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範陽猛地看向他。

他孃的,你多什麼話啊!

左維明卻驚喜道:“誰?”

方想意識到自己似乎惹得範陽不快了,訕訕道:“好像是案牘司的張大秋。”

張大秋?

不瞭解啊。

左維明皺起眉頭,問道:“這人修為如何?”

王九開口道:“我知道他,暗衛的千戶,人稱張五爺,實力很強,不過應該沒過二重死關,不是我的對手。”

王九臉色淡然,但語氣十足的自信。

他是儒門伯安儒,伯安儒法門以養浩然氣為第一要務,甚至為唯一事務,不像紫陽儒那樣神通多變。

可正因如此,伯安儒養成的浩然氣至剛至強,隻一氣之伸,無堅不摧,一氣之縮,堅不可破。

越級而戰,對伯安儒來說真是家常便飯。

左維明和秀兒連忙看向姚映雪。

卻不料姚映雪沒再多思考,還是搖搖頭,說道:“不行,張大秋一人押送不過是個幌子,以暗衛的作風,他們不可能冒這樣的風險,後面多半有埋伏。”

“嗐!”

左維明道:“有埋伏又或者沒有埋伏,至少要過去探探才知道,就讓我去探查吧,如果真是隻有他一個人,那我就夥同王九兄把人劫下來。”

姚映雪正色道:“左相公,不是我不想救五兒,五兒從**歲就跟著我,我和她情同手足,如果隻是我一個人,我就算赴死也要和她一起,可現在咱們身後還有這麼多人,做事就不能再憑自己的喜好。”

“此地已經距京城不遠,暗衛的搜查越來越嚴密,不管是在實力還是在情報上,咱們都遠不如他們,所以更應該加倍謹慎。”

“當你去探查他們的時候,也就給了他們一個探查你的機會,一旦把這個機會給出去,接下來事態就再不由咱們掌握了。”

“為今之計,隻有他們打他們的,咱們打咱們的,完全不為所動,隻按咱們的計劃行動,按部就班執行下去,纔有可能安全走到金華驛。”

“一旦你對他們的安排動心了,就難免被他們牽著走,到時候可就萬劫不複了。”

姚映雪的話很有道理,左維明不知道再說什麼,可秀兒卻依舊難以置信地看向姚映雪,問道:“姑娘,你真的不管五兒了嗎,她可是為了護著你才被抓走的,哪怕被抓去了,她也還冒充你身份,吸引暗衛番子的注意,不想他們再找上你,你就這麼放棄她了嗎,你是不是怕死,你怕我不怕,我要去救她,救不成我就陪她一起死,也好過在這裡受煎熬。”

秀兒聽不懂那些大道理,她隻知道自己的夥伴不久就要被人殺掉了,如果她明知道這點,卻什麼也不做,任事情發生,她一輩子也不會心安。

姚映雪眼前一黑,身子晃了幾下,好半天才又看清眼前的情景。

她沒有辯解,默默地走到一邊。

王九歎了口氣,說道:“秀兒姑娘何必這麼對映雪姑娘,這裡的這些人,哪個不是在冒著生命危險,隨時都可能送命,映雪姑娘要真是怕死,她也不會在這裡了。”

說著轉身對姚映雪道:“映雪姑娘,就讓我去看看吧,就算有埋伏也沒事,隻要暗衛的那位總管不親自來,任誰埋伏在那裡,我就算打不過,跑掉還是沒問題的。”

姚映雪心動了,想了想,點頭道:“這樣也好,有勞王公子了,公子務必多加註意,一切以自身安危為上,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立即離開,不要戀戰。”

王九臉上露出笑容。

映雪姑娘還從沒這麼對他表現過關心,他心中一熱,脫口道:“映雪姑娘放心,姑娘在這裡,我死也要回來的。”

姚映雪臉色一變,隻當沒聽見。

韓複神色有些古怪,回頭看向宋有彩三人,立即明白他們和自己一樣,也想到了那位“東哥”。

姚映雪姑娘明顯是個東哥有些關聯的,如今王九這麼傾心姚映雪姑娘,以後見面了,八成又是個修羅場。

想到東哥,宋有彩歎了口氣,說道:“若是明明姐在這裡就好了。”

明明姐和王九都是當初人榜前十的存在,晉升法相後,各自的法相也都遠邁同倫,他兩個聯手,任他有什麼埋伏,也儘可以應付過去。

韓複歎息道:“明明姐現在也是自顧不暇,哪裡能來這邊呢。”

前陣子明明姐相約和小師妹在中州見面,

哪知道小師妹身後,秋水齋的長輩也跟了來,對方不由分說就把明明姐捉去了秋水齋,現在還不知道怎麼樣了呢。 www.uukanshu.com

一想到這些,韓複心中就有些煩悶。

自從進入江湖,他心中很多信念都被顛覆了,以前他很崇敬的很多東西,最後證明都離不開蠅營狗苟。

這次秋水齋的事也不過是其中一個例子罷了。

當初秋水齋見池明明沒法修成法相,於是將她趕走,另立小師妹為下一代玄女,可一旦見到池明明修成了威力巨大的神女法相,而且明顯與那位陳先生有關,馬上就派人來,強行把她帶回秋水齋,這種行為何等令人不恥。

仙門三宗,在韓複心中曾經多麼崇高,如今其偉岸形象也垮塌了大半。

韓複幽幽地歎了口氣,把這些念頭都驅趕出去。

這邊做好決定,大家不再討論這件事,轉而開始推測其他有心上京的書生都到了哪裡,到時候會有多少人在金華驛集合,想到樂處,眾人不由得發出一陣笑聲。

這邊陳元也沒什麼事乾,每天到暗衛看看,偶爾下黑獄瞧瞧五兒,這丫頭每天好吃好喝,沒人打攪,睡得也不錯,再加上地下不見天日,越發白白胖胖了。

等什麼時候見到左維明,讓他給結下費用,把他老婆養得這麼好,不能白費力。

嗯?

汝妻子吾養之?

不怎麼好聽啊這話…

陳元心中默默地吐槽著。

賈家的幾個人沒停下受苦,高峰每天派人天一亮就把三個人拖出去打一頓鞭子,過一兩個時辰又是一頓,就這麼周而複始,反正這些勳貴子弟,多少都有些修為,不怕他們撐不住。

很快三天過去了。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