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陳辰隨著王成和趙學斌出了暗衛,向程洛勇府走去。

一路上王成二人將陳辰挾持在中間,唯恐他逃掉。

陳辰心中早就打消了逃走的念頭。

這兩個人,任何一個他都沒有勝算,更不用說兩個一起,他毫不懷疑,隻要他敢反抗,對方立即就會下殺手,以他對程洛勇的瞭解,對方肯定已經下了生死不論的命令。

陳辰心中有些悲涼。

他兢兢業業也程洛勇做事這麼多年,對方絲毫也不顧念,心中有了些須懷疑,立即就要下殺手。

一想到前日張大秋招攬他時候說的話,僅僅兩天時間,竟然全都應驗在他頭上。

陳辰一邊走一邊想,不由得喪氣起來。

“咦?”

王成和趙學斌忽然驚噫一聲,隨即停下腳步。

陳辰跟著向前看去,卻見前面站著個人,澄澈的月光招搖下,三人立即看清來人的面容。

“張五爺?”

王成和趙學斌驚叫一聲。

陳元眼看眼前的景象,心想果然和他意料的一樣。

當日他從承光門外回城,隱隱就感覺有人跟蹤他,在這神京城內,所有人跟蹤他,多半是程洛勇的人。

他本想設法把跟蹤的人找出來,卻不料碰到了陳辰,於是他靈機一動把陳辰叫進茶館招攬他,想著說不定能離間一下程洛勇和陳辰的關係。

沒想到這意外一招,竟然這麼快就派上用場。

今天的事一發生,他就猜到陳辰肯定要倒黴了。

程洛勇安排寫齣戲碼,知道的人不會太多,最有可能被懷疑的隻有王寶和陳辰。

白天他配合著王寶演了一出忠義戲碼,壓力自然就到了陳辰肩上,他這次來,就是要把懷疑給坐實。

“王成,趙學斌,”陳元道:“你兩人擅離職守,不在城外把守,卻回來做什麼?”

王成道:“張五爺,這是我探訪司的事,似乎不該張五爺過問吧?”

“好膽!”

陳元喝一聲,身子隻一晃就到了王成身前。

王成還沒反應過來,陳元已經一腳踢在他胸口,一時間王成胸前衣物碎片亂飛,整個人飛了出去。

“五爺,你這是做什麼?”

趙學斌驚叫道。

陳元冷笑一聲,說道:“指揮使著我提點探訪司事,隻要我願意,你們都要受我調遣,竟然說什麼不許我過問,誰給你這麼大的膽子?”

“說,你兩個回京做什麼?”

王成二人戰戰兢兢,說道:“回大人,我兩個與陳辰兄弟許久不見,因此回來看望,正要去喝花酒,不想遇到了大人。”

“混賬東西!”

陳元罵道:“現在是什麼時節,由得你們喝花酒,立即給我滾回城外!”

王成連忙從地上爬起來,拉上趙學斌就要離開。

陳辰也要跟著他們一起離開,卻被陳元叫住:“陳辰,你留下。”

陳辰無奈,隻好停下腳步。

王成和趙學斌兩個對視一眼,匆匆離去。

陳辰苦笑道:“五爺,小人之前雖然冒犯過五爺,可已經受到教訓,五爺何苦要害小人?”

陳元笑道:“陳辰你是個聰明人,何必在這裡跟我裝傻,現在再談什麼誰害誰已經沒什麼意義了,你不可能再回到程洛勇那邊,現在告訴我你的選擇吧。”

陳辰明白他說的都是事實。

方纔陳元出現之前,他還可以試著去向程洛勇解釋清楚,可現在陳元出現把他救下來,那真是黃泥丟在褲襠裡,不是屎也是屎了。

他不可能再向程洛勇解釋什麼了。

陳辰咬咬牙,撲地跪倒在地,說道:“屬下以後就是大人的人了!”

陳元滿意地把他扶起來,說道:“正好,我有件事讓你去辦。”

說著他湊近陳辰身邊耳語幾句。

陳辰變了臉色,神態顯得很為難。

陳元看了他一眼,問道:“怎麼,還在留戀舊主?”

陳辰渾身一顫,連忙道:“屬下立即去辦。”

他明白,這件事就是他的投名狀,若不把這事辦好,那他就同時被兩邊拋棄,到時候他不可能活命。

陳元滿意地點點頭,轉身離開原地。

王成和趙學斌沒有如陳元所說立即出城,而是匆忙趕去了程府,向程洛勇報告情況。

“什麼!”

程洛勇大驚失色:“陳辰被張大秋劫走了?”

王成二人艱難地點點頭。

程洛勇鐵青著臉在書房裡不斷地來回走著。

“竟然真是這個畜牲!”

程洛勇低聲咆哮道:“方纔我還不肯相信,想要聽他解釋,沒想到他竟然真的背叛我,

張大秋到底給了他什麼好處!”

王成二人聽著他不停地咆哮,聲音震得屋瓦直響。

“三爺,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王成問道。

他知道陳辰知道程洛勇不少秘密,如果張大秋由此抓住他的把柄,徹底把程洛勇扳倒,UU看書 www.uukanshu.com那他們作為程洛勇的親信也絕對落不到好處。

程洛勇猛地停下腳步,彷彿風暴驟停。

“去找他要人,不能讓陳辰落在張大秋手裡!”

程洛勇說道:“走,你兩個隨我去張府找張大秋要人。”

王成為難道:“方纔張大秋勒令我二人立即出城,現在就出現在他面前,恐怕不合適。”

此話一出,程洛勇陡地轉頭看向他,眼光陰森森的。

王策感覺自己像是被鷹摯和毒蛇盯上一般。

他心中頓時涼了下來,直想罵自己愚蠢。

他是程大人的手下,如今卻因為張大秋的命令而反抗程大人的決定,他腦袋裡是被人填了草嗎?

都怪他之前被張大秋震懾住了,因此聽說要去張府要人,竟然下意識出了怯意。

王成連忙道:“是屬下的錯,屬下立即隨大人去。”

程洛勇冷冷地看了他一眼,轉身向門外走去,王成二人也緊隨其後。

三人出了程府,太陽剛要從東邊升起,清晨的風還很爽快,可惜三人全都沒有心思欣賞。

三人一路來到張府門前,王成有心挽回剛纔給程洛勇留下的不好印象,因此主動上前把門拍得山響。

很快門被打開,門房從門縫裡探頭出來,看到三人的服飾,立即明白是自己老爺的同僚。

“告訴你家老爺,暗衛程千戶來訪,讓他立即出來!”

王成喝道。

王成話剛說完,程洛勇趕了上來,一把將他推到一邊,直接一腳踹開大門,闖了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