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眾人聽了心中大駭。

王九雖然性子隨和,而且傾慕姚映雪的樣子有些癡相,可大家都知道他最是高傲不過。

王九可以說這一代儒門的領頭,隻要平平安安成長下去,八成是下一代的儒門道首。

可就是這樣一個人,竟然被嚇成這個樣子。

範陽說道:“怎麼會這樣,前陣子咱們和程洛勇打過交道,他也是暗衛的千戶,雖然修為高深,可九兄面對程洛勇時,即使不敵,卻也能全身而退,這張大秋真比程洛勇強很多?”

王九苦澀點頭,說道:“強很多,簡直不可同日而語,甚至很難相信他兩個都是暗衛的千戶,就算說他是指揮使我也相信。”

這番話讓所有人都沉默了。

暗衛的實力超過了他們的想象。

前陣子眾人和程洛勇相逢,雖然五兒被捉去,還死了幾位同伴,可大家也探清了這位千戶的實力,知道大家儘能應付來。

程洛勇既然如此,其他千戶自然也不過如此。

萬萬沒想到,今日遭逢另外一位千戶,就把他們的信心全部擊潰。

沉默了好半晌,秀兒乾澀道:“王公子,不知五兒怎麼樣了?”

王九不自主地轉頭看了姚映雪一眼,抿抿嘴唇,沒有說話。

姚映雪的臉一下子白了,說道:“王公子你還是說說吧。”

王九歎了口氣,說道:“我遇到他們的時候,五兒姑娘正被掛在桅杆上,臉色焦枯,雙眼禁閉,動也不動,恐怕…”

後面的話他沒再說下去,可是意思已經分明。

姚映雪精神一陣眩暈,身子不由得往旁邊倒過去。

王九嚇了一跳,連忙伸手去接,卻扯動了傷口,嘶地一聲。

“姑娘!”

秀兒驚叫一聲,扶住了姚映雪:“姑娘,你怎麼了?!”

雖然因為姚映雪不同意去救五兒,兩人之間有了些隔閡,可看到她現在這副樣子,秀兒心中的氣一下子消失殆儘。

姚映雪眼前還是有些發黑,她強打著精神,說道:“不要擔心我,我沒事,王公子可是受傷了,秀兒,快,先給王公子包紮傷口。”

王九笑道:“映雪姑娘不用擔心,隻是些皮肉小傷,那狗官在我肩頭打進去一枚暗器,剜出來就好了。”

聽王九說中了暗器,眾人又是大驚,連忙圍上來替他檢視傷口。

韓複是武者,慣常受傷,最擅長處理傷口,於是主動走上前將王九肩頭的衣服扯開,立即見到王九皮肉之間有些金光閃動,從傷口往裡面看去,似乎是什麼黃金打造的暗器。

暗器深深地透進骨頭裡,韓複看了心驚不已。

“九兄你忍著些。”

韓複沉聲道。

韓複從懷中掏出一隻小布袋,從裡面取出一柄小匕首,隨即向王九傷口的位置剜去。

匕首剛刺進王九皮肉,韓複隻覺手上巨震,匕首脫手而出,刺進旁邊的大樹乾上,刀柄兀自震盪不止。

“九兄!”

韓複苦笑。

王九道:“不好意思,浩然氣應激自發,我也控製不住,我儘量收斂,你用大些力。”

韓複點點頭,把匕首拔出來,運起體內九竅中的元氣,向王九傷口刺去。

匕首與傷口上的浩然氣接觸,頓時激盪起來。

這次韓複做足了準備,匕首沒有脫手,可韓複仍覺得手被震得生疼,匕首發出陣陣尖嘯,讓周圍書生耳朵生疼。

眾人全都露出驚容。

他們這才直觀地意識到張大秋的可怕。

以韓複九竅的實力,在王九儘力收斂的情況下,用儘全力才能一點點穿透浩然氣的防禦,而張大秋隨手打出暗器,竟然能深入骨髓。

這個狗官的確太強大了!

隻過了盞茶工夫,韓複就感覺自己手軟筋麻,不得已隻好休息片刻再繼續。

如此停停續續,一直用了儘一個時辰,韓複這才剜到暗器,他從小布袋中取出一隻小鉗子夾住暗器的頭部,用力一揪,將暗器拔了出來。

“嘶!”

王九發出一聲悶哼,向暗器看去。

“這是暗器?”

王九驚訝道。

其他眾書生也個個心中驚奇,原來這暗器竟然是一支金釵。

哪有人用金釵做暗器的。

“呀!”

姚映雪忽然發出一聲驚叫。

王九連忙看過去,問道:“映雪姑娘見過這暗器?”

姚映雪沒有答話,而是急急忙忙從懷裡掏出一個小布包。

她將布包展開,露出裡面一支金釵。

姚映雪將手中金釵湊到韓複手中那支旁邊,兩支金釵竟然一模一樣。

是他來了!

姚映雪心中像是爆炸了一樣。

她怎麼也想不到竟然會在這見到一樣的金釵。

當初在岱山府分彆時,陳元交給她一支金釵,告訴她萬一遇到危險可以手握金釵,心中默唸他的名字。www.shu.com

當日五兒被捉走以後,她曾經不止一次手握金釵默唸,可陳元天尊法相不能運用,竟然不能感應到,所以姚映雪一直沒有得到迴應。

姚映雪原本已經失去希望,隻當陳元是和她開玩笑,卻不成想竟然在這種絕望關頭又見到了金釵。

他聽到我的心聲了!

姚映雪心中立即升起這個念頭。

驚喜和絲絲甜蜜頓時湧上她的心頭,陳元必是聽到了她的心聲,這才大老遠跑到了神京,而且不知怎麼竟然成了張大秋。

這一點姚映雪並不奇怪,當初在岱山府他就表現出了變化神通,她明白陳元必是冒用了張大秋的身份。

見姚映雪竟然拿出一模一樣的金釵,眾人全都驚呆了。

“映雪姑娘,這是怎麼回事?”

範陽問道。

姚映雪從韓複手中把用作暗器的金釵接過來,小心翼翼地用手帕把上面的血跡擦乾淨,這才與原來的金釵放在一起。

她滿面笑容道:“諸位,咱們的幫手來了。”

“幫手?!”

身邊眾人全都竊竊私語起來,不知她所說的幫手究竟是什麼意思。

他們這一路,除了自己,可從沒遇到什麼幫手,哪怕是聯絡其他書生,也往往要謹慎小心從事,畢竟不是所有書生都站在他們這一邊,有的是人想討好嚴清卻找不到門徑,遇到他們這班上京的亂黨,還不趕緊向上邀功。

他們早就習慣了孤立無援的境地。

“映雪姑娘。”

王九試探道:“你說的幫手,該不會是張大秋吧?”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