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進來後,人群中興起一陣輕微的騷動,但很快平息下來。

眾暗衛就像是沒看到他,自顧自地閒聊。

隻中間那兩人冷冷地看了陳元一眼,想看他有什麼作為,接下來好隨即應變。

對方畢竟是名千戶,雖然是隔壁案牘司的千戶,可到底不能得罪。

對付千戶的方式就不能像對付剛纔的愣頭青一樣。

兩名總旗官互相使眼色,交換著心中的意見。

他們都是營中老人了,對付上官他們最有經驗,隻要給他們幾句話的時間,他們就能大體摸清楚一位上官的性情,然後根據對方的地位對症下藥。

陳元在眾人身上掃視一遍,沒有說話。

高峰見這些人沒一個來向自己大人行禮,臉上頓時掛不住了。

正所謂主辱臣死,更不用說眼前這些人名義上還是他的手下,他沒能收服手下,反而讓大人受到怠慢,這簡直是恥辱。

高峰怒吼道:“都給我站起來,沒看到張大人來了?”

暗衛們稀稀落落地站起來,看向陳元,一邊眼睛的餘光瞄向中間的兩個人。

而那兩個人則略帶諷刺地看著陳元,明顯是準備不軟不硬地給他個下馬威。

高峰看向陳元,等他指示。

陳元問道:“剛纔鬨事,挑頭的人是誰?”

中間那兩人不聲不息地站了出來。

陳元點點頭,走到兩人身邊,從後面一個暗衛手中拔出長刀,絲毫沒有猶豫,向兩人脖子上砍過去。

這兩人一直在關注著陳元的動作,見他忽然一刀砍過來,全都吃了一驚。

這是什麼路數,他們還從沒遇到過這種呢。

兩人連忙就要躲避,可陳元周身氣勁鼓盪,哪容二人動作。

隻聽刷的一聲,刀光閃過,兩人的腦袋滾落在地上,眼睛兀自不敢置信地圓睜著。

顯然這兩人到死都不敢相信,陳元竟然敢下殺手。

不敢這兩人不敢相信,高峰和周圍其他的暗衛也不敢相信。

一時間校場上竟然靜默下來。

這位大人怎麼不按套路出牌啊!

大周向來有法不責眾的傳統,他們方纔就算行為有些過激,按道理上面也是以安撫為主,到時候他們也可以坐地起價,想辦法把劉千百戶要回來。

畢竟,暗衛可不隻是一個案牘司張大秋,探訪司肯定會幫著他們說話,不讓他們受到處罰。

誰知道,這位張五爺來了,完全沒有安撫的意思,立即就把帶頭的兩個斬了。

他就不擔心剩下的人不依不饒,徹底鬨起來嗎?!

剩下的暗衛們呆了片刻,立即騷動起來。

若由得張大秋當面斬殺了自家兄弟,他們的臉面還往哪裡放?

“去見指揮使!”

“張五爺濫殺無辜,法不可恕!”

“張五爺,給我們一個交代,要不然,後面的事兄弟不乾了,愛誰乾誰乾去!”

給你們一個交代?

陳元心中冷笑,也不迴應,轉身對高峰說道:“高峰,把這些人都給我押回去,關進黑獄聽候發落。”

“身為京城守衛,竟然敢搞嘩變,這些人一個也不能放過。”

所有人都呆住了。

這事態的發展簡直驚掉他們下巴。

他們還以為陳元是來平息眾怒的,哪知道他是來把所有抓進大牢的。

他瘋了了嗎?

這可是百多人,一下子把這麼多暗衛投進黑獄,讓承光門外一下子空虛起來,萬一真被那群亂黨鑽了空子,他張大秋能有什麼好處。

見高峰還在發愣,陳元嗬斥道:“還愣著乾什麼,都抓回去,有人想逃跑,一律格殺勿論。”

高峰身體一震,立即反應過來。

下面眾暗衛面面相覷,不知還該不該反抗。

一方面是領頭的人沒了,另一方面,面前的張五爺似乎不太對勁,他們真是不知道他還會做出什麼來,於是眾人竟然沒有一個敢抗拒,都被高峰栓了手腕,扯著往神京趕去。

高峰在前面領著眾人前進,心中直罵娘,他怎麼也想不到,事情還能這麼乾?

浩浩蕩蕩百多人剛走近承光門,就見程洛勇帶著陳辰匆匆忙忙趕了過來。

見到眼前的景象,程洛勇二人也呆住了。

這是什麼情況?

他是接到林清修的命令過來的,陳元竟然告到林清修那裡,說他手下的兵搞嘩變。

這還得了,他不敢停留,急急忙忙就趕了過來,結果就看到高峰走在前面,用一根繩索把百來號暗衛栓在一塊,領著要進京。

“張大秋,你又要做什麼?”

程洛勇和發膜。

陳元道:“程洛勇,我正要去找你,你怎麼帶的兵,身在京城,居然敢嘩變,我一定要在總管面前告你一狀,UU看書 www.uukanshu.com你快回去等死吧。”

程洛勇被罵的莫名其妙,怎麼就嘩變了,劉千的事他也知道,他明白,手下的人多半會有些騷動,可這跟嘩變有個屁關係。

“張大秋,你彆信口開河,領頭的人呢,我要親自問他們!”

程洛勇道。

“不勞你費心,那倆人帶頭嘩變,已經被我砍了,這些人是從犯,我正打算把他們關進黑獄。”

陳元說道。

“張大秋你瘋了!”

程洛勇驚道:“把這些人都抓走,有亂黨趁亂到這邊怎麼辦?”

陳元道:“放心,把他們關進去後,我會把案牘司的人都調過來,不會耽誤事的。”

他孃的,這個瘋子竟然是認真的!

不僅程洛勇難以置信,被栓住的暗衛們也沒想到,他們還以為陳元要押他們回去隻是嚇唬他們,結果竟然真打算給他們下到牢裡,然後調案牘司的人過來。

程洛勇好半天才把火氣壓下去,說道:“張大秋你彆衝動,案牘司的兄弟終究沒做過這種事,把他們調過來,一下子恐怕不好設置搜尋線,這些人是少不得的。”

陳元冷笑道:“一群目無長上的逆賊,怎麼就少不得,案牘司的人雖然不熟悉事務,也好過這些人淨添亂。”

“快滾一邊去,讓我帶他們進城。”

聽陳元似乎鐵了心要針對他們,暗衛們也慌了神,連忙求饒道:“大人明鑒,我們是冤枉的,都是受了那兩個人的騙,這纔不自量力竟敢捋大人虎鬚,還望大人寬恕,送我們將功折罪!”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