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賈穆聽說官兵圍了國公府,早就六神無主,周姨娘一陣哭鬨更是讓他頭幾乎炸開,此時聽劉夫人說話,頓時惱起來。

“你還有臉說!”

賈穆怒道:“若不是你平日裡嬌慣探春丫頭,寵得她沒點小姐樣子,她能做出這種事?”

賈穆夫婦兩個平時雖說不上恩愛,可也相敬如賓,賈穆還從沒這樣嗬斥過劉夫人。

劉夫人被他好一頓說,心中委屈難以言表,加上她心中有愧,止不住就落下淚來。

劉夫人的陪房,管家婆子王嬤嬤見自家小姐受了委屈,當即幫腔道:“老爺這話說得不公平,不能因為三姑娘今天闖了禍,就把她以前的好都抹殺了,以前老爺嘴裡還總唸叨,賈家就一個三姑娘最拿的出手,誇獎夫人教女有方,怎麼今天就不認賬了呢?”

周姨娘不樂意了,抹抹眼淚,說道:“王嬤嬤,老爺夫人說話,什麼時候輪到你插嘴了,咱們一碼說一碼,如今官兵都打上門來了,這都是三姑娘害的,現在還提以前那些芝麻小事有意思嗎?”

這個王嬤嬤仗著自己是夫人陪房,往日裡在府中是說一不二,如今她抓到機會,非好好讓她出糗不可。

王嬤嬤嘴上功夫大不如周姨娘,乾瞪著眼,最後乾脆伸手抓住她衣裳,兩人竟然當眾撕打起來,一時間院中亂作一團。

“大兄,你還愣著乾什麼,暗衛的張五爺已經到了外面,還不快去迎接!”

賈穆正氣得渾身發抖,賈家二老爺賈積匆匆忙忙趕進來叫道。

賈穆這才如夢初醒,和賈積一起往前院奔去,也不管後面女人打成什麼樣子。

二人剛趕到前院,就見到陳元倒揹著手站在院中,陳元身邊是板著臉的高峰,身後是殺氣騰騰的暗衛番子。

看到這副架勢,往日裡暗衛抄家滅門的傳言頓時湧上心頭,兩兄弟渾身一陣發軟,勉強迎了上來。

“張大人,這是怎麼回事?”

賈穆問道。

陳元瞥了他一眼,冷笑道:“賈穆,你自己做下的好事,還好意思問我!”

賈穆把堂堂七尺身子彎得不足五尺,誠惶誠恐道:“下官實在不知,還請千戶明示。”

“好一個實在不知,我幾乎被你欺瞞過去,賈穆,你好演技啊!”

賈穆心中更加惶恐,問道:“莫非是小女之事?”

“不孝女闖下這等大禍,下官願受失教之過,暗衛有什麼責罰,下官領受,隻是這事與府中其他人無關,求大人多多寬恕。”

“失教之過?”

陳元道:“賈探春已經招供,賈穆與進京的書生串通,受書生們指使,密謀對付暗衛,本官就是你的第一個目標,幸好本官機敏,這纔沒著你們的道。”

高峰在旁邊聽著,心想老大這不是睜著眼說瞎話嗎,你什麼時候審問過賈探春了。

賈穆不知底細,此時已經被嚇得魂飛天外,半天才叫道:“不可能!”

“什麼不可能!”

陳元逼問道:“難不成你的親生女兒在陷害你?”

賈穆怒道:“張大人,那孽障在哪,下官要和她對質,下官要好好問她,怎麼能做出這等違心棄理的事,竟然敢攀扯自己父親!”

“大兄,息怒!”

賈積安撫道:“五爺,好歹讓我們見見探春,問問她為何這般胡說八道,她所說的絕非實情!”

陳元道:“想見賈探春容易,等會兒你們都去了黑獄,有的是時間給你們父女相見。”

“高峰,帶人進去給我搜,一個角落都不能放過,若是落下了什麼,我唯你是問!”

“是!”

高峰大叫一聲,帶著三十個暗衛力士就要往裡面闖。

“住手!”

大門口傳來一聲大喝,隨即兩個玉帶束腰,頭戴金冠,氣勢昂然的中年人走進來。

賈家兄弟如見救星,連忙迎上去行禮道:“永平侯爺,忠義侯爺,你們總算來了!”

陳元立即明白,這是賈府的兩個故交,永平侯和忠義侯,其中永平侯和賈府是姻親,劉夫人就是永平侯的胞妹。

不同於威國公府已經沒落,這兩個侯府在軍中還有不小的影響力,因此雖然爵位比國公低,可在京中的影響力卻又遠高於賈家。

永平侯劉毅衝陳元拱拱手,說道:“張五爺,有什麼話不能好好說,非要動刀動槍呢,今天就給我個面子,暫且收兵如何?”

陳元沒有回話,反而轉向高峰,問道:“高峰,外面把守的是誰?”

高峯迴道:“兵馬司校尉王寶。

“叫他進來。”

立即有暗衛的力士跑出去把王寶喚進來。

“大人喚小的何事?”

王寶行禮道。

“高峰,掌嘴。”

陳元冷聲道。

高峰先是一愣,但立即反應過來,抓著王寶前襟, www.uukanshu.com左右開弓就是十個嘴巴子。

他回頭看看陳元,見他並沒有叫停下的意思,於是繼續打下去,直打得王寶嘴角崩裂,鮮血直流,這才聽到陳元道:“知道為什麼打你嗎?”

王寶跪下來,嗚咽道:“小的不知。”

陳元道:“今天我把你調過來,你就是我的兵,我說外人不許進,就是不許進,你可明白了?”

說著轉身面向永平侯,說道:“侯爺方纔說什麼?”

永平侯哪還不明白他的意思,立時冷下臉來,沉聲道:“張五爺這是不給面子了?”

陳元笑道:“侯爺這是什麼意思,威國公涉嫌串通進京書生作亂,此事由其親女供出,本官職責所在,不得不來搜查,這裡面毫無個人私情,更不用說臉面。”

“很好。”

永平侯點點頭,說道:“張五爺奉公執法,令人敬佩,隻是,國公府的威嚴可不是隨便什麼人都能踏上一腳的,張五爺可想好了,若是什麼都沒搜出來,你能付出些什麼代價?”

“代價?”陳元嗤笑道:“笑話,本官執行公務,要什麼代價,倒是侯爺你,百般阻攔於我,可是與威國公通同一氣,若是被我搜出罪證,侯爺可願與威國公一同受罰?”

“你!”

永平侯虎目一瞪,就要發作,卻被旁邊的忠義侯拉住。

“你很好,我記住你了!”

永平侯道。

關我屁事,陳元心中暗道,到時候老子拍屁股走人,你自己找暗衛麻煩去吧。

“高峰,進府搜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