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姚映雪遠遠看向縣衙的八字牆。

縣衙外面整整齊齊站著兩排衙役,衙役中的班頭挎著刀站在前面,眼睛警覺地向四處打量,唯恐有什麼人來搗亂。

姚映雪明白,這是各地縣衙有大人物降臨的時候特有的表現,看來“張大秋”果然已經降臨登聞縣。

她想一想,轉身走進個小巷子,抓起一把土在臉上擦了幾下,隨後在巷子裡來來回回狂跑了幾遍,讓臉上沁出一層汗水,隨後又抓一把土擦在臉上。

隨後卻掏出手帕把臉上的泥土擦乾淨,可泥土已經隨著汗水沁出時張開的毛孔透了進去,雖然擦乾淨,臉上仍舊顯得晦暗,把她天生的麗質掩住大半,倒真有幾分村婦的模樣。

隨後她走出巷子,大踏步往縣衙闖去。

剛走到縣衙門前,衙役班頭就攔住她,喝道:“兀那婦人,來做什麼?”

姚映雪仍舊要往裡闖,一邊喊道:“俺要告狀!”

他孃的,什麼時候告狀不好,偏今天來!

班頭心中罵道。

“你有什麼事要告狀?”

班頭問道。

姚映雪道:“王小二偷了俺家老母雞,他不承認。俺要縣太爺替俺作主!”

班頭眼皮直跳,怒道:“什麼雞毛蒜皮的事也敢來麻煩縣老爺,老爺正接待上面下來的大人物,哪裡有空管你這閒事,快給我滾,若不看你是個婦人,先打你幾棍子。”

姚映雪道:“就是知道有上面的大老爺下來,俺纔來的,王小二不是東西,平日裡不光偷俺家東西,還總調戲俺,俺早就想告他了,有上面的大老爺更好,俺這就找大老爺主持公道。”

班頭這才認真看了她一眼,隻見她雖然臉色黝黑,頭髮上也有些油漬,容貌卻實在不俗,在農婦中的確少見,怪不得會給人看上。

班頭這下子倒消了怒氣,笑道:“找大老爺主持公道?你當大老爺是下來乾什麼的?”

姚映雪裝傻道:“難道不是微服私訪,為民解冤?”

班頭冷笑一聲,說道:“愚婦之見,大老爺下來是為砍人腦袋的!”

姚映雪“嚇”得一縮腦袋,隨即卻道:“俺不怕,大老爺要砍人腦袋,肯定是那人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俺是良民,不怕他!”

班頭搖了搖頭,說道:“那可說不準,叫我看,那人也不像什麼惡徒,反而是個如花似玉的姑娘,那姑娘被掛在一根杆子上,連著大半天從神京趕到登聞縣,被解下來的時候人都不省人事了!”

姚映雪眉頭微皺。

她心裡又有了幾分猶豫。

那人真是他嗎,若果是他,怎麼會如此折磨五兒,又或者裡面有什麼隱情?

她心中正思索,隻聽班頭歎氣道:“要不說大人物都有些怪癖,那位大人到了登聞縣也不下船,反而吩咐知縣大人派人把整艘船都搬進衙門下榻的地方。”

“那場面大傢夥一輩子都沒見過,那麼大一艘船,整個被黑紗罩住,像隻鬼船似的,說不出的瘮人。”

“小娘子,我勸你還是彆去觸黴頭了。”

姚映雪心中隱隱有所猜測,笑道:“多謝大哥提醒,若不是你,今天俺可就遭殃了,原來這位大人竟是個愛打女人的,俺這就回去,改日再來告狀。”

說完轉身就要回去。

“小娘子留步。”

身後的班頭忽然叫住她。

“大哥找俺有事?”

班頭忽然忸怩起來,半晌才問道:“還不知小娘子芳名如何,是哪裡人士?”

姚映雪一怔,隨即心中苦笑起來,這都什麼事啊。

“俺就住在城外。”

姚映雪說完逃也似的跑來了。

班頭悵然若失地看著她背影消失在長街儘頭。

他也老大不小了,到現在三十幾歲還沒娶親,往日裡都沒什麼心思,可不知怎麼,今天見到這小娘子忽然生了心思。

算了,反正她還要來縣衙告狀,到時候幫著她懲治那王小二一番,不愁討好不了佳人。

姚映雪找人問過柳家酒樓的方向,一面往那邊有,一面想著方纔班頭說過的話。

班頭所說五兒的事讓她有些警覺。

如果真是陳元,他不可能那麼對付五兒。

自從得到訊息,她沒有多想立即就接受了張大秋是陳元假扮的事實,可現在看來,真相完全可以做另外一種解釋,不是陳元假扮了張大秋,而是張大秋知道了陳元和她的關係。

雖然這後一種肯定機率很小,

可他們根本承受不了風險,哪怕再小的機率,也不能掉以輕心。

如果是在往日,她早該想到這種可能,可這次事關陳元,她激動之下竟然失去了往日的警醒。UU看書uukanshu.com

姚映雪心中自責。

很快她來到柳家酒樓下面,她沒急著進去,而是在旁邊徘徊一陣,往裡面探視,卻見王九三人已經在裡面彙合了,正坐在一個角落裡閒聊。

姚映雪想了想決定不急著進去,四個人有明有暗更保險一些。

她往四外看看,拉住街邊一個自己玩耍的小孩。

“九兄,你傷勢如何了?”

左維明關切道。

王九活動幾下肩膀,說道:“已經沒有大礙了。”

“昨日還是有些大意了。”

左維明笑道:“瞭解,瞭解。”

王九臉色微紅,問道:“範兄,那位東哥到底是何方神聖,你可還知道些什麼?”

範陽搖頭道:“九兄,你都問了我一路了,能說的我都說了。”

“我和那位也不過幾面之緣,瞭解實在太少,不過那位修為的確神妙非常,而且和池女俠關係不淺,很有可能是池女俠離開秋水齋後新拜下的師父。”

“池明明的師父!”

王九心中情緒有些複雜,酸酸道:“能做她的師父,修為自然是遠超過我等,或許他是位隱藏形貌的老前輩也說不準。”

他既然能冒充張大秋,自然能隨意變換容貌。

若他真是個老前輩,竟然還打映雪姑娘主意,真是老不修!

左維明嗅到濃厚的酸味,連忙岔開話題,說道:“對了,映雪姑娘怎麼還沒來?”

這話一說連他自己也有些納悶起來,就這麼點距離,映雪姑娘該早到了纔對,為什麼現在還沒現身,可彆遇到什麼不測。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