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劉千從洞中鑽出來,神色並不慌張,說道:“大人放心,張大秋不會注意到我,我在事情發生以前,早就已經躲過來了。”

程洛勇心中驚訝,問道:“怎麼回事,快給我說說。”

劉千道:“大人難道就不奇怪,張大秋是如何知道我們的計劃的?”

程洛勇一凜,問道:“你知道?”

劉千點點頭,說道:“屬下也不敢確定,還要大人裁決。”

“你說就是!”

程洛勇聲音中隱含著怒氣。

劉千既然表現這麼謹慎,不肯輕易說出那人,那說明對方必是他程洛勇的人,也就是說,探訪司出了內奸。

劉千道:“前日承光門外兄弟們鬨事被張大秋壓下來,屬下就覺得不妙,又想到張大秋近來表現怪異,屬下就想查查他,看他有什麼貓膩,於是悄悄跟在他身後探聽,誰知竟被屬下見到他與一個人相會。”

程洛勇聽得火氣上湧,沉聲問道:“究竟是誰?”

劉千道:“陳辰!”

“當真?!”

劉千點點頭,說道:“當真,屬下親眼看到張大秋在路上等待陳辰,隨後二人進了旁邊茶館,過了盞茶工夫張大秋才走出來,有過了片刻,陳辰這纔出現。”

砰!

程洛勇一掌拍在身邊的茶幾上。

嘩啦一聲,茶幾碎成一堆木屑。

“這個混賬,我待他不薄,他竟敢背叛我!”

程洛勇怒道:“他們見面都談了什麼?”

劉千搖搖頭,說道:“張大秋修為高深,屬下擔心被他發覺,不敢太過近前,因此不曾聽到他們的談話。”

程洛勇這時也冷靜下來,在發怒的同時,他心中也有些慌張。

陳辰不同於他人,陳辰跟在他身邊近十年,處理的都是最隱秘的事,若陳辰背叛了他,那事情可就不妙了!

“你為何不早告訴我?”

程洛勇陰沉道。

劉千道:“回大人,陳辰是大人心腹,正所謂疏不間親,若無把握,屬下焉敢妄進讒言,所以屬下才把訊息壓下來,想著若陳辰與張大秋沒有關係,那屬下自然不必說,若有關係,今次之事必不能成功,到時候屬下就有了證據,這纔好向大人進言,如此一來,雖然可能會導致事敗,可是能將陳辰這個毒瘤暴露出來,已經是善莫大焉,內賊總比外敵難對付。”

程洛勇點點頭,說道:“你做得很好,有這麼個吃裡扒外的人在身邊,比張大秋還要危險。”

“大人,要不要我去把陳辰帶過來?”

劉千說道。

程洛勇搖搖頭,說道:“不行,你現在不宜露面,若是被張大秋找到你,我也保不住你,而且你一個人拿不住陳辰,若是被他走脫,事情反而不好。”

想了想,他朝門外叫一聲:“老董,進來!”

很快姓董的管事進來。

見到劉千出現在書房裡,他也沒有什麼驚訝的神色,在程府做事,他早就學會了不對各種事情產生好奇。

“你去金華門外,把王成和趙學斌叫來叫我!”

程洛勇吩咐道。

王成和趙學斌是程洛勇手下頭等大將,是探訪司百戶中修為頂尖的高手,所以纔會被他派去把守金華門。

姓董的管事不敢怠慢,立即出府向金華門外趕去。

一直到半夜,王成和趙學斌纔在管家引領下進了書房,此時書房中隻剩下程洛勇一個人,劉千早在他吩咐下躲了起來。

“大人,這麼晚找屬下來,可有吩咐?”

趙學斌問道。

程洛勇將劉千所說的事講給兩人聽。

二人聽後全都大驚,探訪司竟然出了內奸,實在可驚可怖!

程洛勇道:“你兩人現在就去把陳辰給我帶來,務必小心,不要讓他逃了。”

頓一頓,程洛勇又道:“你兩個是我手下大將,可不要讓我失望!”

“是,屬下必定把陳辰帶來!”

王趙二人連忙叫道。

“大人,”王成問道:“若是陳辰反抗激烈,我二人想要生擒,恐怕也不容易。”

大家都是多年的同僚,他們都深知彼此的實力。

陳辰並不像王趙二人般獨當一面,實力比他二人要弱一些,可他既然能被程洛勇引為心腹,實力也不容小覷,他兩人要想擊敗陳辰不難,可要想生擒他,卻不那麼容易。

程洛勇明白他們的意思,他眼中精光一閃,說道:“不論死活!”

王趙二人對視一眼,拱拱手退出書房。

陳辰滿神京尋找劉千,尋了一天結果毫無所獲。

一直到半夜纔回到暗衛,打算就在衙門將就一晚,等明早繼續,結果剛打一個盹,就聽到外面走進來兩個人。

他抬起頭來看過去,不由得怔住了。

“王哥,趙哥,你兩位不是在金華門外把守嗎,怎麼回來了?”

金華門外可是重中之重,UU看書 www.kanshu.com時刻離不開人,這兩位怎麼同時返回來了。

見這兩個人同是向自己走來,陳辰心中隱隱有些不祥的預感。

王成道:“陳辰兄弟,千戶大人派我兩個來找你,要你去他府上一敘。”

這麼晚了,叫他過府一敘?

陳辰心中一突,再看看面前兩人氣勢相連,對他隱隱成夾擊之勢,他立即明白了什麼。

陳辰道:“兩位大哥,千戶大人為何找我?”

“這我們就不知道了。”

王成道:“等你到來,千戶大人自然會對你說。”

“如果我去了,”陳辰道:“還回得來嗎?”

王成道:“陳辰兄弟,你不要多想,千戶大人對咱們向來恩賞有加,對你更是器重,無論如何,總會給你個解釋的機會。”

器重?

真器重他,還會讓他一直隱在暗處,從來不給他獨當一面的機會嗎?

陳辰冷笑。

王成見陳辰似乎面又不甘,搖頭說道:“陳辰兄弟,你好自為之,不要讓我們難做。”

陳辰看看他兩個,苦笑道:“千戶大人真是看得起我,竟然派兩位大哥前來,我還有反抗的可能嗎,走吧,我們這就去見千戶大人,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誰在千戶大人面前搬弄是非!”

王成笑道:“陳辰兄弟果然深明事理,你放心,咱們千戶大人不是糊塗人,隻要你給他解釋清楚了,把誤會消去,大家還是好兄弟。”

陳辰無奈地笑了笑,心想事情要真能這麼簡單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