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肖平居中防備,陳元五人把屋內外的九具屍體都檢查了一遍,果然發現,每具骸骨上都有一個小孔。

肖平神色緊張起來,低聲道:“大家小心,應該是什麼毒蟲成了妖。”

陳元心中一跳,沒想到他這麼好運,第一次出任務,竟然真的遇到妖魔。

他不動聲色地往肖平身邊挪了幾步。

六個人中隻有肖平是開了竅穴的,真遇到什麼危險,隻有他能護自己平安。

其他幾個人,頂多比他多修出幾口元氣來,力氣比他大些,體質也更強些,但是並不能形成絕對差距,面對妖魔,這點差距未必管用。

陳元決定了,在妖魔解決前,他要寸步不離地跟著肖平。

雖然看上去有點慫,可至少安全。

肖平提醒幾個人注意,隨即從懷中取出一支小指粗細的香。

這支香已經不知道用過多少次,隻剩下短短的一小截。

肖平把香點燃,平平地端在手裡,隻見青煙先是一陣飄忽,隨即形成一條筆直的線,向著院子外飛去。

肖平順著青煙的方向追了出去。

陳元連忙跟在他後面,也追了出去,其他人也都跟了上來。

肖平跟著青煙一路找到財主家的庫房,進到庫房,青煙再不能維持一條直線,重新變得飄忽。

這下連陳元都感覺出來了,一進到庫房,他體內不多的那點元氣立即搖動起來,有種要潰散的趨勢。

這個房間裡,到處都是陰冷的氣息。

肖平把手裡的香滅掉。

這種香可以追蹤妖魔煞氣,可此地到處都是這種煞氣,點香也沒用了。

他吩咐道:“仔細檢查一下。”

其他人立即在房間裡搜尋起來。

連陳元也裝模作樣地到處敲敲打打,隻是他的注意一直鎖定在肖平身上。

一旦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他立即就要跳到肖平旁邊去。

“這裡有個洞!”

一個差人忽然大叫道。

肖平眉毛一跳,立即趕過去看,卻見原本堆積糧食的角落地板上,有一個大洞,大洞有一米寬左右,剛纔被米缸擋住,竟然沒被髮現。

陳元湊到大洞旁邊,立即感覺有一股寒意從洞中飄出來。

他向肖平看去,想看他打算怎麼安排。

卻見肖平緊了緊腰帶,又把袖口收緊,說道:“一起下去看看。”

隨即當先跳了下去。

剩下的幾個人互相看了眼,一咬牙,也跟著跳下去。

除妖司給他們這麼好的待遇,就是買命的,所以遇到什麼事,他們不能有任何猶豫,怎麼都要上。

如果你敢不上,後面自然有一整套的懲罰等著你。

陳元自然明白這個道理,所以肖平跳下去之後,他第一個就跟著下去了。

下面是一個空曠的大洞,足夠擺張方桌,四個人圍著打麻將。

大洞四周連接著四條通道,不知通往何處。

肖平在四條通道之間徘徊了一陣,忽然指著陳元和另外一個二十歲出頭的年輕差人道:“你們兩個搜查這條道。”

說著他指向四條通道中最靠左邊的那條。

隨後對其他三人道:“你們三個,一人選一條。”

三人很快選定。

陳元眉頭微皺,剛想說些什麼,卻立即止住了。

恐怖片的定律,一旦分開,絕對會出事。

若依他的意思,最好是大家合在一塊兒,依次搜查四條通道。

可是這樣會有很大的機率驚動裡面的妖魔,讓它趁機跑掉。

除妖司的行動,第一訴求永遠是除妖,而不是儲存人命。

所以陳元明白,就算他把建議提出來,也絕不會被接受。

所有人都選定後,各自向著負責的通道走去。

等其他人背影消失在通道中,陳元和搭檔的年輕人這才準備動身。

年輕人看了陳元一眼,說道:“白青鬆。”

陳元一怔,立即反應過來這是他的名字,於是回道:“陳元。”

白青鬆笑道:“我知道。”

“肖隊既然把咱們兩個分到一起,說明咱們兩個是這些人中最弱的,萬一遇到什麼,咱們隻有合作才能活下來,等會不管遇到什麼,彆給彼此使絆子,合作應敵,怎麼樣?”

陳元點點頭:“同意。”

白青鬆滿意地笑了笑,轉身往通道中走去。

陳元也不落後,和他並肩往前走去。

既然說定了要合作,當然不能總想著躲在彆人後面占便宜。

當然,他也不會完全相信白青鬆。

他始終記著林英豪的那句話:自求多福。

林英豪是隊長,他對除妖司有最深刻的認識,這句話絕不會憑空而發。

所以在除妖司真正能完全信賴的隻有自己。

所以他一邊警惕著通道前面,一邊也把一部分注意放在身邊的白青鬆身上,免得有什麼突髮狀況。

兩人往前面走了差不多三十米,手中火摺子的光漸漸暗下去。

陳元心中暗道不妙,在這種地下通道中,一旦火摺子滅了,兩個人就幾乎成了瞎子。

忽然,白青鬆停下腳步,悄聲問道:“你有沒有聽到什麼?”

陳元側耳細聽,果然聽到旁邊傳來一陣沙沙聲。

還沒等他仔細分辨,轟隆一聲,地道的一側忽然垮塌,從裡面破壁而出一隻巨大的蠍子。

這蠍子個頭足有水牛大,渾身黑得發亮,蠍尾高高地懸在空中,閃著寒光。

濃重的腥臭味,夾雜著一絲震懾人心的煞氣撲面而來,讓陳元心跳幾乎慢了一拍,正要跳開,眼睛的餘光卻發現白青鬆正伸手要把他往前推。

若非他一直在白青鬆身上放了一分注意,還真不容易發現。

果然如此!

