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張大秋,你這是要搞什麼名堂!?”

程洛勇憤怒地揮著手,手裡攥著一張榜單。

陳元打眼一瞧,立即看出這是他剛讓高峰張貼出去的榜文。

“從哪裡揭下來,你最好再貼回去。”

陳元道。

“給我個解釋!”

程洛勇強壓著怒氣說道。

“什麼解釋?”

陳元道:“我做事什麼時候輪到你來要解釋了?”

程洛勇道:“我探訪司兄弟辛辛苦苦操勞幾個月,最後還死了十幾個總旗,這才把姚映雪抓住,你審都不審就要殺她,而且還是帶去登聞縣殺,你到底要做什麼?”

陳元笑道:“當然是要發揮那個女人最大的用處,抓到那個女人,不就是要利用他發現其他書生的行蹤,我把她押到登聞縣砍頭,就不信那些書生不來救她。”

程洛勇皺眉道:“你要利用她來引出那些書生?”

“你該不會以為那些人都是不長腦子的莽夫吧,誰都知道,暗衛會安排重重警衛在旁護衛,那些人怎麼可能會來!”

“那如果不安排人馬護衛呢?”

程洛勇愣住了,問道:“什麼意思?”

“我自己押解她去登聞縣。”

陳元淡淡道。

“不可能!”

程洛勇驚了:“你想找死不成,你要把人弄丟了,我到哪再去捉回來,總管怪罪下來誰能承擔?”

陳元道:“當然是我承擔。”

程洛勇搖頭道:“那也不行,這女人是我探訪司辛苦捉回來的,不能由著你折騰。”

陳元冷笑道:“程洛勇,你該不會以為我需要你同意吧,你探訪司一群廢物,連左維明和神京內早就有聯絡都發現不了,要靠你們做事,神京早成了篩子,這件事現在由我負責,這是指揮使的意思。”

“嘿!”

程洛勇冷笑一聲,說道:“由你負責?”

“你還真拿自己當回事了,真以為我探訪司的事由得你插手?”

“我這就去找指揮使,你張大秋髮瘋,可不能讓所有人陪著你瘋!”

說著轉身就往外面走去。

“程洛勇!”

背後森然的聲音讓程洛勇心中一凜,猛地回過身來,卻見陳元坐在圈椅中,雙眼冷冷地看著他,狂暴的氣勢填滿整個房間。

程洛勇呼吸為之一滯。

緊接著陳元身體一晃,虎撲而出。

“來得好!”

程洛勇吐出一口氣,大喝道。

這兩天張大秋步步緊逼,早讓他心中壓了一團火,恨不得早日噴發出來,如今他竟然主動出手,正遂了他的心意。

程洛勇拳路剛猛,此時挾憤出手更增了幾分威力,一條粗壯的胳臂掄圓了從上劈下來,其速度之快,像是刮過一陣黑風,整個房間,這種卷宗書紙,嘩啦啦飛了一地。

陳元精神寧定,身隨意動,身子輕輕一轉讓過劈下來的一掌。

程洛勇見一招不中,立即擰腰轉胯,就要轉換攻勢。

他的這一套拳法講得就是個連綿不絕,兩條胳臂一進一退,一起一伏,永遠沒有停滯,總要打得敵人無喘息之機。

程洛勇正要展開拳路,驀地發現一隻手輕輕巧巧搭在他的肩膀上。

他正要擰轉腰胯,將力道經由肩背傳遞手上,對方忽然一隻手按住他肩膀,立時將力道從中截斷。

力道不能宣泄出去,就此憋在腰胯之間,程洛勇硬頂也不是,把力量瀉掉也不是,心中彆提多憋屈了。

他向來喜歡直來直去,此時肩膀被陳元按住,導致渾身不能發力,不想著暫避鋒芒,反而用上全身力氣頂上去。

最後力道回彈,隻聽轟的一聲,程洛勇兩腿深陷進地下,直沒到腰際。

暗衛本就建在地下,為防止坍塌,四壁經過了特殊處理,堅固非常,可此時在二人力道對抗之下,竟像是豆腐一樣被踩下去。

程洛勇深陷進地下,還沒回過氣來,就見陳元一腳踢了過來。

程洛勇雙臂擋在身前,接下陳元一腳,整個人從地下拔出來,斜斜地撞在牆上,還沒等他從牆上摔下來,陳元已經閃身過來,一隻手按住他的胸口,把他壓在牆上。

這一連串打擊讓程洛勇眼花繚亂,根本反應不過來,如今更是被直接按在牆上,他費力掙紮一陣,竟然絲毫掙挫不開。

程洛勇心中駭然。

上次交手他就意識到,張大秋已經今非昔比,可還是想不到,張大秋不是趕上他,而是竟然已經遠遠超過他了。

這怎麼可能!

“程洛勇。”

陳元冷聲道:“我做事,你靠邊。”

程洛勇被他摁住胸口,

一時喘不上氣來,隻得急忙點頭。

陳元這才鬆鬆手。

程洛勇從牆上掉下來,蝦著身體一陣咳嗽。

“高峰,送客。”

陳元叫道。

高峰早被房間裡的動靜吸引來,正在外面圍觀,聞言立即敬畏地走進來,UU看書 www.uukanshu.com將程洛勇二人送出去。

離開了案牘司,程洛勇和陳辰二人這才放鬆了精神,像是從虎掌下逃生的雞一樣,半天不敢紮煞翅膀。

“大人,張五爺大不對勁!”

陳辰道。

程洛勇深有同感,張大秋的實力強的有些過分了,難道他度過了第二次死關?

他們幾個千戶,大多都卡在第二重死關的門口,沒有誰敢貿然去度死關,若是一不小心,法相被劫火燒儘,那可就前功儘棄了。

張大秋從雲州府回來後,實力忽然提升了一大截,難道他竟然悄悄去度死關了。

程洛勇心中升起火一樣的嫉妒。

若是張大秋真過了死關,那可就比其他人都接近指揮使的位置了,怪不得他面對林指揮使的時候也敢頂撞。

“他是不對勁。”

程洛勇道:“我估計他已經度過第二重死關了。”

“我不是說這個,”陳辰道:“上次大人不是讓我查他在雲州府的行蹤?”

程洛勇精神一振,問道:“你查到什麼了?”

陳辰道:“不用小的特意去查,前幾天雲州府就有一封劄子遞交刑部,是關於張五爺的。”

程洛勇疑道:“既然前幾天就到了刑部,怎麼一直沒有人來暗衛傳話?”

陳辰苦笑道:“尋常案件,但凡涉及到咱們暗衛的,刑部向來直接扣下,這也是刑部的老規矩了,若不是小的過去問,這封劄子恐怕會被壓到吃灰,也不會有人在意。”

程洛勇點頭道:“你去把劄子給我拿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