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將功贖罪?”

陳元囂張道:“我案牘司的兄弟一個個都嗷嗷待哺呢,每天悶在黑獄裡都閒出鳥來了,你們這群混蛋在這裡有好差事做著,居然還敢鬨事,將功贖什麼罪,都給我去黑獄關著,等所有事都辦完了,老子一個個修理你們。”

“或者你們也可以選擇現在就逃跑,看看我敢不敢擊殺了你們!”

暗衛們沒辦法了,全都看向程洛勇,希望他幫忙美言幾句。

程洛勇心中暗罵,都看老子做什麼,難道老子就能說通他了?

這張大秋跟個瘋子一樣。

高峰在旁邊看得暗爽,心想你們這群孫子剛纔不還囂張嗎,怎麼現在連話都不敢說了?

他正興奮地四處巡視,忽然見到自家老大正奇怪地看著他,心中不由得一突。

老大的眼神似乎不太妙啊,自己是不是哪裡做錯了?

神經病啊!

陳元心裡氣不打一處來。

彆人看戲,你也看戲,自己該做什麼,心裡就沒點數嗎?

見到陳元眼神漸漸嚴厲起來,高峰渾身打了個冷戰,立即反應過來。

他暗罵自己愚蠢,一邊連忙跪下來道:“大人,屬下有話說。”

總算開竅了。

陳元道:“有什麼話就說。”

高峰道:“今天的事全因屬下而起,這些弟兄若要受罰,屬下也逃不脫責任,還望大人高抬貴手,給大家一個機會。”

“這事怪不了你。”

陳元道:“有的人就是不知好歹,今天要是不用重典,彆人還以為你軟弱可欺,快把他們都押回去。”

高峰不依不饒,說道:“還望大人開恩,屬下相信這些人心思是好的,隻是有些衝動,他們也是敬愛上官,這才做出這等醜事,屬下相信,他們能為前長官儘心竭力,以後也定會對屬下和大人忠心耿耿,大人若嚴懲他們,豈不是寒了義士們的心?”

“這…”

陳元似乎有些遲疑。

高峰又道:“屬下蒙大人信任,這才委以重任,結果一入手就犯下這等大錯,以後還有何面目在大人面前聽用,願大人格外開恩,容屬下自己彌補,相信這些弟兄們必然不再胡鬨,願為大人儘心辦事。”

這些暗衛們沒想到高峰會為自己求情,見他與陳元屢次爭辯,幾乎有觸怒上官的風險,暗衛們心中也不由得受到觸動,當即齊聲說道:“五爺放心,小人等一時鬼迷心竅,這才做下錯事,如今高大人義氣相待,小人等難道是黃泥糊了心,竟然不知回報?願五爺給小人等一個機會。”

陳元沉默下來。

所有人都把目光看向他,心中惴惴,不敢大聲出氣,唯恐他嘴裡說出一個不字。

終於,過了半晌,陳元微微點頭,說道:“也罷,既然高峰都替你們求情了,我也不好駁回,我就給你們一個機會,若是有誰還敢耍什麼小心思,高峰你不用向我請示,直接殺無赦!”

高峰喜道:“謝大人開恩!”

高峰現在心中得意非常,老大這番話可以說是給了他極大的面子,而且保證他能掌握這些人,可以說絕對的心腹纔能有這種待遇。

陳元淡漠地點點頭,看也不看旁邊的程洛勇和陳辰,轉身就向城內去。

高峰則帶領番子們迴轉營地。

程洛勇和陳辰尷尬地站在原地。

“大人,你說剛纔張大秋真打算把那些人都關進黑獄嗎?”

陳辰問道。

程洛勇陰沉著臉,說道:“他是不是這麼打算不重要,他隻要讓彆人知道他敢就夠了。”

見陳辰似乎有些疑惑,程洛勇繼續道:“剛纔那一出看上去隻是鬨劇,好像張大秋隻是意氣用事,其實絕不簡單,這種事也隻有張大秋做才能成,彆人都不行。”

“自回京後,張大秋做事瘋瘋癲癲,莫名其妙地查抄了國公府,從探訪司手裡搶人,有獨自帶著重要犯人高調出京,所有這些事都不像正常人會做出來的,可他都做了,又都成功了。”

“沒人知道他還敢做什麼,或者…他沒什麼不敢做的,所以,他說要把整營的暗衛關進黑獄,哪怕因此耽誤大事,他自己也會受罰,可我還是不得不相信,他真能做出這種事。”

“所以這件事隻有他做才能成,若彆人做,根本起不到震懾的效果,自然也不能迫使營中暗衛屈服。”

陳辰聽得心悅誠服,他剛纔還真以為張大秋隻是意氣用事,沒想到裡面有這麼多彎彎繞繞。

“咱們就由著他?”

程洛勇沉聲道:“不能由著他,他這是要孤注一擲給自己撞出一條路,若任由他這麼撞下去,說不定還真被他走通了,到時候咱們可就被徹底甩在後面了。 uukanshu.com”

陳辰點頭道:“那咱們該怎麼辦?”

程洛勇想了想,說道:“你立即去歡喜樓定一個包間,然後去永平侯和忠義侯府上,請兩位侯爺晚上相會。”

陳辰得令,立即往歡喜樓方向趕去。

路程剛走了一半,陳辰猛地停下腳步。

眼前出現了一個人,竟然是之前剛離開的陳元。

陳辰心中叫苦,卻不敢視而不見,連忙走上前去行禮道:“見過五爺。”

陳元笑著點點頭,說道:“陳辰,我是專門在這裡等你的。”

陳辰心中一突,問道:“不知五爺可有事吩咐?”

“不急。”

陳元道:“咱們裡面說。”

說著帶陳辰走向旁邊的茶館。

“這…”

陳辰有些猶豫,他身上還有任務,怕耽誤了時間。

“怎麼,”陳元問道:“你有事要辦?”

陳辰一驚,連忙道:“沒有,五爺請。”

兩人走進茶館,掌櫃見兩人都是暗衛的服飾,嚇得汗都出來了,連忙好茶招待上,又在門外掛上歇業的告示。

陳元親自倒了杯茶,端到陳辰面前。

陳辰被嚇得變了臉色,忙站起來道:“折煞小人!”

陳辰擺擺手示意他坐下,說道:“彆緊張,坐下說話,我也不繞彎子,陳辰你是個人才,今天來找你,就是想招攬你,陳辰,給程洛勇做手下沒有出路,到我手下來做事怎麼樣?”

陳辰眼睛一下子瞪大了。

他怎麼也沒想到陳元竟然來招攬他,而且,他也太直接了吧。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