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高峰帶著暗衛的力士們,如同一陣颶風吹進去,所到之處人仰馬翻,整個國公府到處都是吵嚷聲,不像是個大戶人家,倒像是變成了市集。

賈穆,賈積滿臉鐵青色,他們這種公門侯府最將就體面,如今被這麼多官差上門搜箱倒櫃,連內院的夫人小姐們都被趕了出來,可以說是體面全無,就算今天平安度過此劫,以後也成了京中的笑柄了。

永平侯和忠義侯也有些同病相憐,這些年暗衛勢力越來越大,不知多少勳貴之門被破滅,他們心中也都警惕,漸漸明白,他們隻能抱團才能勉強抵抗暗衛勢力的擴張,單打獨鬥隻能漸漸被人吃掉。

所以兩位侯爺才第一時間就趕過來,想靠自己在軍中的一點威望,讓張大秋有些顧忌,誰知對方完全無視他們,甚至當眾給他們一個下馬威。

永平侯道:“張五爺,我倒真有些好奇了,不知五爺可否給我解惑?”

陳元看了他一眼,說道:“請講。”

永平侯道:“五爺心中就這麼篤定朝堂上那位會安定如山,竟然連半點退路都不給自己留?”

“五爺還是要為自己以後做做打算,不要把人都得罪了。”

陳元心中冷笑。

朝堂上那位愛怎樣怎樣,和他有什麼關係,他一個看熱鬨的,當然不嫌事大。

嚴清一黨固然不是什麼好東西,可這些勳貴也沒強到哪裡去,他可沒什麼心理負擔。

陳元冷笑道:“侯爺這是在威脅我?”

“不敢。”

永平侯道:“我是告訴五爺,要學會明哲保身。”

陳元道:“這句話我送還侯爺,你上面那番話,若是我上告給總管大人,就說侯爺妄議首輔大人,侯爺恐怕不會好受。”

“兩位,本官就不奉陪了。”

說著大踏步向著賈穆書房的方向走去。

高峰帶著手下人一陣翻找,結果毫無所獲,心中漸漸著急起來。

這要真是無功而返,老大可就要玩完了。

他有些奇怪,老大不該是這種魯莽的人,聽他來時的口音,應該是有些準備,怎麼到現在還沒拿出來。

高峰正心中奇怪,忽聽得手下人過來報告:“高大人,大人叫你去書房。”

高峰正帶人搜查賈穆夫婦的院子,院中一群婦人丫鬟哭哭啼啼,惹得他心煩,聞言眼睛一亮,立即帶人往書房跑去。

“大人,叫屬下來有何吩咐?”

高峰問道。

陳元指著面前書架,說道:“把它移開,看後面有什麼?”

高峰立即走過去,直接把書架推倒,不知多少古本書籍,名貴瓷器被摔得粉碎,後面一堵粉磚牆壁顯露出來。

牆根上有幾塊磚顯得與彆處不同,似乎被人移動過。

高峰心中一驚,悄悄向陳元看過去,暗中猜測這是不是自家大人剛剛佈置的。

陳元臉上沒有什麼表情,吩咐道:“高峰。”

高峰立即走過去,輕輕把磚拿出來,隨後伸手去牆洞裡掏了幾下,摸到一隻木盒子。

他把木盒子取出來,遞到陳元面前。

陳元將盒子打開,裡面是一疊信件,他把信件拿在手裡,冷笑了兩聲,說道:“走,咱們去看看賈穆還能說什麼。”

說著帶高峰等人又回到前院。

賈穆兄弟和兩位侯爺還在原地等候,見陳元走出來,永平侯微諷道:“張五爺,可是搜出什麼來了?”

陳元不理會他,吩咐道:“高峰,把王寶叫進來。”

很快王寶被叫進來:“大人有何吩咐?”

陳元道:“王寶,帶你的人進府,賈府上下大小人等,全都給我上枷鎖,聽候處置。”

此言一出,賈穆兄弟連同兩個侯爺全都臉色大變。

“張大人,為何要關押我府上老小?”

賈穆叫道。

陳元嗤笑道:“賈穆,這時候了還不見棺材不落淚。”

說著舉起手中信件,說道:“這是什麼?”

賈穆四人連忙湊上前來,隻見信封上寫著:“穆老親啟,學生左維明敬拜。”

賈穆滿臉疑惑:“這是怎麼回事?”

陳元道:“我倒想問你,這左維明是進京書生的大頭領,你和他書信往來,他在信中托你聯絡京中反賊,和他們裡應外合,是也不是?!”

“你血口噴人!”

賈穆也慢慢咂摸出一些味道來,驚怒道:“張大秋,你要陷害我!”

他家中有沒有這些信件,他比誰都清楚,明明沒有,對方卻搜出來了,原因難道還用說嗎?

這奸賊必是因探春之事遷怒於賈府,竟不惜構陷於他。

陳元道:“陷害?”

“這些信都是從你書房中搜出來的,證據確鑿,說什麼陷害。”

“這都是假的,是你偽造的!”

賈穆怒道。UU看書 www.kanshu.com

陳元道:“是不是偽造,自有專人檢查,賈穆,現在你還是跟我走一趟黑獄吧。”

“我不去!”

賈穆嚇得腿都軟了,驚恐道:“我不去黑獄,兩位侯爺救我!”

黑獄是出了名的有進無出,他無論如何也不能進。

陳元神色不善地看向兩位侯爺,問道:“兩位侯爺要趟這個渾水?”

永平侯和忠義侯對視一眼,都有些猶豫。

他們也沒想到,竟然真能搜出東西來,到底是張大秋偽造證據陷害,還是賈穆真與這個左維明有勾結,他們也不敢保證,因此都不敢貿然行動。

忠義侯安撫道:“敬遠,你就先與張大人走一趟吧,你放心,小弟我認識幾位最擅辯識字跡的先生,我這就讓他們去暗衛協同辦案,如果有人想要偽造信件,陷害於你,那真是癡心妄想。”

陳元道:“那真是多謝侯爺,有侯爺的人幫忙辯識字跡,真是再好不過,這樣有些人到時候可就沒話說了。”

“哼!”

永平侯和忠義侯懶得和他答話,甩一甩袍袖就往國公府外走去,心裡盤算著怎麼把賈家撈出來,最重要是怎麼壓一壓暗衛的氣勢,若不然,再這樣下去,他們這些勳貴可就真要任人打壓了。

見最大的兩個倚仗都走了,賈穆和賈積兩個全都瀉下氣來。

內院方向傳來一陣哭聲,暗衛番子們押著國公府眷屬出來了。

見到賈穆二人喪氣模樣,這些賈府眷屬立即明白過來。

威國公府這是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