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聽說你和王中成大人有過節?”

李雲貴問道。

陳元立即明白,李雲貴這是懷疑自己和王中成的死有關係,他沒想到李雲貴竟然這麼敏感,僅通過呈遞上去的卷宗,就把懷疑集中到自己身上。

不過他也並不慌張。

懷疑隻是懷疑,無論如何他都找不到任何證據。

陳元笑道:“二老爺說笑了,王大人身為縣丞,本就有按名考功,獎罰衙役之責,公事公辦哪裡稱得上過節。”

“而且若非調去除妖司,屬下哪裡來的造化接觸修行,更不用說漸脫凡胎,開竅入品。”

“如今看來,王大人之罰,對屬下反倒是賞,屬下心中早無怨念,隻有感恩,更加以王大人心胸寬廣,主動找盧師爺來說和,我們二人哪裡還有仇怨。”

陳元這番話可謂是冠冕堂皇,就算王中成活過來,恐怕都要疑惑,以為自己非但沒有處罰陳元,反而於他有恩了。

李雲貴卻沒有被他迷惑,反而問道:“既然如此,那日王大人請你赴宴,你為何沒去,恰恰就在那日,王大人莫名被殺。”

陳元作出沉痛的表情,說道:“那幾日屬下被剝皮案弄得焦頭爛額,一時竟忘記的時間,這才錯過赴宴,等屬下想起來要去赴宴,王大人已遭不幸。”

“嗐,若屬下能早點過去,說不定能發現些什麼,也好為王大人報仇雪恨。”

李雲貴眉頭微微皺起。

陳元說得都很合理,更重要的是,他的確有充分的人證,當時除妖司的人都可以證實陳元沒有踏出衙門一步。

而且以陳元的實力也根本無法殺死王中成。

可他總是感覺其中有蹊蹺。

他已經從盧豐光那裡問出來,王中成那日設宴本來是要除掉陳元,可陳元偏偏沒有赴宴,而王中成卻死了。

被證實向王中成下毒的那名小妾,又剛好和陳元有關係,而且事後被髮現死在城外,死在鬼妖手裡。

而陳元當晚卻又親眼見證陰使捉拿鬼妖。

這一切太過巧合了!

他一個人身上凝聚了這麼多巧合,有可能與這件事無關嗎?

可偏偏他又沒有任何證據,更無法解釋才一竅穴的陳元如何殺掉六竅的王中成。

李雲貴笑了笑,說道:“你的一片忠心,我和幾位大人都知道,好了,你們先回去吧,以後用心做事,不要叫我為難。”

林英豪三人各自行禮後,退出了縣衙。

“你在懷疑剛纔那小子?”

黃龍問道。

“說不上懷疑,”李雲貴說道:“隻是感覺有些不對勁。”

吳平凡笑道:“那陳元我是知道的,性子中有些義氣,要說他真能放下仇怨那不一定,但要說他有本事殺了王大人,那絕不可能。”

“李大人多慮了。”

李雲貴笑了笑,不置可否。

陳元回到除妖司,在官署中坐了半天,林英豪派過來一樁案子。

他把狀子接過來看了看,據說是平陽縣西南方向山村中發現妖物,村中已經死了三個村民,請求除妖司速去救援。

陳元立即騎上馬趕去山村,到後卻發現所謂妖物不過是尋常猛虎。

這猛虎可能是身體有了異變,體格比其他猛虎大不少,村民們竟然乃它不得,隻好假稱有妖,向除妖司求助。

陳元隨手把虎除掉,無意留下來享受打虎英雄的榮耀,當下就返回除妖司。

陳元剛離開除妖司,就有一個衙役走進小隊長的官署,向沐有明耳語幾句。

沐有明面露驚色,急急忙忙跑出除妖司,一路來到縣衙大堂左邊的縣丞衙。

“二老爺,不知道找屬下來有何吩咐?”

沐有明向眼前面露微笑的李雲貴行禮後,問道。

李雲貴抬手示意他在旁邊的椅子上座下,說道:“林隊長在除妖司已經呆了三年,還有一年就滿任了,到時他必定會調往府裡,你覺得到時候誰當這個隊長比較好?”

沐有明心中一跳。

二老爺這是在暗示他?

他心中早就在覬覦隊長的位置,當了隊長,不僅每月的俸祿會長到十兩,而且一旦做滿四年,且無大過,就可以調往府裡除妖司做小旗官。

到時候俸祿還是小事,每月都會有十顆行氣丹助人修行,這纔是最讓他眼熱的。

該怎麼回覆二老爺?

沐有明很想直接說道:“讓我去當!

可他又擔心唐突,隻好試探道:“隊長的位子,當然要看府裡老爺們的意思,林隊長若有所推薦,老爺們多半尊重隊長的意思,林隊長若無推薦,老爺們就一心獨裁,哪裡輪得到小人插嘴。”

李雲貴笑了笑,說道:“也對,這事要看老爺們的意思,UU看書www.u好了,你回吧。”

沐有明艱難地站起來,往門口走了兩步,卻又站住。

他內心糾葛一番,忽然反身回來,說道:“二老爺若替屬下運動到這個位子,屬下願唯二老爺馬首是瞻,赴湯蹈火也絕無二話!”

李雲貴這才哈哈大笑起來:“快坐,說什麼赴湯蹈火,沒有這麼嚴重,我隻要你替我調查一個人。”

沐有明靈光一閃,脫口道:“陳元!”

李雲貴點頭道:“案子可能是他做的,也可能不是,總要查過才知道,你替我盯著他。”

王中成的案子是他做縣丞後的第一案,這個案子府裡很重視。

朝廷官員被人擊殺,這簡直就是無視朝廷威嚴!

如果他能把這個案子辦得漂亮,也就在府裡各位大人面前露臉了,以後不愁升遷無望。

相反,若是這件案子砸在他手裡,那他在府裡可能就沒有好印象了。

當初黃龍也看到了這點,所以勸他慎重考慮,隻是他素來為人驕傲,眼見著這麼一個揚名的機會,哪裡會輕易放過,於是求黃龍念在多年交情,多方活動,替他謀了這個位子過來。

沐有明知道李雲貴在府裡有些人脈,能得到他的支援,到時候李雲貴往府裡遞句話,他的隊長之位可以說是十拿九穩。

因此他現在急著在李雲貴面前立功,當下說道:“二老爺放心,屬下必定盯緊了陳元,但凡他有什麼蹊蹺之處,必定讓二老爺知曉。”

李雲貴很滿意他的表態,又勉勵了幾句,這纔打發他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