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聽五兒講到被吊在船上的人不是她,而是一個妝扮成她模樣的替身,左維明連忙把她衣袖撩開,見手腕上確實沒有傷痕,他這才放心下來。

姚映雪已經猜到是這麼回事,因此也不驚訝,問道:“五兒,阮公子可有訊息讓你帶來?”

至少他總要說清楚,以後雙方該怎麼聯絡,要不然他們辛辛苦苦取得聯絡豈不是白費了。

五兒點頭道:“他讓我告訴小姐,暗衛已經知道咱們決定要在金華驛集合,如今暗衛最精銳的番子都在金華驛方向上佈置著,咱們若還是堅持去金華驛,肯定要掉進陷阱中。”

四人都點點頭。

這點他們也早就料到了,隻是當初相約進京的時候他們都還沒什麼鬥爭經驗,沒料到這一路會有這麼多驚險,因此意氣風發,把地點定在這個象征天下讀書人榮耀的金華驛,如今既然已經約好,再想反悔也不容易了。

“阮公子有沒有什麼主意?”

姚映雪問道。

五兒道:“阮公子建議咱們不要走金華門,寧可多繞些路,去神京背面,找儒門大宗師求救,有他護送進京,沒有人再敢阻攔。”

範陽和左維明立即將目光看向王九。

他三個雖然都是儒門修士,可左維明出身紅山書院,乃儒門之旁支,範陽雖然是伯安儒,可並不核心,不像王九般屬於伯安儒嫡脈,對儒門內部各種事務瞭解得最清楚。

王九見大家把目光看向自己,他搖搖頭:“大宗師不會出手的,咱們甚至都進不了太學。”

姚映雪眉頭微皺,說道:“為什麼會這樣,大宗師身為天下儒門魁首,本該匡扶正道,扶皇室以去奸臣,平日裡忌憚朝天觀勢大,不好公然反對也就罷了,如今酆都城主進京,真武畏地府之勢而不敢入京,再加上天下書生入京聲討,如此良機,大宗師正該挺身而出,為天下書生護道,如何反而愛惜羽毛,閉門不出呢,這豈是儒門魁首的風度?”

王九神色有些為難,猶豫了一會兒,終於說道:“我也不瞞你們,大宗師不能出手!”

“為什麼?”

姚映雪道。

“大宗師駐世時間恐怕沒有多久了。”

眾人悚然一驚,隻有五兒還有些懵懂。

見大家忽然沉默下來,五兒疑惑道:“小姐,這是什麼意思?”

姚映雪心思有些沉重,說道:“意思是大宗師隨時都有可能去世,他在強撐著不死。”

“啊!”

五兒驚叫一聲,說道:“好可憐的老人家。”

在她簡單的心思中,死人總是不好的。

姚映雪苦笑道:“這可不隻是大宗師個人的事情。”

“儒門,仙門和佛門之所以能保持平衡,就在於三教都有一品法身,無敵高人。”

“一品法身和一品以下,這是兩個不同的概念,再強的一品下,面對一品法身,也沒什麼還手之力。”

姚映雪這一路很是長了些見識,這都是處境之艱難逼迫她如此,為了應付各種艱難局勢,她不得不快速吸收各方面的知識,以至於在需要的時候能及時反應過來,因此這時候才能滔滔不絕講起來。

“據我所知,”姚映雪道:“儒門前輩中還沒有人有進入一品的希望,如果大宗師去世,儒門就會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一品法身。”

“平衡徹底打破,沒有人能料到會發生什麼,所以大宗師隻好儘量拖長駐世時間,鎮住儒門的氣脈,所以他纔不能出手,一旦出手了,惹得真武大帝還擊,無論結果如何,大宗師必定大大縮短駐世時間,留給儒門的時間也就不多了。”

原來如此。

五兒小腦袋似懂非懂地點了點。

這條路算是徹底堵死了。

眾人心中都有些沉重。

大宗師既然指望不上,還能怎麼辦呢?

五兒看看這個,又看看那個,見大家都在發愁,說道:“小姐,阮公子說了,要是大宗師指望不上,咱們可以去承光門。”

眾人愣住了。

“承光門?”姚映雪問道:“為什麼?”

承光門在神京西邊,金華門則在神京南邊,兩個門之間隔著兩個守衛神京的軍營,到處都是巡邏的官兵,不可能從承光門穿到金華門。

總不能從承光門進京,然後穿過神京,再從金華門出去吧?

那簡直是找死,若是他們敢偷偷摸摸進京,暗衛立馬就能發覺,就算有陳元做內應也不行,暗衛又不隻他一個千戶。

五兒搖搖頭,

說道:“我也不知道,阮公子隻讓我告訴小姐,並沒說為什麼。”

姚映雪皺起眉頭思索起來,忽然她心中一動,想起什麼來,蛾眉頓時舒展,歡喜道:“咱們去承光門!”

左維明,範陽和王九三個互相看了一眼, www.shu.com問道:“映雪姑娘知道阮東公子的安排了?”

姚映雪點點頭,自通道:“放心,我知道了,不會有問題。”

如果說承光門比其他八門有什麼特殊之處,那就隻有一點。

承光門外有一座城隍廟。

城隍廟有一位最近掀動風雲的真神。

姚映雪早就在推測陳元的身份,自從廣陽府一戰的訊息傳出,他就隱隱猜到,陳元必定與傳說中的那位陳先生有關,而陳元也正好姓陳。

雖然她不敢說陳元就是陳先生,但二位肯定大有因緣。

一說起陳先生,目前人們首先想到的就是他與陰司閻君的關係。

所以如今陳元讓他們走承光門,姚映雪立即想到承光門外城隍廟中的酆都城主。

如果陳元真與陳先生有關,那麼他們就有機會托庇在酆都城主羽翼之下,那時候就真的安全了。

範陽三人見姚映雪言之鑿鑿,也都安心下來,映雪姑娘絕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出岔子。

“好了,此地不宜久留,咱們先回去吧,左相公與五兒一起,我與範公子和王公子一起,大家分開走,到山中相會。”

他們五個人一起走實在太惹眼了。

幾人點點頭,依照安排,各自下樓往城外走去。

登聞縣衙。

“張大人什麼時候出來,不是要監斬犯人嗎?”

縣令焦急地在正堂等著。

我哪知道,你怎麼不自己去問他?

縣丞心中不滿,嘴上卻說道:“大人不要著急,張大人日理萬機,早上起得晚些也正常。”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