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取鄉試考卷的人剛走,暗衛外面看守的老人進來傳話道:“林大人,外面有永平侯和忠義侯兩位請見。”

林清修立即明白,這兩個人是擔心暗衛處理不公,所以是來監管的。

“告訴他們,暗衛不接外客,讓他們回去吧。”

林清修說道。

這幾個公侯剛讓他在嚴大人面前丟了臉面,他才懶得和他們客套。

老人道:“大人,兩位侯爺有相爺的手書。”

林清修眉頭一皺,像吃了個蒼蠅般噁心,說道:“那你還報告什麼,有相爺手書,我還能攔他們不成,讓他們進來吧。”

老人退了出去,很快永平侯和忠義侯被帶了進來。

“兩位侯爺是信不過我暗衛咯?”

林清修臉色不善道。

“嗬!”

永平侯冷笑一聲,說道:“你暗衛平日裡做的事還需要我給你們說出來吧,哪件能讓彆人信得過?”

忠義侯伸手扯了下永平侯,向前一步,說道:“永平侯性子直率,林大人勿怪,不是信不過大人,隻是此事牽扯到威國公府,京中勳貴多有關注,有我二人在此旁觀,事後也好讓人信服。”

“侯爺的意思是京中勳貴對我暗衛,素有不服之心,是這樣嗎?”

陳元插話道。

永平侯道:“張五爺不用在此挑撥,我們信得過暗衛,可張五爺你恐怕沒法代表暗衛,今天的事都是五爺你一人惹出來的,若是最後證明罪證都是你捏造的,五爺少不得給我們一個交代,暗衛雖強,恐怕也不能一手遮天。”

“林指揮使,你怎麼看?”

林清修雖然看不得永平侯在暗衛中這麼張揚,可心中也明白,這件事已經挑動京中勳貴的火氣,一旦這些勳貴聯合起來,還真不好處理,二來他對於張大秋擅自行動也極為惱怒,因此想給他個教訓

於是說道:“永平侯放心,如果確定是張千戶捏造,本官絕不會偏袒。”

永平侯得意地一笑,走到兩個負責辨彆字跡的學究面前,說道:“兩位先生也聽到了,等會兒辨明的字跡,兩位儘可以放心直言,不用擔心有人會挾私報複,本侯和林大人自會為你們撐腰。”

這兩個學究一個是永平侯的人,一個卻是嚴清家中門客,借調而來,此時連忙道:“必定儘心竭力!”

過了不到一個時辰,左維明的考卷被取來,與那幾封信一起,鋪放在桌子上。

兩個學究正要上前查驗,永平侯道:“且慢!”

林清修不悅道:“永平侯又有何事?”

永平侯道:“還請林大人將威國公也請來,一旦兩位先生證實這幾封信並非出自逆賊之手,應當將威國公當場釋放,不僅如此,就請張五爺親自將威國公送回府中,以解其怨氣。”

這何止是解威國公怨氣,也是打擊暗衛的士氣。

暗衛忽然把威國公抓來,最後又虎頭蛇尾,親自將人家送回去,任誰看,暗衛都成了笑柄。

雖說這是張大秋個人的行動,可到時候受損的是整個暗衛的權威。

林清修惱怒永平侯不知進退,可又沒什麼辦法,這兩個侯爺在京營中頗有影響,又是持嚴清手書而來,他也不能強壓對方,於是叫人把賈穆和賈積提了上來。

賈穆兄弟見突然提審他二人,心中正自惴惴不安,等見到永平侯和忠義侯,心中頓時大喜。

“幸兩位老兄營救及時,否則幾死在牢中矣。”

賈穆感激涕零。

他兄弟兩人都是溫柔鄉中長大,哪裡受過這等驚嚇。

永平侯還以為他兩人受了刑,怒道:“兩位且放寬心,這回必救你們出去。”

這兩人的性子他最清楚,平日裡膽小怕事,說他們會勾結亂黨,他第一個不信,這也是他為什麼會趟這次渾水的一個原因。

“好了,兩位有話過後再敘,現在讓兩位先生查驗吧。”

忠義侯提醒道。

兩個學究向在場的人各自行禮,這才走向桌邊,仔細比照起來。

二人先從整體上看信件和考捲上字跡的風格,繼而找到其中信件和考卷中重複的字,仔細的比照,一筆一劃,毫不馬虎。

一連用了近一個時辰,兩個學究這才走了結論,兩個人互相交流一陣,交換了各自的意見。

周圍的人早就等煩了,見兩個老頭從桌案上抬起頭來,卻不過來報告,而是兩個人交頭接耳起來。

林清修自矜身份,不好開口催促,

程洛勇卻明白自家上官的心思,開口道:“兩位先生,結果如何了?”

兩個學究走了過來,相互對視一眼,都有些猶豫。

他們雖然都是些請客,沒做過什麼官,可平日裡和做官的接觸多了,www.uukanshu.com多少也有些靈通,早就明白過來,今天這局面似乎是兩方人在互相對峙,一方是勳貴們,一方是暗衛,這兩方他們都惹不起,若是不小心說錯話,他們可承擔不起。

見二人神態猶豫,永平侯還以為他們畏懼暗衛權勢,當下不屑地瞥了陳元一眼,說道:“兩位先生切勿憂慮,儘管把結果說出來就是,有本侯在,沒有人能報複你們。”

左邊的鄭老學究本就是依附永平侯吃飯,如今見自家正主說話了,隻得說道:“辯識筆跡,說來隻是小道,其實卻博大精深,晚生二人也不過初入門徑,結果未必穩當。”

永平侯還指望鄭學究立馬說出結果,他已經準備好要發飆了,卻不成想這老東西忽然說出些為自己開解的,不著邊際的話。

他煩躁道:“讓你來就是信得過你,你二人都是精於此道的老先生,這京中再沒人比你兩個更有資格,不要馬馬虎虎,快宣佈結論吧,這兩種筆跡,是不是出於同一人之手?”

鄭學究看看身旁的王學究,臉上有些為難。

王學究明白他的意思,他還要靠永平侯吃飯,若是說出讓永平侯不滿意的話,以後怕是要丟了飯碗。

而他王學究卻是嚴清的人,怎麼說也和暗衛更親近,由他說出來,也能讓鄭學究解脫出來。

王學究當即上前一步,說道:“林大人,侯爺,諸位大人,經我二人查對,這幾封信和那份考卷,實乃出自同一人之手。”

永平侯猛地睜大了眼,脫口道:“怎麼可能!”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