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陳辰一時間都反應不過來,好半天才尷尬地笑了笑,說道:“五爺說笑了,大家都是暗衛的人,雖然五爺屬案牘司,屬下在探訪司,可大家都為嚴大人做事,談什麼招攬不招攬。”

陳元搖了搖頭,說道:“陳辰,你在防著我,擔心我在試探你?”

陳辰不知道怎麼迴應,隻好聽他繼續說下去。

陳元道:“明人不說暗話,我是帶著一片誠心來的,你可不要錯過機會,大丈夫立身處世,應當誌在高遠,到我這邊來,有的是你施展手段的時候,豈不比在程洛勇身邊受憋屈好?”

陳辰謹慎道:“多謝五爺美意,三爺待小人不薄,小人若貪慕榮華背三爺而去,豈不成了背信棄義的小人,想必五爺也不想要這種人做屬下吧?”

陳元嗤笑道:“天真!”

“少年人天真還有可取之處,像你這種人竟然也這麼天真,那就是愚蠢了,真以為程洛勇待你不薄?”

“若真待你不薄,為什麼不推你出去獨當一面?就像劉千那樣。”

陳辰淡淡道:“各有分工而已,總不能所有人都做一樣事。”

陳元看他一眼,無奈地搖搖頭,說道:“我知道你在猜疑我,要想說服一個猜疑的人幾乎不可能,所以我也不白費力氣,我隻給你說一個故事,其他的就由你自己判斷吧。”

“五爺請講。”

陳辰道。

陳元道:“你可知什麼是白手套和黑手套?”

陳辰搖搖頭。

陳元道:“人們做乾淨的事用白手套,做臟事用黑手套,白手套永遠一塵不染,黑手套卻臟了就換。”

“咱們暗衛說起來就是黑手套,隻是黑手套裡還有黑手套。”

“陳辰,你覺得自己是程洛勇的黑手套,還是白手套?”

“你是不是覺得自己知道程洛勇的各種隱秘,於是以為他真得看重你?”

“你要知道,真看重一個人,是不會安排他去做黑手套的。”

“其餘的話我不多說,你自己判斷就好。”

說完竟然真的不再多話,轉身離開了茶館,隻留下陳辰一個人,心情有些複雜。

陳辰在茶館裡又坐了一會兒,這才站起來,往歡喜樓走去。

……

晚上天徹底暗下來。

忠義侯周永和永平侯劉毅身穿私服,進了程洛勇提前定下的包間。

“程洛勇,聽說你今天又被張大秋落了面子,怎麼還有心情來歡喜樓尋歡作樂。”

永平侯一進來就諷刺道。

程洛勇冷哼一聲,說道:“咱大哥不說二哥,劉毅,這幾天你跑了不少地方吧,可找到什麼幫手能把威國公一家弄出來?”

“你還好意思說!”

劉毅怒了,說道:“你們暗衛如此飛揚跋扈,總有一天要受到報應。”

程洛勇陰沉著臉,說道:“誰做的孽就由誰承受,可彆把整個暗衛拉扯上。”

“兩位!”

忠義侯周永攔在二人中間說和道:“今天能來到這裡,大家都是同路人,兩人何必自己人先互殺起來。”

程洛勇和劉毅沒再說話。

周永問道:“程大人,你今天叫我二人過來,想必為的就是那個人,咱們長話短說,你有什麼計策不妨現在說出來,如果確實可行,咱們戮力同心把那人除去,也好出一口氣。”

周永這話說完,劉毅也鄭重地看向程洛勇,說道:“程大人,如果你真能除掉張大秋,放出威國公,咱們以後就是朋友了。”

程洛勇眉毛一抖。

永平侯可不是個小人物,他這個“朋友”的承諾不容小視。

程洛勇道:“我要借九營一用。”

永平侯問道:“用九營做什麼?”

程洛勇冷笑道:“九營就在承光門附近,日常巡邏難免經過暗衛的營地,若九營的官兵與暗衛的人發生衝突,最後鬨出人命,暗衛的負責人逃不了乾係。”

永平侯皺眉道:“承光門外的暗衛營地不是那個什麼高峰負責嗎,就算出了事,又關張大秋什麼事?”

程洛勇道:“高峰是張大秋扶上去的,高峰出事就是張大秋出事,當然,這事算不了什麼,傷不到他筋骨,可惜偏偏今天承光門外的營地剛鬨了一陣,當時張大秋上報給指揮使,說承光門外的營地發生了嘩變。”

“若這次再出事,那就是在張大秋過問的情況下,同一個營地發生了兩次事故,彆的不說,至少一個辦事不力是逃不掉的,到時候我就可以把他徹底踢出探訪司的事務。”

“威國公一家的事務正在探訪司管轄之內,隻要把張大秋踢出去,由我親自負責這件事,不難將威國公摘出去,UU看書 www.kanshu.com到時候就可以順手給張大秋按一個陷害國公之罪,讓他徹底翻不了身!”

忠義侯和永平侯聽得心中大震,對程洛勇簡直刮目相看。

人都道暗衛的程三爺性格粗放,不善謀略,誰知道今天竟然獻了這麼條妙計,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緊接著兩人心中都是一凜,他們還是小看暗衛了,這裡面的人個個深藏不露,先是張大秋,現在又是程洛勇,誰知道其他人又有什麼手段呢。

永平侯劉毅問道:“是條好計策,隻是該怎麼讓暗衛和九營的人發生衝突呢?”

程洛勇笑道:“暗衛這邊我負責,九營嘛,永平侯該不會指揮不動林長髮吧?”

永平侯笑了笑不再說話。

事情商議妥當,兩方人立即分開各自安排去了。

忠義侯隨同永平侯回到永平侯府。

“劉兄對程洛勇此人怎麼看?”

周永問道。

劉毅冷哼一聲,說道:“是個陰損的東西,以往還當他是個有勇無謀的,沒想到竟然在韜光養晦,這麼看來,暗衛中這幾個千戶真是不可小視,這才一個張大秋,一個程洛勇就讓咱們無可奈何,以後對這些人要多加幾分注意了。”

周永點頭道:“沒錯,好在暗衛內部也不是鐵板一塊,這不程洛勇和張大秋就對上了,他們自相殘殺,咱們正好坐收漁利,劉兄這就派人請林長髮千戶過來吧。”

劉毅點點頭,立即派府中大管家親自往九營走一趟,沒過多久就把林長髮叫道永平侯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