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聽陳元說不能立即見到姑娘和相公,五兒漸漸平靜下來,轉而在心裡想象相會時候的景象,不自覺嘴角翹了起來。

忽然,小船猛地震動一下,停了下來。

姑娘來了?!

五兒猛地抬起頭來,就想往外跑。

陳元把她按在凳子上,讓她稍安勿躁,自己走出船艙。

對面停著隻小漁船,顯然剛剛撞到自己這隻船,這才讓自己的船停下來。

漁船上站著個漁夫打扮的年輕人,隻是年輕人看上去十分白淨,明顯不是真正的漁夫模樣。

這應該就是那位王九。

陳元心中暗自思量,說道:“乾什麼的,敢撞本官的船,沒長眼睛嗎?”

王九手中拿一支魚竿,笑道:“回大人,草民乃此地漁夫,無意間驚擾官駕,大人恕罪。”

“漁夫?”

陳元道:“看你這細皮嫩肉的模樣,可不像是漁夫。”

王九道:“大人有所不知,草民雖為漁夫,可一生隻出一次船,所以不若尋常漁夫般皮膚粗糙。”

這王九有意思啊。

陳元笑道:“這倒有趣,一生隻出一次船,你如何養家餬口?”

王九搖頭晃腦,說道:“一生隻出一次船,一次就釣一條非同尋常的大魚,足夠草民終生富足。”

陳元這下品出他的意思了,問道:“那你今天可遇到這種非同尋常的大魚?”

王九眼中寒光一閃,森然道:“你這狗官不就是,釣到你這狗官,夠我終生榮耀!”

說著一甩手中釣竿。

浩然氣沛然而興,附著在釣線上,一時間,釣線變得堅韌異常,勝過精鋼。

細小的釣線在空中劃過,竟然發出一聲尖嘯,向著陳元纏繞過來。

陳元隨手把釣線抓在手裡,輕輕一撚,將線上的浩然氣擊散。

王九手中陡然一鬆,釣線已經被扯斷了。

王九心中一驚。

這狗官有些手段,怪不得敢一個人押送五兒出行。

伯安儒一身本事都在浩然氣上,百鍊之氣,至堅至剛,這狗官竟然隨手一撚就給撚碎。

王九心中生了退意。

如果今日隻有他一個人,他定要與這個狗官好好比個高低,可他今天是來救五兒姑孃的,那就由不得他任性了。

打定主意,王九將手中釣竿又是一甩,釣線向掛在桅杆上的分身繞去。

陳元也不見有什麼動作,隻是輕輕一頓腳,船頭像是受了萬斤巨力,整個向水面下沉去。

釣線從桅杆上面白白劃過,什麼也沒抓到。

“小漁夫,看來你手藝不精,釣不到大魚,以後恐怕吃不到飯。”

陳元笑道。

王九勃然大怒。

他自修行以來,還從沒受過這種挫折,同輩中無一人可以讓他受挫折,哪怕是那位人榜第一的丁鋒,因為二人從未相會,也不能說一定勝過他。

如今一個暗衛的狗官竟然敢這麼調侃他。

王九丟掉手中釣竿,一縱身往這邊船上跳過來。

陳元腳又是一頓。

下面的船向旁邊平移過去,立時讓王九撲了個空。

王九身子還在半空中,陳元一掌探出,按在他胸口上。

王九受到重擊,身體向後飛出去,在水面上劃出一道水痕。

“你就是王九吧。”

陳元站在船頭,居高臨下道:“你修為不錯,不過還不是我的對手,今天你既然來了,那就不要想著再回去,能擒下你,我這趟就不算白走。”

說著身子一晃,向王九撲過去。

王九胸口火辣辣的疼,他的浩然氣竟然不能抵抗對面這人的掌勁,這人實在太可怕了,暗衛什麼時候有這種高手!?

眼看陳元撲擊過來,王九不敢再停留,若被對面這狗官糾纏住,他今天真得要栽在這了。

王九雙手猛拍水面,身體向岸上彈射過去,像是一陣風,眨眼睛上了岸。

“大膽,敢從我手中逃跑!”

陳元撲個空,見王九上了岸,隨手一甩,一道金光向著王九後背追去。

王九身體一震,隻覺得自己肩膀被洞穿了。

暗器?!

王九心中驚慌,來不及檢視,飛速向遠處奔去。

陳元沒有追過去,反而轉頭向岸上一隊行商看過去。

那隊行商有五六個人,正不緊不慢地行著。

最中間一個戴大草帽的商人見陳元看過來,立即把草帽拉低下來,免得被認出來,隨即喝住其他幾人,讓他們不要再往前走。

草帽商人正是陳辰,自從張大秋的船離開碼頭,他們就在岸上跟著,此時卻不敢再追下去了。

張大秋明顯是已經發現他們了,以張大秋的狠辣,

再追下去,恐怕他會下重手。

陳辰現在心中砰砰直跳,剛纔出手的人明顯是王九,王九的浩然氣就像是個烏龜殼,暗衛追捕書生們這麼久,就沒人打破過這個龜殼,可今天張大秋隨手一擊,竟然就擊破了王九的防禦。

現在的張大秋真的太恐怖了!

整個暗衛, kanshu.com除了大總管和幾位指揮使,沒有人再能挾製住他!

必須立即回去報告給大人!

陳辰不敢耽擱,連忙返程往神京去。

陳元見陳辰等人返程回去,心中冷笑。

這幾個行商他觀察很久了,從大清早就跟著他,一直到如今烈日當頭,不休息也不進餐,哪有這種行商,裝也不裝得像一點。

陳元轉身回到船艙。

五兒隔著黑紗看不到外面的情形,可是聽聲音也知道陳元和王九打起來了,心中早急得百爪撓心。

見陳元進來,五兒連忙問道:“陳公子,你怎麼和王公子打起來了,現在怎麼樣了?”

陳元笑道:“很好,都很好,哈哈。”

五兒疑惑地看著他,不知道到底哪裡好了。

王九狂奔了半天,見陳元沒追上來,心裡鬆了口氣,可他依舊不敢放鬆警惕。

他沒有直接回藏身處,而是四處晃盪一陣,這才轉一個大圈,回到山中。

姚映雪和眾書生見到王九回來,全都驚呆了。

王九完全沒有了往日翩翩公子的模樣,他身穿著破爛衣裳,而且皺皺巴巴,像是剛濕透了被風乾一樣,肩膀附近的位置一片殷紅,明顯是浸透了鮮血。

眾人連忙迎上去,驚道:“九兄,這是怎麼回事?”

同行這麼久,王九還從沒這麼狼狽過!

王九臉色有些蒼白,驚魂未定道:“映雪姑娘是對的,那狗官實在太強了,他根本不需要設埋伏,如果咱們今天過去劫人,隻要他自己就能把咱們一網打儘!”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