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白清妍迷茫的眼神瞬間清醒過來。

是啊,如果一個人聲稱愛你,卻不惜殺害你的家人也要將你弄到手,這種感情真能稱得上愛嗎。

張大秋往日的那些恩愛舉動,在白清妍心中頓時變成一種病態表現。

她盯著陳元問道:“你為什麼和我說這些,難道就是為了讓我恨你?”

不,是因為閒著無聊。

陳元心中吐槽,一邊笑道:“不,是為了讓你知道,你明知道是我害了你家人,卻不知我心腸是何等陰險狡詐,這是你的愚蠢,因為愚蠢,所以才同意了這麼一個漏洞百出的刺殺計劃,結果害了國公府一家老小,他們的命有你一份。”

白清妍胸口如遭重擊,恨聲道:“好,下一次我會變聰明!”

“不會有下一次了。”

陳元淡淡道。

白清妍銀牙幾乎咬碎。

陳元轉身離開院子,任白清妍一個人在院子裡自恨。

……

神京城南面三四百裡外是一片山林,山也不高,卻好在有連綿之勢,層層疊疊,再加上樹木鬱鬱蔥蔥,正是藏身的好地方。

姚映雪,範陽,左維明都在這裡,此外還有一些與幾人一同上京的書生。

韓複和宋有彩四人也在,之前他們陪同姚映雪把救出來的女人們各自送回家去,之後就沒了目標。

於是幾人乾脆隨同姚映雪和眾書生上京,扳倒奸臣好歹也是一件大大的義士,幾人都是年輕人,正是熱血沸騰的年紀,很快就和書生們打成一片。

此時眾人聚在一起,聽一位剛探聽訊息回來的同伴講說所聞。

眾人雖然連日被暗衛追捕,可此次上京的書生人數實在太多,暗衛也不能掌握他們的全部訊息,隻能大約知道其中的頭目,因此書生們之中,往日裡不顯山不露水,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反而發揮了大作用。

這位被派去打聽訊息的書生就是這麼一個小人物,此時見周圍有名的大才子,人人心中傾慕的小姐都把視線放在自己身上,立即興奮起來,眉飛色舞說道:“諸位,我打聽到一個重要訊息。”

範陽急問道:“什麼訊息,可是暗衛又有什麼新佈置?”

來人道:“那倒不是,暗衛有什麼佈置,哪是我能隨便打聽到的,我都不敢進京,隻是在外面村莊集市上探聽,你還彆說,集市上的大爺大媽雖然沒什麼見識,可無論什麼大事小事,他們都能知道些,我就在人堆裡混著,聽得久了,我能知道不少東西,我都想著,若是考不上舉人,我就去集市上擺個卦攤給人算命,也能勉強餬口了。”

這人一時激動,放開心扉,說起話來就沒個收束,很快就不知道跑到哪去了。

範陽皺起眉頭,喝止道:“方想,彆囉嗦,快說正事,你究竟打聽到什麼了?”

方想這纔想起正事,說道:“我在集市上蹲著,聽賣菜的老阿婆講,最近神京九門外到處都張貼著告示,說是要處斬一個人,你們猜是什麼人?”

我他媽怎麼知道,神京人這麼多,犯人也多,哪天不砍幾個腦袋,誰知道哪個倒黴蛋又要挨刀。

“你快彆賣關子了。”

姚映雪沒好氣道:“究竟是要殺誰,和咱們有什麼關係?”

方想見姚映雪問了,立即受起玩心,正色道:“那榜文上說要處斬映雪姑娘。”

此話一出,周圍的人頓時面面相覷,一個個不自覺把視線在姚映雪和左維明之間徘徊。

姚映雪明明就在這裡,暗衛卻說要處斬,顯然另有隱情,再想到前幾日五兒被捉去,眾人頓時明白,肯定是五兒假稱自己就是姚映雪,以此降低姚映雪的危險。

五兒是姚映雪的丫頭,又是左維明的侍妾,這兩人在周圍書生中頗有影響,如今五兒要被問斬,恐怕不能不去救援。

左維明立即心亂起來,問道:“方想,暗衛打算什麼時候動手,在哪裡施行?”

方想回道:“據說三天後在登聞縣。”

登聞縣?

眾人都是一愣。

五兒明明被抓去暗衛,為什麼卻去登聞縣處斬?

“我去救她!”

左維明斬釘截鐵道。

範陽一驚,說道:“拙生不要衝動,暗衛故意把地點安排在登聞縣,分明是想引我們過去,你去了就是中了他們的計啊!”

他看得很明白,如果把地點安排在神京菜市口,他們不可能會去自投羅網,隻有安排在神京外面,

尤其是京營防衛之外,纔有可能調動他們的僥倖之心,讓他們前去犯險,這分明是對方的陽謀。

“可難道就任由她暗衛殺死?”

左維明急道。

他現在心中非常後悔,UU看書 www.kanshu.com當初真不該帶五兒和秀兒出來冒險,都怪他把事情想得太簡單了。

“姑娘?”

秀兒就在左維明身邊,此時眼光惶然地看著姚映雪。

她和五兒自幼一起長大,如今又同時隨了左維明,感情極為身後,此時聽說秀兒要被處斬,心中像是被刺中一劍。

眾人連忙將眼光看向姚映雪,要不要去救人,就看姚映雪的決定了。

此地書生雖多,可主事的就那麼幾個人,範陽,左維明,姚映雪,韓複,以及另外一個是王門儒士王九,曾經的人榜前三,後來去紅山書院切磋道意,道意激盪之間破境進入法相境。

左維明把他也拉了過來。

眾人都知道,王九傾慕姚映雪到了癡迷的地步,一旦姚映雪決定要救,王九肯定支援她。

到時候範陽和韓複兩個都反對也沒什麼用了,更不用說韓複還不一定會反對。

姚映雪心中也很糾結,想了半晌,終於還是搖了搖頭,說道:“咱們繼續晝伏夜行,趕去金華驛。”

左維明吃了一驚,說道:“映雪姑娘,你也要放棄五兒?”

範陽見姚映雪拒絕了救人的提議,大喜過望,當即說道:“不是放棄五兒姑娘,是我們實在有心無力,暗衛的實力遠強於我們,若我們去救人,到時候沒命的可就不隻是五兒一個人了,咱們身上還有大任,不能就這麼白白送了命。”

“咳!”

方想忽然出聲道:“我還沒說完,那告示上說,此次押解五兒姑娘去登聞縣的隻有一個人。”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