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陳元裝傻道:“指揮使這是何意?”

“兩位老先生已經證明,這幾封信出自左維明之手,信是左維明寫給威國公的,自然就能證明是他們相互勾結。”

林清修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說道:“書生進京的事還是交給探訪司,案牘司另有要事,探明陳先生的下落纔是重中之重,大秋,你不可舍大取小。”

陳元說道:“指揮使大人若硬要如此,屬下自然不能說什麼,隻是,威國公是屬下抓的,國公府是屬下抄的,這時卻突然把屬下排除出去,這事傳到彆人耳朵裡,恐怕不好聽啊。”

“那些不通道理的人知道了,還以為探訪司同僚是那種爭功奪利之人呢,不免讓天下人小瞧了探訪司的各位。”

林清修心裡更彆扭了。

這小子怎麼了?

一段時間不見怎麼像變個人一樣,他是在雲州府受什麼刺激了嗎?

林清修冷哼一聲,說道:“好,你既然想管,那就隨你,隻是,有其任者擔其責,那群亂黨不得出現在金華驛,否則唯你是問!”

金華驛是神京金華門外一處驛站,這座驛站是專門給進京趕考的書生歇腳的處所,趕考的書生們一路風塵仆仆到了金華驛,驛丞承朝廷旨意,免費為書生們提供食宿衣服,讓他們換洗後,風風光光地進入神京。

這是象征朝廷優待讀書人的驛站。

金華驛是進京的書生們約定集合的地方。

到最後整個大周有名的書生集合在這裡,這就算是大勢已成。

在此之前,嚴清還可以百般阻攔他們,甚至不惜暗下殺手,可一旦他們集合成功,大勢滔滔,風雲變幻,再靠殺來解決問題,隻會寒了天下人的心,這是危及嚴清統治的事,是不能做的。

所以暗衛隻能設法阻止,讓書生們沒法在金華驛集合。

一旦阻攔失敗,負責這件事的暗衛千戶真是百死不得辭其罪。

當然,若是阻攔成功,這也是大功一件,在日後選拔指揮使的時候,這是一個大大的倚仗。

陳元半點沒有猶豫,當即答應下來。

林清修拂袖離了探訪司。

陳元看向程洛勇,笑道:“程千戶聽到了?”

“這件事以後該我負責,見我手令,探訪司不得推阻,要不然,誤了大事,莫怪我刀下無情!”

程洛勇臉色脹的通紅,反駁又不是,接受又不甘,幾乎要憋出內傷來。

高峰在旁邊看得暗笑。

這還是案牘司第一次在和探訪司衝突中占上風呢。

暗衛機構建立時間並不長,四司的設置難免有不合理的地方,因此在職權上偶爾會有衝突,但大體說來,探訪司和兵馬司最強,刑訊次之,案牘司最後。

在往日這四司各有職權,其中案牘司的事務最無關緊要,也更難出頭,隻是酆都城主進京後,嚴清地位飄搖,暗衛壓力大了,這才每司各分配了單獨的任務,其中案牘司負責重要但明顯看不到結果的調查陳先生的任務,而探訪司則負責追捕進京的書生。

另外的兵馬司早早派去了雲州府,負責在公主進京後,監管雲州府白家。

正因為案牘司任務難以見到成果,所以張大秋才這麼急著去雲州府確定陳元的底細,結果再沒能回來。

案牘司常年在四司中墊底,其中的百戶和旗官們難免憋屈,這次算是大大出了口氣。

陳元帶著高峰離開探訪司。

高峰興奮道:“老大,真有你的,接下來咱們怎麼乾?”

怎麼乾?

陳元一時間也有些躊躇。

他哪裡知道怎麼乾,他對京城是兩眼一抹黑,查抄威國公府不過是因勢利導,恰好有人要刺殺張大秋,他順著線就摸過去了。

再加上威國公府本就不乾淨,抄了也就抄了,正好也可以讓他在暗衛打開局面。

現在威國公已經被抓了,他也不知道接下來怎麼做。

如果能和姚映雪他們聯絡上就好了,兩方裡應外合,應該能做不少事。

可惜他不知道去哪裡找他們,若是他能找到他們,那暗衛早就已經追上門了。

陳元心中一動。

要不去問問五兒小丫頭?

不行。

陳元暗中搖搖頭,先不說姚映雪會不會把行進路線告訴五兒,甚至有沒有行進路線這種東西都說不定。

據他推測,這些人應該根本就沒有什麼固定的路線,隨機應變的可能要大的多。

而且,就算五兒丫頭知道怎麼找到姚映雪,

她也不會說出來,總不成真拷打她吧,又或者顯出真容?

那太危險了,如果五兒露出破綻,被人識破了,那又是大事。

陳元左思右想,沒想到什麼好辦法, www.uukanshu.com忽然他靈光一閃。

找不到他們,可以讓他們來找他啊!

陳元越想越覺得這個有戲。

隻是怎麼讓他們放心來找他,這卻要好好安排一下。

“高峰,登聞縣距離神京有多遠?”

陳元問道。

高峰答道:“不遠,也就二百多裡,老大有什麼安排嗎?”

登聞縣是自正南來神京最近的縣,南邊的書生進京多半經過那裡,而且登聞縣恰好在京營防衛範圍外面,暗衛在那邊的勢力也明顯大減,不像在神京這般層層疊疊,難防難躲。

二百裡,剛剛好。

陳元眼睛一亮,吩咐道:“高峰,出去張榜,就說三天後本官會親自押解姚映雪去登聞縣處斬。”

高峰愣住了,問道:“老大,這是要做什麼?”

陳元眉頭微皺,喝道:“怎麼,我不說為什麼,你就不去做了?”

高峰嚇得一顫,不敢再問,連忙出去寫榜文,張貼榜單。

“且慢!”

陳元叫住他,說道:“記得,榜文就寫,本次押解,由本官一人執行,九門各處都要張貼。”

高峰連聲答應,躬身退出官署。

陳元想了一會兒,覺得此計可行,他從卷宗中得知,這些日子範陽他們也聯絡了不少高手,不至於連過來試探的膽子都沒有,隻要他們敢來試探,他就能想辦法建立聯絡,後面就好辦了。

隻過了盞茶工夫,高峰進來報告說榜文抄寫完畢,已經遣人出去張貼。

很快就見程洛勇帶著陳辰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