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見所有人都被押過來,陳元讓高峰將賈家人都押去黑獄關押,賈家奴仆眾多,不可能全關進黑獄,陳元讓王寶帶人在府中看守,隻等賈家人罪名確定再做處置。

高峰和王寶各自領命執行。

陳元把王寶叫下,丟給他二十兩銀子,說道:“拿去治傷,剩下的算賞你。”

王寶的臉上還腫得老高,見狀大吃一驚,連忙跪下來,說道:“大人請收回,小的不敢收。”

陳元笑道:“怎麼,在怨我?”

王寶道:“小的做事出了岔子,大人責罰的對,小人不怨大人。”

“是不怨還是不敢怨?”

陳元搖搖頭,說道:“拿著吧,今天拿你做個筏子,效果不錯,算是你的功勞,去做事吧!”

責罰一個兵馬司校尉沒能攔住兩個侯爺,這本就是笑話。

王寶把錢撿起來,重重磕了個頭,叫道:“謝大人賞!”

見陳元點點頭,王寶轉身離開。

陳元和高峰等暗衛中人一起押著賈家眾人回到衙門,一邊吩咐手下力士把賈家人關進黑獄,一邊帶著高峰氣勢洶洶往探訪司走。

剛走到門口,卻見程洛勇已經迎了出來,顯然已經聽說陳元把威國公府查抄的事。

程洛勇見到被上了枷鎖的賈家人,臉上滿是凝重,說道:“張大秋,這是怎麼回事?”

“怎麼回事?”

陳元冷笑道:“就說你探訪司都是廢物,賈家與進京書生的頭子左維明勾結起來,意圖擾亂京中局勢,你程洛勇白查了這幾天,竟然絲毫沒有察覺,我看你這個暗衛千戶也不要做了!”

程洛勇這次沒有發怒,更沒有急著反擊,而是示意高峰先把賈家人押下去。

等人走得光了,這才說道:“張大秋,你自己想死,可彆拉著大家與你陪葬!”

“怎麼說?”

程洛勇道:“我暗衛雖然風光一時,可早就是京中官員和勳貴的眼中釘,隻是一來仗著嚴大人扶持,一來暗衛行事緊密,沒有把柄落於人手。”

“你如今明目張膽構陷一位國公,現在人們還沒回過神來,等他們反應過來,聯合起來針對暗衛,我看你怎麼死!”

那不是正好?

這什麼狗暗衛,早該整整了。

陳元笑道:“程洛勇,你在說什麼,誰說我在構陷賈家,我可是搜到了確鑿的證據。”

“證據?”

程洛勇嗤笑道:“就你偽造的那些信件?”

“咱們都是這行裡的老手,不要跟我打馬虎眼,我探訪司可不是吃素的,要賈家真有什麼信件,我還用等你去搜?”

“你若是把這做證據,嗬,京中能人多得是,被他們認出這是你的偽造,那你可就死無葬身之地,連整個暗衛也要被你連累,被捲進暴風眼中。”

“你還是想好了再說話。”

陳元道:“不要給自己找藉口了,廢物就是廢物,國公府與左維明有勾結,替他在京中聯絡暗中的反賊,必定早就埋下不少隱患。”

“國公府是我抄的,清理神京隱患,我是責無旁貸,從今天起,與書生進京相關的事務,案牘司和探訪司聯合辦理,探訪司在神京內外所有耳目打手,都要服我調動,不可違抗!”

程洛勇原本不想動怒,隻希望能與他好言相勸,讓他明白這件事的嚴重性,此時見他竟然不領情,反而咄咄逼人,一股躁氣立時湧上來。

“張大秋!”

程洛勇喝道:“都這個時候了,你還隻顧自己奪權,你瘋了?!”

陳元瞥了他一眼,直接闖進探訪司,從正堂上取下探訪司的號牌。

探訪司中的番子看得一陣驚疑,不知道這是發生了什麼。

陳辰趕到程洛勇身邊,著急道:“大人!”

程洛勇伸手攔住他,說道:“不用管,讓他鬨吧,我看看他該怎麼收場!”

下午的時候,林清修回來了,滿臉青色,顯然心情很不好。

他正在宮裡向總管彙報事情。

暗衛的大總管同時也是護衛嚴清安全的最大倚仗,因此他一向深處宮中,並不在中央黑獄這裡。

林清修正在向他彙報暗衛的各種事務,忽然來人將二人叫到內閣嚴清面前。

林清修心中滿是疑惑,聽了一會兒這才明白,張大秋竟然直接帶人把威國公府給抄了。

他怎麼敢!

沒上報,沒得到命令,隻憑幾封還不知是不是他自己偽造的信件就敢把堂堂一座國公府給抄了。

他真是膽大包天了!

威國公府被查抄,整個京中勳貴圈立即受到驚動,以永平侯和忠義侯為首,京中五個公府七個侯府一同來見嚴清,要他查清此事,不可任由張大秋胡鬨。 www.uukanshu.com

林清修作為如今在京中的唯一指揮使,在內閣中,當著嚴清和總管的面,被一群公侯好一頓數落,臉面都丟光了。

最後他帶著兩個專擅辨明字跡的老先生,出了皇宮,回到暗衛。

“混賬,誰讓你查抄國公府的!”

林清修一反平常的淡然,暴怒道。

陳元拱手道:“回指揮使大人,屬下在國公府搜到賈穆與左維明的信件,得知他們串通一氣,意圖攪亂京中局勢,為防止事情出現變化,所以臨機專斷,把國公府給抄了。”

林清修盯著陳元,說道:“你搜出來的那些信件,最好是真的,若被髮現那些信不是出自左維明之手,我也保不住你!”

“清者自清。”

陳元淡淡道。

“好,你把信拿來,讓兩位先生辨彆清楚!”

林清修道。

陳元把信交給隨林清修而來的兩個老學究。

兩個老學究把七八張信紙攤開來,擺放在桌案上,快速掃視一遍,說道:“大人,這幾封信,字跡風格統一,用筆剛勁有力,氣韻貫通,的確出自同一人之手,隻是若無對照,還不能確定是否出自那位左相公之手。”

林清修早就料到了,聞言立即道:“兩位先生且在此稍後,我立即派人去取左維明墨寶過來。”

於是吩咐道:“程洛勇,你叫人去禮部走一趟,讓他們取去年雲州府鄉試中左維明的考捲來。”

左維明去年纔剛考的秀才,考卷早就送往神京收藏,正好用來對照筆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