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正常個屁!

縣令心中怒罵。

這位京中來的暗衛千戶真是罕見的難伺候。

自從昨日傍晚來到登聞縣,這位大人立即就給所有人一個下馬威,他根本不下船,而是讓縣令派人直接將船抬進縣衙,隨後更是謝絕登聞縣給安排的接風宴會,躲進後院就沒出來過。

現下想想,登聞縣這兩位老爺竟然根本就沒和這位張大人說過幾句話。

這像話嗎!

又過了好一會兒,眼見日頭已經升到中天,縣令實在耐不住了,說道:“把燕捕頭叫進來,讓他進去看看張大人可起床了。”

很快那位被姚映雪妝扮後的面容迷住的燕捕頭被叫了進來。

燕捕頭走進陳元下榻的後院,立即就見到院子正中停著一艘大船,船上罩著黑紗,讓他一下子想起了經常聽說的鬼船的傳聞。

燕捕頭一陣牙疼。

這位京裡來的大人真是夠邪門的!

他戰兢兢走到船邊,輕輕敲敲船底,試探道:“大人?”

“什麼時辰了?”

船艙裡傳來聲音。

燕捕頭連忙道:“回大人,已經午時了,是不是該去監斬犯人了?”

“讓縣令和縣丞進來說話。”

陳元道。

燕捕頭連忙跑出去叫人。

縣令和縣丞立馬跑進來,問道:“大人有什麼吩咐?”

陳元也不出來,隻隔著黑紗說道:“把犯人帶來重新掛到桅杆上,叫人把船抬回碼頭,我要回京?”

縣令和縣丞一時間沒反應過來,好半晌才後知後覺道:“犯人不殺了?”

“不殺了。”

陳元:“本官發現她還有些用處,現在殺了可惜,還是把她帶回京城吧。”

這算是什麼事!

莫名其妙要來登聞縣處斬犯人,結果來了也不露面,就睡一晚,人也不殺了,馬上就要回京?

這是在戲耍他們嗎?

若這天下還是姬姓作主,他必定參他一本,讓他吃吃苦頭。

可惜現在作主的人姓嚴,而暗衛是嚴家的鷹犬。

不得已,縣令隻得吩咐衙役把女犯人提上來,又掛回桅杆上,隨後叫人把船抬起來,又給抬回了運河碼頭。

眼見著船兒沿著運河往神京飄去,很快消失在視野中,縣令和縣丞兩個老對頭面面相覷,隻覺得這一天一夜像做夢一樣,讓人完全琢磨不透。

陳元駕著小船,沿著原路又回到神京,隻是五兒已經變成了偷梁換柱的分身。

回到暗衛的時候,程洛勇早就在大廳裡等著了,顯然是知道他回京的訊息,專門等在這裡的。

“張大人這麼快就回來了,想必收穫頗豐吧?”

程洛勇面含譏諷道。

雖然陳辰沒能一直跟隨在陳元身後探聽訊息,可從登聞縣到神京路上,暗衛的哨子還是有一些的,這一路發生了什麼,大體瞞不過他,尤其是如果出現什麼大事,他更是不可能不知道。

張大秋這一次引蛇出洞的計策明顯是失敗了,他帶著姚映雪跑一趟登聞縣,又原原本本帶回來,結果一個人也沒抓到。

最讓程洛勇失望的是,姚映雪竟然又帶回來了,如果姚映雪被劫走,或者哪怕死在半路上,那簡直是最好的安排。

可惜這些隻能想想。

陳元瞥了他一眼,說道:“收穫嘛,還成。”

噗!

程洛勇心中噴笑。

還在裝腔作勢,誰還不知道你一路上什麼人都沒抓到。

程洛勇道:“不知張大人此行有什麼收穫?也好讓咱們看看眼。”

陳元笑道:“重傷王九算不算?”

“據說程大人前陣子曾經和王九遭遇,結果半天破不了他的防禦,真的假的?王九還沒過死關,程大人連人家防禦都破不了,你也配做千戶?”

“你!”

程洛勇勃然大怒,可又無法反駁,對方說的是對的,他真傷了王九。

他孃的,這都什麼事!

程洛勇喪氣地轉身要走。

他現在已經習慣了,不能和張大秋動手,否則會被打,也不能和他鬥嘴,不然會心塞。

在抓到什麼關鍵把柄以前,他還是躲著這廝吧!

“慢著!”

陳元叫道。

“張大人又要做什麼?”

陳元大剌剌道:“沒什麼,從今天起,金華門外的區域由我負責,把那邊的人都交給我調動。”

“不可能!”

程洛勇怒了,顧不得自己前一刻還打定主意要避著對方。

這時候已經沒法避,張大秋這是想要他的命啊!

目前在金華門,尤其是金華驛附近埋伏的人是探訪司的精銳,是他最重要的底班,對方掌嘴就要掌握,這是不讓他活了!

“怎麼不可能。”

陳元不屑道:“反正你這廢物也沒什麼用,那些人留在你手裡隻能浪費,倒不如給我用,另外,金華門外是重中之重,我覺得你現在不適合再負責這麼重要的位置,還是交給我吧, www.uukanshu.com你就去負責慶雲門吧。”

慶雲門在神京北邊,緊靠著太學,是書生們最不可能入京的方向。

讓他去負責慶雲門,這等於讓他旁觀了,說是把他排除在這個案子之外也不過分。

張大秋這狗賊居然這麼輕視我!

這且罷了,大家同是千戶,憑什麼你就要調動我,你什麼時候成了指揮使?

程洛勇氣的渾身發抖,早忘了自己的打算,這一刻他甚至想和張大秋同歸於儘,總好過繼續受辱。

程洛勇伸手指向陳元,喝道:“張大秋,你欺人太甚,今天咱們開了法相,好好打一場,我倒要看看你是不是真得已經過了二重死關,竟然這麼不把我放在眼裡!”

說著身上金光閃爍,竟然就要在這暗衛黑獄中顯化法相。

周圍的暗衛連忙上來勸阻。

好傢夥!

在中央黑獄裡顯化法相,到時候沒等張大秋出手,你可就先被總管給斃了,你瘋了嗎?!

周圍暗衛番子們眼皮直跳。

陳元見程洛勇被安撫下來,心裡一陣失望。

他還真希望程洛勇能顯化法相的,到時候說不定能見識見識暗衛總管出手的威勢,或者能見識一番神京大陣的威勢,總之收穫滿滿。

見程洛勇鎮定下來,說道:“行了程洛勇,就要你精銳用用而已,像要你的命一樣,小家子氣。”

“他媽的,那就是老子的命!”

程洛勇咆哮道。

“好好好。”

陳元道:“金華門給你就是了,把承光門給我吧,那邊的人由我調遣。”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