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回到除妖司的時候,時間已過三更,所有人都已經睡去。

他無法,隻好等明天再去回報案情。

第二天一大早,他就找到林英豪,把昨天的事詳細的講出來。

他隻說自己去拜訪林源,無意間撞見林娘子行凶,這才發現林娘子竟然是鬼妖。

鬼妖行凶引來勾魂使者,最後勾魂使者把鬼妖捉走,林源卻被突然冒出來的老道士帶走。

這番話基本上是實情,隻是隱瞞了他和春桃的關係,也隱瞞了是他主動觸動鬼妖和陰司的因果線,把勾魂使者拘來的事實。

隨後他把慶無賞的令牌拿給林英豪看。

林英豪仔細檢視了令牌,心中再無懷疑。

他不由得唏噓起來,他和林源也算是相熟,竟沒發現他家中竟然有個鬼妖。

這也不怪他,誰能想到,一個修浩然氣的儒士家中會有至陰至毒的鬼妖。

林英豪連忙寫卷宗呈遞雲州府。

陳元退出房間。

這件事級彆很高,能定為乙等。

鬼妖雖然不是陳元解決的,可作為參與人,他還是被獎勵了五十兩銀子,倒是可以彌補他贈送給春桃的那五十兩。

當時他急著去追蹤凶手,沒想到要把錢收回來,等回過神來,春桃的屍體已經被人發現並帶到縣衙,銀子自然作為證物被收繳了去,現在早不知道落在誰的手裡。

林英豪的卷宗到了雲州府,雲州府除妖司立即去城隍廟查證,陳元的話得到驗證,於是這件案子就這麼結案了。

剝皮的案子雖然結束,可平陽縣卻沒有恢複平靜。

縣丞莫名被殺的案子比剝皮案掀起更大的風波。

從民間到官府,所有人都在議論紛紛。

百姓們都說,這是之前被縣丞害死的人回來,厲鬼索命。

官府當然不接受這種說法。

縣丞身為六竅穴高手,可不是隨便什麼小小鬼怪就能傷到的,這必定是修行高手在作祟。

可是這個高手是誰,他為什麼要殺縣丞?

所有人都不明所以,隻好等府裡下來人調查。

為了避免彆人懷疑,陳元也經常加入大家,一起議論這件事,煞有介事地分析凶手可能是誰。

可是很快他就恢複了自己的正常生活。

這件事中有很多讓他感覺不如意的地方,比如春桃的死,比如林源被人擄走了。

但這些都隻是給他一些警策。

春桃毫無修為,輕鬆被害也就罷了。

林源身為九層階梯儒士,竟然也輕易地被人算計了,最後還不知所蹤,甚至不知生死。

這個世界太危險了。

通竅境的修士毫無安全可言,必須儘快提升自己的實力,至少要到法相境才能稍微鬆口氣。

甚至法相境也不夠,最好能直接修煉到法身。

幸好王中成已經死了,他在平陽縣也沒什麼敵人,接下來隻要保持低調,默默地除妖增長修為就好。

平陽縣整體上還是比較平靜的,雖然常有妖物作亂,但成氣候的大妖他還從沒見過,危險不是很大。

從此陳元每天就隻是專心修煉和除妖。

赤金訣對他的助力已經不太大了,他每天隻是習慣性的修煉一個時辰,保持對體內元氣的掌控度,事實上元氣的增長,絕大部分是靠除妖而來。

他花費更大精力的地方反而是儒術。

若無儒術境界壓製魔猿,他的武道修為也不能維持高速增長。

因此他每有時間,就在默默誦讀經典,或者靜坐存想經典中的神意,主要是他刻畫在自己心神中那些經典的神意。

經典中的文字乃是代天地立言,其中自有神威。

每日誦讀,使自己對經典的神意越來越明澈,體內浩然氣自生。

第四節翠竹幾乎以每日可見的速度在生長。

就這樣過了三五天,外面有雜役來通報,說是新縣丞已經到了縣衙,請除妖司三位隊長過去見面。

於是林英豪打頭,帶著陳元和沐有明向縣衙走去。

平陽縣衙。

縣衙三堂是縣令日常辦公的地方,縣令身為一縣之尊,此時卻正在下首陪坐,坐在主座上的是一個面容白皙,眼光精明,看上去四十幾歲的中年男人。

男人是雲州府通判黃龍。

黃龍下面,相對坐著縣令吳平凡和新來的縣丞李雲貴。

李雲貴是跟隨黃龍多年的老人,此次王中成身死,平陽縣縣丞有了缺,黃龍立即多方運動把他安排過來。

之後又親自送他過來,算是擺明瞭自己的態度。

一縣之中,

縣令和縣丞雖說地位有高下,可所掌權力卻不一定。

黃龍這麼明白地表示自己的支援,立即給縣令帶來極大的壓力。

所幸吳平凡為人老成持重,之前的王中成那等跋扈,他都能容忍,兩人相處平安無事。

面對李雲貴,他自然也不露聲色,反而一再誇讚對方年輕有為,又主動表示讓對方能者多勞,UU看書 uukanshu.com不必顧忌各自職權如何。

這算是隱隱服個軟,也賣黃龍一個面子。

黃龍果然心領神會,一時間賓主儘歡。

很快外面衙役通報,說除妖司三位隊長已經來到,吳平凡連忙把三人請進來。

林英豪三人走進三堂。

吳平凡介紹道:“這位是雲州府通判黃大人,這位是新來的縣丞李雲貴李大人,除妖司的事向來由縣丞負責,你們多親近。”

林英豪三人連忙行禮。

李雲貴從座位上站起來,走到三人面前,說道:“本官初來乍到,很多情況不甚瞭解,林隊長以後還要多指教纔是。”

林英豪連稱不敢。

“除妖司的事,一切都按照舊例,暫不更改。你等還要用心做事纔好,這樣才能上不負皇恩,下不負黎民。”

說了些勉勵的話,李雲貴轉向陳元問道:“你就是陳元?”

陳元心中一凜,雙方初次見面,他卻能準確認出自己,這說明他有在調查自己。

他拱手道:“正是屬下。”

李雲貴點點頭,說道:“上次剝皮的案子就是你報告的吧,當日你為何忽然夜訪林源,還恰巧撞上林娘子行凶?”

這本來是上下級見面的場合,李雲貴卻忽然提起已經結案的舊事,語氣彷彿審問,堂上的人都不由得一驚,不知他心中做何打算。

陳元答道:“回二老爺,屬下與林源先生素來交好,深夜拜訪本是常有的事,這一點除妖司中人都可作證。”

李雲貴不置可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