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神京南面三四百裡,群山之中。

範陽,左維明,姚映雪,王九等眾人,正在焦急地等待著。

忽然王九耳朵聽到一陣輕微的響動,他驚喜地往空中看去,立即見到遠方天空中出現一個小點。

那個小點越來越大,最後變成一隻白色的雲鷹,落在王九抬起的手臂上。

“芸娘真乖!”

王九喜滋滋地摸摸雲鷹的頭,寵溺的樣子,看得周圍的人心中一陣惡寒。

“九兄,快看看都傳回來什麼訊息了?”

範陽急忙問道。

雲鷹腳上有一隻小小竹筒,王九從竹筒中取出一張紙條,看了一會兒,說道:“方想說,那狗官帶著五兒姑娘走的水路,兩個人一條船。”

範陽奇道:“難不成暗衛真隻派了一個人押送?”

左維明驚喜道:“那咱們是不是可以放心去劫人了?”

姚映雪搖頭道:“不妥,船上隻有一個人,但誰也說不好岸上是否有埋伏,不可輕舉妄動,還有其他訊息嗎?”

王九欲言又止。

左維明急道:“九兄,有什麼訊息你快說啊!”

王九歎了口氣,說道:“信上說,那狗官把五兒姑娘雙手捆住,掛在了船的桅杆上。”

“啊!”

“啊!”

姚映雪和秀兒各自發出一聲驚叫,左維明雙拳捏得直響。

王九安慰道:“你們不要著急,我這就去看看,如果岸上沒有埋伏,我一定設法將五兒姑娘救回來,最不濟也可以回來通知大家!”

“拜托了!”

左維明道。

王九轉頭向姚映雪看來。

姚映雪張了張嘴,隻道:“自己多保重!”

王九咧開嘴笑了笑,把雲鷹交到姚映雪手上,說道:“芸娘就拜托映雪姑娘先替我照看著。”

說完轉身向山外奔去。

王九已經入了法相,速度極快,隻用了將近一個時辰就奔出近二百裡,來到運河邊上。

這裡是登聞縣到神京城河段的中間地帶,王九不敢再往前走。

越靠近神京城,暗衛的勢力越強,搜捕越嚴密,就算他把五兒姑娘救出來也逃不掉,現在這裡剛剛好。

王九在河面上看了會兒,見到處都是商船、貨船來往,一片繁華景象。

河岸上的一隻小漁船忽然吸引了他的注意力,王九心中一動,向漁船走過去。

船上的老漁翁正坐著抽水煙,王九拱手道:“老人家,有禮了。”

漁翁見他一副書生打扮,連忙回禮道:“有禮了書生仔,找老漢有什麼貴乾?”

王九笑道:“老人家,晚輩想買你這條船。”

老漁翁笑道:“後生,我看你斯斯文文,像是個讀書人,買我的船做什麼,難不成科舉不中,打算做漁翁了?”

王九道:“正有此意,老人家可願成全晚輩?”

老漁翁搖頭道:“那可不成,這條船可是我養家的東西,老漢我做一輩子漁翁,修修補補就這一條船,老漢對這條船比對婆娘還熟悉,隻要撐著它,管他什麼風高浪急處,老漢都去得,若是換一條船,可就不中用嘍,不賣,不賣!”

王九笑道:“老人家彆急著拒絕嘛!”

說著從懷裡掏出一包銀子,足有二百兩左右。

老漁翁眼都直了,不自覺嚥了口唾沫。

“老人家覺得如何?”

漁翁堅決道:“這條船是你的了!”

說著就撲過來抓銀子。

王九任他把銀子拿走,取笑道:“老人家,這條船可是比婆娘還親近,就這麼棄了?”

漁翁笑道:“人生三大樂事:升官發財換老婆,今天湊後倆,值了!”

說著就要往岸上跑,卻被王九扯住,說道:“老人家,船都賣了,乾脆身上的衣服也給了我吧。”

漁翁陪笑道:“這身衣服不值當什麼,隻是光著身子回去不光彩。”

“我的衣服給你。”

老漁翁看看王九身上一身綢緞,再看看自己破舊的粗布,立即開始脫衣服。

兩人交換了衣服,漁翁喜滋滋地往家裡走去,王九則坐進船裡,盯著神京的方向,等待張大秋到來。

又過了近一個時辰,王九躺在漁船上,正閒得無聊,忽然他眼光一閃,驀地從船上坐起來。

河道遠處正駛過來一條小船,船艙被黑紗罩得嚴實,看不清裡面的情形,船艙外面豎著根桅杆,上面掛著個女人。

王九眼力好,立即看清女人正是五兒。

五兒手腕被綁著高吊在上面,身子鬆垮垮地垂著,雙眼緊閉,不知道是死是活。

王九心中立即燃起怒火。

這狗官真是狠毒,這麼花一樣的姑娘,他也忍心摧殘。

王九轉頭往河岸上看去。

神京附近地勢平坦,一眼看去,直到遠處的樹林,這中間隻有些零零散散的行商,並不見暗衛番子的蹤影。

竟然沒有埋伏?

王九心中驚喜。

這狗官竟然如此托大,難道不知他王九也在上京的這些書生之中?

也好,UU看書 www.uukanshu.com他這就救下五兒姑娘,回去後也能讓映雪姑娘高興一回。

這麼想著,王九撐著船往對面黑紗罩頂的船迎過去。

船中,五兒正興奮地看著陳元。

陳元早就把自己入京的事給她講了一遍,可五兒的心情還是不能平靜下來。

張大秋這狗官竟然是陳元公子假扮的!

這真不是做夢嗎?

在被抓的那一刻,她已經做好準備,覺得自己這回怕是活不下去了,萬萬沒想到,不經意間竟然峯迴路轉。

怪不得被關進黑獄後,對方既沒有提審她,也沒有折磨她,反而好吃好喝地招待她,甚至在牢房裡給她佈置了舒適的床榻。

嘿,陳公子真夠意思!

以前隻當他是個性子有些古怪,人有些才氣的年輕人,全不成想他竟然這麼厲害,無聲無息間居然打入暗衛內部去了,還成了個千戶。

要知道她和姑娘還有眾位公子這一路像沒家的狗一樣被追趕著東躲XZ,對方也很少有千戶親自出手的時候。

陳元見她一副怎麼都平靜不下來的樣子,搖頭道:“五兒姑娘,彆忘了我剛纔和你說過的話。”

五兒點頭道:“放心,我記著呢,保管一個字都不會差,陳公子,等會兒我是不是就能見到姑娘了?”

陳元道:“那可不行,你要先隨我去登聞縣,之後才能去找映雪姑娘。”

“好吧…”

五兒有些失望,她都離開姑娘和相公這麼久了,再加上之前心裡想著是生離死彆,於是更加想念,恨不能立馬見到他們。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