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來。”

高峰笑眯眯說道,帶劉鄂往旁邊走去。

等到了無人處,高峰問道:“劉總旗這是要去夜巡了?”

“是。”

劉鄂恭敬答道:“大人找卑職有事?”

高峰點頭道:“我有件東西要交給你。”

說著從袖子裡掏出一小截繩索交給劉鄂。

劉鄂不明所以地把繩索接過來,低頭仔細打量一陣忽然渾身大震。

這繩索並非尋常麻線編成,看樣子竟像是幾股頭髮攪在一起。

“大人,這是?”

劉鄂驚道。

高峰笑道:“來,我指給你看。”

說著把繩索接過來,用手指著上面一股細線,這股細線柔軟纖細,有點淡淡的黃色。

高峰說道:“這一股是從一個十來歲女孩子頭上來的。”

又指著另一股斑白的細線,說道:“這一股卻是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家。”

“這一股是個溫柔漂亮的女人,真是個節烈的好女人,我們找上門去,跟她請一縷秀髮,她居然就要死要活,當然,我們也不是不講道理的人,她又沒做什麼對不起咱們的事,咱們也就不多計較。”

言下之意,如果做了什麼對不起的事,那後果可就難以想象了。

劉鄂渾身篩糠般顫抖,高峰每指向一股頭髮,他的身體都要劇烈顫抖一下。

到最後他腿都軟了,跪到外地,哀求道:“求大人網開一面,一切都是小人的錯,不乾他們的事。”

高峰臉色沉下來,說道:“你剛來暗衛嗎,咱們這些該下地獄的胚子,什麼時候講究過禍不及家人的規矩?”

劉鄂呆住了,但他立即反應過來,不住地在地下磕頭,一邊說道:“小人願將功折罪,無論大人讓小人做什麼,小人絕不推辭,隻求大人放過全家老小一命!”

高峰滿意地點點頭,問道:“是誰安排的你來害我家大人?”

“是劉千大人找上小人的。”

劉鄂不敢遲疑,立即答道。

劉千!

就知道是這個下流胚子!

高峰心中罵道。

“希望明天對質的時候,你還能一樣這麼說,否則,嗬。”

高峰陰惻惻道:“去夜巡吧,他們怎麼安排的,你怎麼做就行!”

劉鄂連忙躬身退去,帶著手下暗衛,沿著路線巡邏去了。

他心中惴惴不安,幾乎不能正常思考了。

劉千找上他以後,他原本還洋洋得意,現在卻忽然被澆了一身冷水,頓時冷靜下來。

他怎麼就吃了豹子膽呢,連這種層級的鬥爭他都敢參與,還以為自己能得到什麼好處,那些大人物,哪個是等閒之輩,什麼時候輪到他一個小人物去占他們便宜,人家一個噴嚏就夠他死不知多少次了!

劉鄂心中後悔不迭。

可後悔也沒有用了,高峰交給他的短繩還好好在他手腕上繫著呢,每一刻都提醒他,他已經沒有退路了,他要是敢不按照對方說的做,他恐怕就再也見不到一家人了。

劉鄂帶著手下暗衛,漫不經心地在提早定下的路線上巡查著,很快到了半夜。

前面亮起一串火光,讓劉鄂一下子回過神來。

來了!

他知道,這是安排好的九營官兵到了。

這時候王寶也看到了劉鄂等人。

他心中也正忐忑,不知道張大人是怎麼安排的,等會兒該怎麼處置纔好。

他正在心中嘀咕,很快兩方就會了面。

“站住,什麼人?”

劉鄂喝道。

王寶眨眨眼睛,心中尋思該怎麼迴應,很快就決定,既然大人沒有給他做安排,那他自然就該按照林長髮等人的安排行事,相信大人早就計劃好了。

於是他提高聲調,反問道:“你眼瞎了,看不見我們這身衣裳?”

“哼!”

劉鄂冷笑道:“笑話,一身衣服就想證明身份?誰知道你們是不是亂黨假扮的,少廢話,快把腰牌拿出來給我查驗。”

王寶眼一豎,罵道:“你是什麼東西,也敢驗老子的腰牌!”

“放肆!”

劉鄂怒道:“當著我的面你也敢稱老子,找死!”

說著竟然拔出腰間長刀,一刀照王寶頭上砍去。

王寶要知道安排,所以劉鄂刀還沒拔出來,早作勢閃開。

哪知劉鄂這一刀力道極大,王寶閃身避開,晃晃刀光頓時向後衝去,後面看熱鬨的兩個官兵還沒反應過來,人已經被砍成兩截。

這番變故頓時驚呆了所有人。

兩方官兵和暗衛都愣了片刻,接著立即騷動起來,紛紛向自家首領身後彙集,兩方對峙起來。

“閉嘴!”

驀地,旁邊傳來一聲暴喝:“吵吵什麼,成什麼體統!”

兩方人連忙朝聲音的方向看去,火把晦暗的光芒下,高峰昂頭闊步走了過來。

他低頭看看被砍成兩截的官兵,臉色一沉,怒道:“怎麼回事!”

……

九營中軍帳中, www.uukanshu.com林長髮還沒睡去,正等著那邊傳來訊息。

不怎麼為什麼,今晚他一直心緒不寧,隻覺得會發生什麼事。

難道今晚的行動不順利?

他搖搖頭。

不應該啊,自己這方面沒有問題,王寶這人他瞭解,忠實可靠,又和張大秋有仇,肯定會竭心儘力去做。

至於暗衛那邊,他也不怎麼擔心。

他早聽過程洛勇的名頭,這人雖然傳說有勇無謀,可這次他的安排的確沒什麼問題,而且程洛勇經營探訪司多年,要安排個人做些手腳,不是什麼難事。

既然兩方都沒什麼問題,那就不用太擔心了。

林長髮漸漸安心下來。

林長髮帶兵多年,早就煉就沉穩的心態,永平侯那邊卻不能像他一樣鎮定。

劉毅整晚在書房不住地來回走,眼看著就要到半夜了,按道理,那邊應該已經成事了,怎麼還沒人來報?

“朱管家,有人送信來沒有?”

劉毅向外面問道。

老管家連忙跑進來,回道:“回老爺,還沒有訊息,你還是先休息去吧,今晚估計不會有信兒來了,林大人估計是擔心派人來侯府送信,容易被人抓住把柄,等到明天就什麼都明白了。”

劉毅點點頭,對老管家的解釋深以為然。

可他還是沒心情去睡覺,於是說道:“算了,我還是在這等著天亮再說吧。”

“你去叫人給我送些吃的來,再把上次買的幾個女孩子給我叫來。”

老管家得令連忙退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