陳元心中竟然有種不出所料的感覺。

地道本來就不寬敞,勉強容兩個人並排走路。

此時陳元夾在巨蠍和白青鬆之間,若向後跳,必然會被白青鬆抓住,然後把他推到巨蠍身前阻擋,自己的趁機逃走。

情勢緊急,陳元靈機一動,一下子跳到巨蠍方纔出來的洞壁中,同時將手中火摺子向白青鬆扔去。

那巨蠍常年生活在黑暗地道中,本就擅長通過熱量來識彆人,當下蠍尾針一路隨著火摺子向白青鬆刺了過去。

白青鬆想要抽出手中佩刀把蠍尾挑開,卻晚了一步,蠍尾針順著他胸口大穴直接刺了進去。

陳元自從扔出火摺子,就一直緊盯著這邊的情況,見白青鬆被蠍尾刺透,他立即明白,一旦讓巨蠍把蠍尾收回來,下一個遇害的肯定是他。

白青鬆比他還要強些,白青鬆躲不開蠍尾,他一樣躲不開。

於是他不再遲疑,

一下子跳到巨蠍背上,拔出佩刀,用儘全身力氣往巨蠍頭上插去。

除妖司的佩刀乃朝廷特召良匠打造,是凡器中一等一的利刃,巨蠍的外殼竟然不能抵抗,被陳元將刀刃插進頭中。

一股濃重的妖魔煞氣順著傷口直冒出來,讓陳元一陣眩暈,緊接著他感覺到自己的眉心灼熱刺痛,彷彿要裂開一般,隨即一束人眼不可察的玄光由眉心射出,掃在瀕死的巨蠍身上。

隻是一眨眼的功夫,玄光重新收回到眉心,一同收回的還有澎湃的妖物精元,這些精元在他體內運轉幾周,氣海裡不斷有元氣產生。

一連產生了六口圓滿元氣,這些精元才消耗殆儘。

陳元目瞪口呆地感知著這一切發生,好半天才反應過來。

這是…傳說中的金手指?

居然真的會有這種東西?

可是這到底是什麼金手指?

他想起剛纔的感受,他先是感覺眉心發燙,隨後好像有一束光射出來。

眉心?

陳元心裡一動,眉心是神庭穴所在,莫非剛纔的異象和神庭有關。

這麼想著,他急不可耐地把注意力集中到神庭穴,緊接著意識一陣模糊,等回過神來,他出現在一座陌生的宮殿中。

宮殿空曠,寂靜,悠遠,彷彿亙古亙今,恒處於天地五行之外。

這是哪?

他在宮殿裡巡視一遍,立即發現在正中間有一座雕像,陳元走過去檢視,卻見這是一隻猿猴雕像,猿猴面目猙獰張狂,渾身毛髮直豎,散發著一種淩霸天下的氣焰。

陳元隻是看一眼,就覺得精神動搖起來。

隨即哢嚓一聲,魔猿雕像竟然裂開了一道口子。

陳元心中一凜,立即收攝心神。

這座雕像恐怕不是什麼好相與的東西。

他不敢再多看雕像,立即把目光移到彆處,忽然他眼睛一亮,跑到宮殿了角落裡去,那裡正豎著一支金燦燦紅纓槍。

這支紅纓槍他很熟悉,這是修鍊金光訣到神庭穴的時候,會出現的法相,在他那本小冊子裡,有關於紅纓槍的介紹,絕不會錯。

為什麼這裡竟然會有支紅纓槍?

忽然他心中一動,莫非這裡是他的神庭?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一切就好解釋了。

他是通過把精神集中到神庭穴進來的,神庭是精神之府,法相正是在此處孕育,能在這裡見到金光訣修煉出來的赤金槍, www.kanshu.com再正常不過。

唯一不正常的隻有那頭魔猿,不知道他的神庭裡為什麼會出現一頭魔猿,而且堂而皇之的占據了神庭中央,反而把他的正宗法相赤金槍擠到了邊緣。

另外還有兩個不正常,一是為什麼他的神庭能發出玄光,掠奪妖魔精元,另一個則是,為什麼他能進入神庭,所謂神庭,當然要打通神庭穴才能進入,而他很明顯距離打通神庭穴還差得遠。

後面這兩個不正常,最後恐怕還是要落在魔猿上面,除了魔猿,他神庭裡的一切,都沒有超出正常的範圍之外。

所以這頭魔猿到底是什麼,它會不會對他有害?

陳元想了半天也想不明白,隻好繼續去檢視神庭,這次卻在魔猿腳下看到一幅畫。

他好奇地把畫撿起來,卻見上面畫著一隻巨蠍,黑亮的鎧甲,寒光閃閃的蠍尾,正是他剛殺掉的那隻。

剛拿到這副畫,他立即明白了這是什麼。

這是巨蠍的一門天生神通,叫作蠍尾毒,從此以後,他可以十天產生一滴蠍尾毒。

蠍尾毒可以瞬間殺掉比他實力低的人,與他實力相當的人,也可以讓他立即瀕死,失去所有戰鬥力。

對實力比他強的人,蠍尾毒的功效會逐漸降低,一旦實力差距超過兩個竅穴,蠍尾毒會失去功效。

陳元滿意地點點頭,算是個不錯的神通,用的好的話,他的自保能力可以提升一大截了。

他隨手把畫掛在宮殿的牆上,隨後在宮殿裡四處搜尋了一遍,這次再沒發現什麼,失望地退出了神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