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承光門?

程洛勇冷靜下來。

承光門倒是沒什麼了不起的,這道門在神京西側,與金華門直接隔著兩座京營,隻要那些亂黨腦子沒問題,不可能會選擇去那邊。

程洛勇道:“行,負責承光門的人就交給你了。”

反正隻要不動金華門就行。

程洛勇心中驀然升起一陣疲倦,這陣子事情真是不對頭,他好像一直被眼前的張大秋針對,偏偏他一敗再敗,就沒占到過便宜。

今天最邪門,他本來是要嘲笑張大秋跑一趟登聞縣勞而無功的,結果莫名其妙被敲詐了一隊人馬出去。

他沒心思再在這呆下去了,轉身回去探訪司。

隻過了半個時辰,負責承光門的探訪司百戶劉千來到陳元面前。

“屬下劉千見過大人!”

劉千彎腰行禮,態度十分恭敬。

陳元點點頭,問道:“就是你負責承光門?”

“是的大人。”

劉千答道。

“很好,你就休假吧,承光門不用你負責了。”

陳元道:“高峰,等會兒你就承光門外接手相關事務。”

劉千目瞪口呆,半天才反應過來發生了什麼,他竟然被**裸奪權了!

“這不好吧大人!”

劉千道:“承光門外的兄弟都是屬下親手帶出來的,他們的情況屬下最清楚,他們也最信得過屬下,我們配合起來才能發揮最大的實力,大人初來乍到就要把屬下丟開,這不合適。”

“啐!”

陳元吐他一口吐沫,罵道:“他孃的,一看就是程洛勇的手下,一個個都什麼破毛病。”

“高峰,告訴他什麼是規矩。”

“是!”

高峰走了出來。

他近來頗有意揣測自家大人的新風格,因此立即明白了大人的意思。

他微微昂著頭看向劉千,說道:“劉百戶,咱們都是暗衛的人,嚴大人的爪牙耳目,什麼叫你帶出來的人,所有人都是總管帶出來的,而總管是嚴大人帶出來的,聽你的意思,承光門外的兄弟成了你的私兵了?”

劉千吃了一驚,忙道:“我沒這個意思!”

“沒這個意思就快滾。”

陳元道:“彆站在這礙眼,回去告訴程洛勇,讓他好好教訓手下,一個個不知道規矩。”

劉千的臉憋的通紅。

他一直在承光門外駐紮,搜查,有些日子沒回黑獄這邊,雖然聽說案牘司的張五爺最近性情大變,可也沒放在心裡。

張五爺再變又能如何,難道還能邁過自家程三爺的位子?

哪想到這次一見面就受了這麼大一個羞辱。

劉千不敢還嘴,氣吼吼地出了案牘司。

他嘴角露出幾分冷笑,心想,大道理誰不會說,這世界可不是靠大道理運轉的,真以為把他踢出去就能掌握承光門外的暗衛?

彆做夢了!

“高峰,現下就去接手承光門,有沒有問題?”

陳元問道。

高峰吼道:“大人放心,絕無問題!”

他孃的,居然能接手探訪司的人,咱老高也要抖起來。

這幫孫子平日裡一個個囂張得不行,今天看他們誰敢不老實。

陳元點點頭,放高峰離開。

等高峰離開,陳元找來一份神京城防的資料推敲起來。

城防的詳細情況自然不是他能得知的,但大體弄明白不同城區都是那些人還是可以的。

攔在金華門和承光門之間的城防是第九營和第七營…

有些意思。

陳元在衙門坐了沒多久,一個案牘司小旗官匆匆忙忙跑進來。

“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陳元嗬斥道。

小旗官跪下稟報道:“大人不好了,承光門外鬨起來了!”

陳元倒是不意外,問道:“彆著急,給我說說,他們怎麼鬨了?”

小旗官說道:“承光門外的暗衛說要劉千百戶回去,要不然就不肯聽令,高峰大人想找人作筏子立威,把鬨得最凶的兩個總旗官吊起來打了幾鞭子,那些人就鬨了起來,說要聯合進京找指揮使告狀,說大人你不知好好做事,在這種緊要關頭還要黨爭,要讓指揮使給個公道。”

“聯合進京?”

陳元笑道:“這幫廢物,人沒抓到半個,倒把那群書生的臭毛病學了個十成十,這就要進京逼宮了?”

“那個…你叫什麼來著?”

小旗官忙道:“屬下王芳。”

“一個大男人,怎麼起個女人名字,”陳元笑罵道:“王芳,你去找個書辦,讓他寫封狀子,就說探訪司的人在搞嘩變,簡直要造反,然後你跑一趟,把狀子給林指揮使呈上去,指揮使要是問起來,你就說我去平息嘩變了。”

說完起身走出衙門,一溜煙往承光門外趕去。

不多一會兒,陳元走出承光門,又走了四五裡路,這纔來到暗衛設在城外的臨時營地。UU看書 www.kanshu.com

見到陳元,高峰一臉尷尬。

“怎麼,這回有問題了?”

陳元笑道。

“給老大丟臉了!”

高峰低下頭。

陳元搖搖頭,說道:“算了,也不怪你,咱們案牘司這些人平日裡就很卷宗打交道,要不是這次天下大變,事情被交到咱們頭上,咱們哪有事做,你們平時得不到鍛鍊,哪能應付這種局面。”

“走吧,帶我進去看看。”

高峰連忙領著陳元往營地裡走,一邊說道:“老大,這次的事恐怕不好解決,屬下沒想到那個劉千在這些人中有這麼大威望,屬下本來想著先把挑事的兩個拿下教訓一頓,餘下的人自然就怕了。”

“沒想到這些人竟然不怕,反而鬨了起來,要知道如此,屬下該采取些懷柔手段,也不至於弄到這種僵局。”

陳元看了他一眼,笑道:“還給自己找補呢?”

高峰見被戳穿心思,臉不由得一紅。

這番話可是他覆盤許多次後的結論,結論就是他隻是一時大意,若是他表現正常,定能把這些人拿下。

陳元道:“算了吧,你表現強硬尚且被他們逼到這種地步,若是懷柔,還不知會被怎麼拿捏,這幫不成器的東西還真不好收拾。”

說話間兩人走進營地,立即見到校場上烏泱泱或站或坐或蹲著百來號身穿黑衣的暗衛番子。

這百來人中,有兩個人被眾人簇擁在中間。

這兩人身上衣服有些破爛,臉上還有些傷痕,顯然就是之前被高峰打了的兩個挑頭鬨事的人。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