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午夜剛過,天還漆黑一片,侯老人躺在自己床上睡得正香,忽然院子中一陣輕響把他驚醒。

他一來人老了,睡眠淺,一來自小身入偷門,因此養就一種謹慎的性子,於是聽到聲音立即警覺地爬下床來,挨在門後面靜聽外面的動靜。

“老先生不要緊張,是我。”

外面傳來陳元的聲音。

侯老人放下心來,他把門打開,立即見到外面站著倆人,一個是陳元變作的張大秋,另一個卻穿著鬥篷,漆黑天色下看不到面容。

“這時候來找我做什麼?”

侯老人疑問道。

陳元道:“前幾天說過,想請老先生幫忙給一個人易容,就是他。”

侯老人向陳元身後看去,見那人身形嬌小,明顯是個女子。

“你該早告訴我纔是,這麼大半夜,我又沒做準備,上哪去找工具?”

“老先生放心,東西我都帶來了。”

陳元笑道。

說著把上次找侯老人易容時候的東西都拿出來,他擔心侯老人材料不足,早就已經給備好了。

侯老人笑道:“你倒是機靈,快進來吧。”

說著轉身走進屋子,陳元二人也跟了進去。

侯老人道:“把鬥篷摘下來我瞧瞧。”

陳元身後那人把鬥篷摘下,赫然是五兒的面貌。

侯老人點點頭,笑道:“好個標緻的姑娘,要易容成什麼模樣?”

陳元道:“就她本來的面目。”

侯老人呆住了,這是什麼說法,易容成本來面目?

忽然他心中一動,立即明白過來,眼前這姑娘恐怕不是本來面目,而是陳元那種變化神通的結果。

他擔心變化神通被人看出破綻,所以才讓他給覆蓋上一片易容的假面。

侯老人苦笑道:“公子你這是要做什麼,還不是又要往暗衛塞什麼人吧?”

陳元搖頭笑道:“不是要塞人,而是要撈人出來,老先生不要多話,隻管施為吧。”

侯老人無法,反正已經隨他來了神京,自然隻能聽他安排,隻希望他彆出什麼岔子,要不然等他被抓了,他老侯也要跟著玩完。

侯老人端詳著“五兒”的面目,迅速在腦海中分析這張臉的特征,他經驗豐富,隻是片刻工夫,就已經成竹在胸,開始拿出工具準備施為。

直過了一個時辰左右,侯老人這才滿意地收了工具,看向陳元。

陳元看看分身的臉,非常滿意。

變化神通終究是元氣運用,容易被高手識破,可在外面披上這麼漲“畫皮”,那就不容易被人認出來了。

易容完成,陳元帶著分身走出侯老人的院子。

……

中央黑獄。

五兒側躺在自己的軟床上正睡得昏沉,懵懂中聽到牢門被打開的聲音。

她迷迷糊糊轉過身來,睡眼惺忪地看到有幾個模糊的身影向他走過來。

五兒心中一驚,立時醒過神來。

“你們要做什麼?!”

五兒驚道。

陳元道:“起來了,拉你去砍頭。”

五兒整個都懵了。

毫無征兆,怎麼忽然就要砍頭,昨天還沒有什麼表示,而且都還沒有審問她呢,怎麼就要砍頭了?

一直到高峰走上前來,把鐵鏈拷在她手腕上,五兒這纔回過神來,這竟然是真的?

“等一下!”

五兒叫道。

陳元道:“怎麼,你還有什麼想說的?”

五兒呆了半晌才弱弱道:“不是說砍頭前會有送行飯嗎,為什麼我沒有?”

“你一個亂黨還指望要送行飯?”

陳元嗤笑道:“放心吧,過些時候,等把那幾個書生都抓了,讓他們陪你一起死,枉死路上有幾個同伴,也算待你不薄。”

五兒道:“呸,就憑你也能抓住他們,彆做夢了!”

陳元笑道:“是不是做夢你等會兒就知道了,我現在要押你去登聞縣問斬,就看他們半路上會不會來救你了。”

五兒呆了,原來這狗官打得這個主意。

他若真拿自己做誘餌,到時候相公和姑娘是肯定救她的,姑娘決定了,王九公子也必然同意,這樣豈不是大家都要跟著來送死?

想到這,五兒拚命掙紮起來。

“我不去,放開我,我死也不去!”

五兒淒厲地叫起來,把周圍牢房中的賈家人都吵醒了。

賈穆等三個男人連日受刑,精神疲倦之極,早就沒有精力關心彆人,就算他們有精力,也不是那種會關心彆人的人,因此隻瞥了眼,就轉回身去睡自己的,天亮後還要捱打呢。

隻有賈探春憤然地看著五兒被高峰又拖又拽地拉出牢房,眼睛要噴出火來,厲聲道:“狗官,你欺負這麼一個嬌弱女兒家,算什麼本事!”

陳元走到她牢房外面,笑道:“探春姑娘,我這種狗官不就該做這種事?UU看書 shu.com所以你應該事先就想好,怎麼做纔不會落入我這種狗官手裡,而不是事後纔在這裡抱怨。”

說完不管賈探春憤怒的眼神,轉身帶著五兒往外走去。

剛從黑獄升到上面的大廳,陳元就見程洛勇和陳辰站在前面等著他。

“怎麼,程大人又要勸我收回成命?”

陳元道。

程洛勇笑道:“張大人誤會我了,我是來為你送行的,祝張大人旗開得勝,一舉把作亂的書生首腦一網打儘,徹底替嚴大人平了這個心頭之患,到時候大人平步青雲,彆忘了提拔咱們這些同僚。”

這傢夥怎麼忽然陰陽怪氣起來了?

陳元道:“程大人能這麼想最好不過,載重之車駛過的時候,螳螂最明智的選擇就是把路讓出來,希望程大人不要自誤。”

程洛勇臉色微變,卻沒有多說什麼。

陳元沒再看他,大踏步向外面走去,高峰押著五兒緊緊隨在他身後。

陳元的身影剛消失,程洛勇臉色立即陰沉下來。

“陳辰,雲州府有訊息回來嗎?”

程洛勇沉聲道。

陳辰可憐地看了程洛勇一眼,立即又低下頭來。

之前多霸道的程千戶,如今竟然被老對頭壓著打,連當面發怒都不敢,連陳辰心中都慼慼焉。

“大人,屬下已經派最快的雲鷹去送信,雲鷹一來一回,怎麼也要六七天,再加上那邊的兄弟調查的時間,總要十來天以後了。”

還要十來天!

程洛勇心中煩悶起來,他一天都受不了這憋屈勁了。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