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王書生心中驚慌,眼睛滴溜溜轉,一時看看程洛勇,一時看看林清修,偶爾又偷偷看向陳元,卻立即又把目光移開。

他擔心上面的幾個人哪個萬一不開心,他又要遭受這些天的折磨,因此講起話來磕磕巴巴,好半天才把事情講明白。

原來事情真是他們幾個年輕書生策劃的。

自從酆都城主入京天下大勢變化莫測。

先走雲光公主要和白一然入京的傳聞,又有大周有名的書生聯合上書的事,一時間山雨欲來風滿樓,京中人心思動。

王書生於是動了心思,他隻是個書生,沒有其他辦法參與到這種大事中,去出風頭,就想著與馬上就要入京的書生們聯絡起來,到時候加入進去,一旦成事,他立馬就要名動天下。

可這些書生乾的這是掉腦袋的事,一個個全都隱藏形跡,秘密入京,隻等到了約定的地點彙合,而且為防止被暗衛得知了約定地點,書生們化整為零,三兩個為一約,之後由三兩個彙合成十來個的大隊,隻等到了京城,這才全部彙合完,到時候他們才大張旗鼓進城,全看嚴清有沒有這個膽子,真的敢明目張膽,對他們大開殺戒。

王書生想聯絡他們,談何容易。

王書生嘗試幾次,結果都沒什麼音信,心中鬱悶難以遣發。

眼見著就要有大變局,他卻不能參與其中,這如何能接受。

抑鬱之下,王書生一人在城中閒逛,路過一座窄廟,被廟外一個畏縮老頭纏上。

老頭先是以占卜引誘,王書生好歹是讀書人,對這些民間占卜之類,向來鄙夷,並不聽他蠱惑,老頭見他不入套,不甘心生意就這麼飛掉,於是從懷裡掏出些藥末,自稱是家中祖傳的方子,無論什麼江湖豪傑,一帖藥下去,保管藥倒。

王書生當時並不動心,卻也悄悄記在心上。

回到家後,他搜腸刮肚,思索有沒有什麼機會讓他在這場大變局中乘勢而起,最後還真被他想起一事。

威國公府曾經有意於結交儒士,和誌成書院王家有些交往,王遠還曾做過賈探春的先生,後來雖然賈穆見儒門勢弱,嚴清勢大,有意疏遠儒門,可兩家還是時有往來。

賈探春自幼與王書生相識,因此有時王書生去國公府,兩人也並不避諱,有次兩人談起來,忽然說起被張大秋害死的白清妍一家,自然也就說道被張大秋騙去的白清妍。

王書生感歎一陣,忽然心中一動,想起個主意。

那日離了國公府,王書生急急忙忙就跑去當日的窄廟外,果然又遇到猥瑣老頭。

王書生向他問起當日他說過的那種毒藥,老頭見來了生意,哪裡管他心裡有何打算,更想不到他竟然失心瘋,居然把主意打到暗衛身上。

老頭把自己的藥說得地下無,天上稀,神仙吃了也要晃三晃。

王書生不通修行,又自小生活在神京,不曾經曆什麼殺伐之事,哪裡知道法相修士的厲害。

聽老頭說得這麼厲害,他心中大喜,當即買了兩包。

他倒也並不徹底是個蠢貨,任人說什麼他都信,把藥拿回去,他先找了自家仆人服了一副。

仆人服藥後立時昏睡過去,直像死了一般,任他如何打罵,也沒有半分隻覺,直到第二日清晨,這才漸漸回過神來。

王書生這纔信了老頭的說法,隻道張大秋即便比自家仆人強,可終究是個血肉之軀,這藥能毒倒仆人,就也能毒倒張大秋,縱然藥效弱些,也足夠自己等人結果了他。

心中有了底氣,王書生於是開始說服賈探春與他共同實施計劃。

賈探春自小讀儒門聖賢書,又沒有繼承家業的負擔,少了幾分市儈,卻多了些理想的色彩,立時被他說動。

白清妍每月會去廟中為死去父母消業,賈探春於是趁機去廟中與她“偶遇”,又設法支開張府的仆人,與白清妍獨處,將張大秋害死白家的事講出來。

白清妍先是不信,可架不住賈探春將前情後續,原原本本,講得無比確鑿,又告訴她,此時京中人人皆知,隻是畏於張大秋狠毒,這才無人敢在她面前提起。

白清妍這才相信了她,此後賈探春將心腹丫鬟派到張府,設計刺殺張大秋。

其時張大秋正欲離開雲州府返回神京,結果還沒出江東省就被陳元截殺,

一直到現在。

陳元聽王書生說完,一言不發,臉色平靜如水,看不到絲毫波動。

底下跪著的幾個人,全都惶恐地抬起頭來, www.kanshu.com向陳元看過來,想從他的臉色上看出什麼蛛絲馬跡,結果毫無發現。

程洛勇道:“事情就是這麼個事情,這事與進京的書生沒有半點關係,不過是幾個男女不知天高地厚,竟然生了豹子膽,敢害我暗衛的千戶,其罪當誅,不過這與我探訪司失職無關。”

查出結果的時候他心中也有幾分遺憾,這幾個人竟然真不是張大秋安排的,而且也攀扯不到國公府,若是能藉機把整個國公府都扯進來,他也算是大功一件,現在卻不過抓了幾個青年男女,實在可有可無。

賈穆戰戰兢兢走上前來,拱手道:“張大人,家中出此不孝女,實在有辱門風,隨大人如何處置,下官絕無怨言,隻是賈家向來與暗衛幾位大人交好,對暗衛,對嚴大人絕無不滿之意,這件事賈家毫不知情,望大人明鑒。”

“張大秋,你倒是說句話啊!”

程洛勇見陳元一言不發,暴躁道。

陳元站起身來,先是向林清修行了個禮,問道:“程千戶的調查結果,指揮使大人感覺如何?”

林清修眉頭微皺:“大秋,你要程洛勇給你個交代,他現在給了,你若是不滿意就說出來,問本官做什麼!”

陳元道:“自然要問指揮使大人,大人若覺得下官應該難滿意,那下官不敢不滿意。”

程洛勇怒道:“張大秋,你有什麼不滿意就說出來,何必在此陰陽怪氣!”

“程千戶就拿這麼個結果來敷衍我,還敢說我陰陽怪氣?”

陳元冷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