出一聲嘶叫。

他孃的,這廝敢現法相,不要命了!

陳辰二人心中叫道。

劉千敢現法相,他們卻不敢,隻好轉身各自逃去。

巨蟒心中發狠,祂也不管高峰如何,直盯著陳辰的後背,身子隻是一遊,就抵上陳辰十幾步狂奔,隨後張口噴出一道火蛇。

陳辰感覺到身後傳來一陣灼熱,知道不好,連忙側身撲向一邊,可還是被火蛇擦到,半邊身子都著起火來。

他連忙一邊鼓盪內氣,一邊在沙土中打幾個滾,把身上的火焰熄滅。

低頭看時,身上已經被火燒起一層燎泡,火毒兀自執著地往他體內鑽,連他的內氣也沒法地方。

陳辰心中驚駭。

這麼下去若是被火毒入心,那他可就死定了!

難道要顯化了法相抵擋?

陳辰正在猶豫,忽然一道陰影灑了下來。

他抬頭看去,隻見巨蟒低著頭,雙眼陰森森注視著他,口中火焰凝聚,立即就要噴灑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