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永平侯劉毅正在忐忑不安,程洛勇卻鎮定得多。

不同於外人對他的印象,他看上去暴躁,實際上每臨大事,卻極有定力。

程洛勇也沒有睡去,正坐在書房中,一邊喝茶,一邊等訊息。

陳辰就坐在他旁邊。

因為要準備好明天能及時反應,他把陳辰留了下來。

程洛勇細細品了口茶,感歎道:“陳辰,你跟了我有多久了?”

陳辰回道:“回大人,差不多有十年了。”

“十年啊。”

程洛勇道:“這十年裡還真多虧你替我處理了不少私事,如果你不在身邊,我還真不習慣。”

陳辰心中一突,忽然想起了張大秋所說的白手套和黑手套的事。

在暗衛做事,誰不希望自己能出去獨當一面,總不能一直留在大人身邊做一個黑手套。

他眉間多了幾分陰鬱。

……

九營中軍帳中,林長髮正閉目養神,忽然有親兵從外面跑進來。

“大人不好了,暗衛那邊和咱們的兄弟們鬨起來了。”

親兵道。

林長髮不慌不忙,問道:“因為什麼事鬨起來了?”

親兵道:“屬下也不清楚,剛纔有夜巡的兄弟回來,說是和暗衛的人起了衝突,暗衛的一個總旗出手殺了我們兩個兄弟。”

林長髮雙目猛地睜開,怒道:“大膽,小小一個暗衛總旗,竟然敢隨意傷我營中官兵性命,你立即帶人過去把那總旗帶來。”

這也是他們商議好的事,一旦事情發生,林長髮立即派人把衝突雙方拿在手裡,免得被張大秋反應過來。

到時候林長髮就可以手握雙方證人,去嚴清面前告張大秋一狀,告他馭下無方。

嚴清一怒,暗衛總管必定受到訓斥,張大秋也沒有好果子吃。

親兵匆匆忙忙跑出營帳,向事發的地點跑去。

大概過了半個時辰,親兵又匆忙跑回來了。

“大人不好了!”

親兵慌道。

林長髮心中有些不妙的預感,皺眉道:“怎麼回事?”

親兵道:“回大人,屬下帶人趕到事發地點,那裡已經沒人了,屬下派人去暗衛營中打聽,王寶和對面的那名總旗都被高峰帶回暗衛營中關押了。”

林長髮心中大震。

怎麼可能!

事發地點是他們先前商議過的,那裡靠近九營,而距暗衛營地較遠,再加上他早有準備,提前就等著那邊傳訊息回來,然後立即派人去把雙方帶回來。

就這樣,他居然還晚了一步,高峰是怎麼做到如此反應神速的?

雖然不知道底細,可林長髮立即意識到,事情已經出乎他意料了。

事不宜遲,他當即吩咐道:“馬上點齊一隊人馬,隨我去暗衛營地要人,另外,你立即派人去永平侯府,把這邊的事告訴小侯爺!”

“是!”

親兵得令退出營帳。

林長髮連忙整理披掛,抄起銀槍,來到校場上。

此時校場上已經整頓好一隊百十人的隊伍,都是九營中的精銳,林長髮的親信。

林長髮二話不說,帶著人就往暗衛營地趕去。

趕到時暗衛的營地燈火通明,眾暗衛已經在營地外拉起防線。

見林長髮帥兵趕到,把守在外的暗衛立即迎上前去,喝道:“來人止步!”

林長髮高舉手中長槍,喝道:“我是九營林長髮,叫高峰出來見我!”

暗衛早就認出他來,於是立即進去通報。

沒過多久,高峰走了過來,拱手道:“林將軍遠道而來,有失遠迎。”

“少廢話!”

林長髮道:“高峰,我的人在哪,快把王寶還回來!”

高峰笑道:“林將軍不要著急,今晚我暗衛總旗與貴營校尉起了衝突,下官正在加緊審理,明日必定弄清始末原委,給將軍一個交代。”

林長髮嗤笑道:“什麼叫起了衝突,明明是你暗衛仗勢欺人,殺我營中官兵,人不能交給你審,快把我營中官兵,和那個什麼總旗交給我,要不然,彆怪我不客氣。”

高峰搖頭道:“將軍此言差矣,將軍是帶兵的,又不是審案的,這件事正該交給我暗衛纔是。”

林長髮見東方已經露白,心中有些不耐煩了。

若是被高峰拖到天明,讓張大秋知道訊息趕了過來,那事情可就不好收拾了。

他將手中長槍指向高峰,說道:“你算個什麼東西,小小一個暗衛百戶,也敢在這和我囉嗦,最後說一遍,把人給我交出來,再晚半個時辰,我踏平你這營地!”

“林將軍好大的火氣!”

旁邊傳來一個略帶笑意的聲音,隨即陳元從營地中走了出來,說道:“不知道我配不配和將軍囉嗦兩句?”

林長髮瞳孔一縮。

張大秋?

他為什麼會在這?

林長髮心中又有了不好的預感,UU看書 www.uukanshu.com而且這次怎麼都沒法排除掉。

看到陳元出現的一刹那,林長髮立即確定,這次恐怕是栽了!

陳元看向高峰,說道:“你繼續回去審,咱們務必在天亮之前給林將軍一個交代。”

高峰轉身回到營地。

林長髮看都沒看高峰,一雙眼睛全在陳元身上。

對於這位暗衛張五爺,他以前不是沒接觸過,隻是雙方沒有太多來往,因此他沒有放在心上。

這次算是他們第一次交手,林長髮糊裡糊塗就敗了一手。

林長髮心中有些後悔。

既然答應了小侯爺要對付張大秋,他該提前做好調查的。

知己知彼,這纔是為將之道,這些年他一直做得很好,偏偏這次竟然疏忽了,說到底還是他輕視了眼前的張五爺。

陳元笑道:“林將軍,隨我去營中小坐如何?”

他抬頭看看天色,又道:“天要亮了,想必我暗衛那個不成器的東西,還有永平侯就要來了吧,就等他們來了,咱們再一起商議如何?”

林長髮無聲地點點頭,隨陳元進了暗衛營地。

果然,沒過多久,外面有暗衛進來報告,說程洛勇和永平侯來了。

陳元吩咐把人帶進來,很快程洛勇和陳辰,另一邊永平侯和忠義侯進了營帳。

程洛勇和永平侯的臉色都有些沉重,他們怎麼也沒想到,事情竟然會有這麼大的變故,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

更重要的是,他們想知道,張大秋現在都知道了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