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五兒頓時對這些人刮目相看,敢在神京刺殺暗衛高官,這幾個男女真是夠勇敢。

她一路追隨自家姑娘上京,有許多儒門修士同行,面對暗衛的明察暗訪,層層追捕,尚且戰戰兢兢,唯恐一不小心暴露行蹤。

這幾個人在神京暗衛大本營就敢出手,真不知該怎麼形容他們。

五兒叫道:“幾位義士怎麼稱呼,你們膽子真大,佩服。”

賈探春和王書生等人垂頭喪氣地瞥了她一眼,沒有搭理她的精力。

他們因一時莽撞做出這種事,現在有的已經在懊悔,沒後悔的也在自責,哪裡有心情擔當什麼“義士”的稱呼。

五兒見他們精神萎靡,安慰道:“幾位義士不必沮喪,如今天下風雲變幻,奸臣已經風光不了幾時了,等奸臣伏誅,咱們又能得見天日,到時候幾位都是國家的棟梁,必有平步青雲的日子。”

五兒雖然沒什麼見識,可隨著姚映雪以及眾書生上京,一路上,滿耳朵聽到的都是這種話語,不知不覺也學了來,如今脫口而出,竟沒有半點滯礙。

王書生被她嚇得心驚膽戰。

你可彆說了,還閒他們死得不夠徹底嗎,這是哪裡,這可是暗衛黑獄,你這麼明目張膽宣說反嚴的話,就不怕捱打嗎。

不過這女人到底是誰?

王書生向周圍的番子看看,見他們竟像沒聽到剛纔一番話似的,絲毫沒有表示,如果是他說了這種話,現在恐怕早就有人衝上來給他一頓好打了。

“映雪姑娘好演技。”

陳元戲謔道,走了過來,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幾個人與上京的書生串通好,圖謀暗害本官,映雪姑娘據說在書生中頗有名望,難道竟然不知曉此事?”

五兒呆住了。

真的假的,她怎麼不知道呢?

姑娘平時和幾位公子商議事情,雖然不會帶她過去,可其中如果有這幾位,她不該毫無印象啊?

賈探春道:“張大人,我們行事莽撞,被你抓住也就罷了,沒必要什麼事都往我們頭上扣,聯合上京的公子們都是忠義之人,小女子佩服,但小女子並無緣與他們相識。”

五兒點點頭,說道:“這位姐姐是好樣的,你與上京的相公們相比也毫不遜色。”

“狗官,我知道了,你定是要嫁禍於人,這才隨意捏造些罪名給人,彆白費力氣了,我可以證明,他們與聯合上京的書生們並無關聯。”

陳元搖搖頭,說道:“本來我還有幾分懷疑,你既然這麼說,我倒確定了,這幾個人和映雪姑娘你們肯定早就串通了的,要不然,你何必替他們遮掩,為他們開罪。”

“好狗官,你耍我呢!”

五兒罵道:“難不成我還要故意說真和他們有串通?”

這小丫頭脾氣還真糟糕。

陳元笑笑,說道:“姑娘說什麼都沒有用,我自會去查明白。”

“高峰,安排人日夜看守,讓他們不要交頭接耳,免得他們串供。”

高峰答應一聲,立即安排人來看守。

“老大,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高峰有些憂慮,老大這次賭得太大了,這是在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呢。

他心中很不樂觀。

程洛勇雖然看上去有些粗,但既然能在京中任職,他是有些手段的,既然他沒查出什麼來,那說明,這件事八成就是這幾個年輕人不知天高地厚搞出來的。

他不明白,自家大人怎麼就和他們杠上了。最好的選擇就是在剛纔就坡下驢,結果大人一時意氣用事,現在把自己逼上了絕路,若是查不出什麼,他恐怕這輩子都不用再進京了。

陳元道:“帶兩隊人,跟我去威國公府拿人。”

高峰一驚,說道:“不可,到底是國公府,咱們一沒證據,二沒命令,怎麼可擅自闖進府中拿人?”

老大不是氣瘋了吧,要不然怎麼能想出闖進國公府拿人的主意。

陳元道:“不用擔心,等把人拿了,證據會有的。”

高峰心中苦笑。

這種事他也常乾,可那都是對付沒錢沒勢的人,隨便捏造些證據就把人關起來了,可對方是國公府,哪能也這麼乾,威國公雖然沒落了,可這樣家庭,誰沒幾個故交好友,如果無故拿人,那可就捅了馬蜂窩了。

“大人,”高峰道:“要不你再想想?”

陳元看了他一眼,說道:“如果你不想參加,這次你就不要去了。”

高峰身上一顫。

他可不會天真到以為自己說不去就能不去了,

這次如果不去,以後會發生什麼,他可說不準。

高峰道:“屬下這就去找人!”

說完匆匆跑出黑獄。

沒過多久,高峰點齊兩隊三十名暗衛力士,又拿著千戶令牌,去兵馬司調來百名普通官兵。UU看書 shu.com

人馬就整齊排列在暗衛外面的廣場上。

陳元一聲令下,一群人浩浩蕩蕩向威國公府奔去。

陳元帶著人剛離開,京中各王公勳爵,以及大小官員府上就都得到了訊息。

暗衛如今是神京中各府關注的焦點,稍有些風吹草動都能讓京中議論一陣子,更不用說陳元如今帶著百多個人出行,一看就不是小事。

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測是誰家又要倒黴的時候,陳元在威國公府門前停下了。

身後官兵立即把國公府團團圍住,不許裡面的人出來,也不許外面的人進去。

陳元帶著高峰在內暗衛的三十名番子大踏步闖了進去。

國公府中,得知官兵把府邸給圍住了,賈家從主人到仆人都慌了神,各房各院都急急忙忙跑出來,去找賈穆詢問狀況。

“天殺的三丫頭,肯定是她連累了大家,我早就說過,她是個惹禍精,老爺總不聽,還說我是在和夫人置氣,現在好了,全家都要被她害死了!”

賈穆的妾室周姨娘一見面就哭嚷起來。

三姑娘是賈穆正妻劉氏之女,平日裡不論是待遇,還是在府中所受寵愛,都把她自家的女兒給壓下去了,如今好容易三姑娘犯了事,周姨娘終於能出口惡氣了。

劉夫人被她說得滿臉通紅,可事情確是探春做下,她也難逃一個失教之罪,因此也不能發作,隻好問道:“老爺,官兵這是要做什麼,總不成要把咱們都抓去吧,這件事固然是探春不對,可國公府是無辜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