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王九此話一出,所有都把目光彙聚在姚映雪身上。

這話實在太匪夷所思!

姚映雪看了周圍人一眼,自信地點點頭,說道:“沒錯!”

人群中頓時爆發出一陣壓抑的騷動。

“映雪姑娘,不是我們不肯信你,隻是這事實在匪夷所思,張大秋是暗衛的鷹犬,如何會與咱們走到一塊兒去?”

書生中有人問道。

這些人往日裡雖然都聽從範陽,左維明和姚映雪等幾人調遣,可遇到這麼難以置信的事,還是忍不住懷疑起來。

連範陽也道:“是啊映雪姑娘,此事非同小可,這金釵到底代表什麼?”

姚映雪有些猶豫,她不知道該把情況說到什麼程度,陳元明顯是不想把自己的真正身份暴露出來。

“範公子,韓大哥,有彩妹子,這個張大秋你們也認識。”

幾人聞言一愣,還是宋有彩反應快,問道:“難道是東哥?”

姚映雪笑著點點頭。

韓複喜道:“竟然是他,怪不得!”

那可是個大高手,連明明姐都要叫他師父,怪不得隨手能傷了王九。

“他怎麼成了張大秋?”

姚映雪搖頭道:“我也不知道。”

“嗐!”

宋有彩道:“那種大高手,能做到什麼都不奇怪,張大秋竟然就是東哥,那咱們真是發了!”

連向來不輕易讚許人的範陽也點頭道:“的確如此,若張大秋真是東哥,咱們此行可就有把握了!”

幾人的反應看得周圍的人一頭霧水。

王九更是心中隱隱有些不好的預感,他還從沒見過映雪姑娘這樣單純的笑意呢,這是純粹由知道了一個人的存在而煥發的歡喜。

“映雪姑娘,你們說的這個東哥究竟是誰?”

王九問道。

姚映雪於是將岱山府被陳元救了的經曆講了出來。

王九一邊聽,心直往下沉。

他的預感似乎應驗了,自從說起這個東哥姚映雪臉上的笑容就沒停過。

等聽到姚映雪在即將被山賊施暴時被那位東哥救下來,王九心中直哀歎。

嗚呼哀哉!

這下完了,這還怎麼比。

不過王九並沒有一直沉浸在自己的哀怨中,他的注意力很快被故事中其他的因素吸引住。

閻君教的法相,人榜中差不多與他齊名的池明明。

這都是江湖上難得一見的高手。

他早聽說池明明突破法相,成就了一尊威力奇大的神女法相,本想著什麼時候找到她切磋一二,不成想竟然先在姚映雪的講述中知道了她。

可這樣非凡的兩位高手,在故事中都被那位東哥的光芒遮掩。

那位東哥甚至沒有徹底顯化法相就將閻君教那位的法相剝奪,彪悍到讓人難以置信,可王九今天就和那位交過手,他知道姚映雪的講述沒有誇大,那位的確就是這麼強悍。

相對於王九的複雜心緒,左維明就簡單多了。

那位張大秋既然是姚映雪的朋友,當然不可能真的傷害五兒。

“既然張大秋是咱們的人,”左維明問道:“他為何不乾脆讓九兄把五兒劫回來,也正好和咱們取得聯絡?”

姚映雪稍微想了一下,說道:“肯定有其他暗衛的人跟隨,他不好暴露了自己的身份,這才用這種方式讓我知道他的身份。”

左維明點點頭,認可了她的說法,又道:“可咱們怎麼聯絡他呢?”

總不能直接找到他府上去吧?

他們要是有這個本事直接進京,也不用這麼躲躲藏藏了。

越靠近神京,暗衛的搜捕也越嚴密,他們越是步履維艱。

姚映雪皺起眉頭。

她也有些想不通,陳元既然送金釵過來,必然是想和她取得聯絡,可聯絡的方法呢?

她舉起手中兩支金釵看了看,忽然一怔,隨即將金釵分彆握在兩隻手中掂了掂。

“兩支金釵不一樣重!”

姚映雪驚喜道。

眾人眼睛都是一亮,立即明白了什麼。

韓複連忙將較輕的金釵接過來,手猛地發力,將金釵分成兩截,裡面果然是中空的。

韓複從金釵裡面取出一張紙條,展開來遞給姚映雪。

姚映雪一眼看去,上面寫著一行字:明日中午,登聞縣,柳家酒樓。

她知道,這是陳元和他們約定見面的地點。

她欣喜地看向範陽。

範陽點頭道:“咱們人太多,不可全去,韓兄,你先帶著大家在山中藏身,明日由我,映雪姑娘,

拙生去柳家酒樓看看。”

韓複點點頭,答應下來。

“我也去!”

王九連忙道。

他倒要看看那位東哥是什麼樣的人物!

範陽為難道:“九兄,你受了傷不宜操勞,還是先在這裡養傷的好。www.uukanshu.com”

王九堅決道:“範兄放心,我體質極好,這點傷隻要半夜就可痊癒。”

“不對,這根本就不算傷,若非我一時大意,根本不會受傷!”

見他忽然亢奮起來的樣子,範陽心中暗自搖頭,哪裡還不明白他的心思。

見王九不肯妥協,範陽隻好答應他一起去登聞縣。

白天太過顯眼,容易被暗衛的探子發覺,一直捱到深夜,四人這才動身往登聞縣去。

姚映雪沒有修為,三人隻好輪流攙扶她,即便如此,也要經常停下來休息一陣,隻到東方出現一線光亮,四人這才走進登聞縣。

四人一路上都是躲躲藏藏,哪裡沒人就走哪裡,陡然進到鬨事還真有些不習慣,隻覺得隨時都可能被暗衛的探子給發覺。

“三位公子,咱們在這麼鬼鬼祟祟,恐怕走不多久,就要被人當作盜賊給抓起來了。”

姚映雪苦笑道。

範陽三人也有些訕然,他們確實太拘束了。

姚映雪道:“咱們分開走吧,四個人走到一塊兒太顯眼了,我先去換一身衣服,你們也儘量喬裝一番,過後咱們在柳家酒樓見面。”

三人答應下來,於是各自分散開來。

姚映雪先是找到一家農戶,換一身雖然破舊,但還算乾淨整潔的農婦衣裳穿上,又問這家人借一塊頭巾把頭包好。

隨後她手中挎一隻竹籃子,也不隱藏身形,就這麼大大方方走進鬨市中,一路上在各種菜攤上挑挑揀揀,若無其事地走到了距離縣衙不遠的街道上。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