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說來聽聽,”陳元道:“能做到的話,義不容辭。”

陳元沒敢立即答應。

“林源”說道:“那個妖女現在被我封住了,隻要你把浩然氣從封口傳遞進去,她必死無疑,我要你幫我斬殺了她,這也是你們除妖司的職任不是嗎?”

嗬嗬!

“林源”後面還專門提到除妖司的職責,以此來說服他幫忙,可是如果真是林源當面,憑兩人的交情,拿著除妖司的職責說事,反而是疏遠了。

“林源”太過急切,反而露餡了。

不過他提的要求卻讓陳元疑惑起來。

按照琉璃盞顯示的情況,和陳元自己的推測,眼前的這個“林源”應該就是那個所謂的心魔。

可按照剛纔的故事,心魔的意誌就是為了愛護鬼妖,怎麼會請他殺了鬼妖呢?

莫非剛纔的故事都是胡說,又或者心魔隱藏了什麼關鍵資訊?

陳元道:“原來敬庵已經把鬼妖封住,那就好辦了,我馬上帶她去見大老爺,大老爺執掌金印,可引下煌煌天威,就算不能轟殺此妖,也必能重傷於她。”

“夠了!”

“林源”忽然不可抑製地低吼一聲:“我隻能壓製心魔半刻鐘,沒有時間讓你把人帶走了。”

“而且我儒門浩然氣是鬼祟的剋星,正該你親自出手纔是。”

眼見著他狀態有些不穩定,陳元不敢再勉強,安撫道:“敬庵既然這麼說了,我隻好從命,現在就麻煩你把那妖女帶出來吧。”

“林源”揮揮手,一把圈椅從屋內飛出來,裡面坐著個素衣女子。

陳元朝女子看了眼,臉色不由一變。

女子看面目竟與春桃有九分相似,再想到春桃臉面被人剝去,陳元立即明白髮生了什麼。

“敬庵,半年來平陽縣發生的這些慘案你都知道?”

“林源”道:“我也沒有辦法,我所有的精力都用來和心魔爭鬥,把心魔壓製住,我還能有餘力約束這妖女,偶爾心魔掙脫束縛,妖女就逃脫出去,做出這種種慘事。”

陳元細細去打量鬼妖,隻見她眉心處釘了一支簪子,簪子將她的心神封住,整個人僵在椅子裡。

他偷偷把琉璃盞移過來,再看時卻不由得一怔。

圈椅中的鬼妖,周身竟也是籠罩著兩團氣,一團顏色稍明亮些,但勢力極弱,另一團卻幾乎是一片濁暗,勢力很強,差不多把前者整個包裹起來。

這倒還罷了,最讓陳元注目的是,在鬼妖的因果線中,有一條極明亮的金線纏在她腳腕上,另一端卻伸向地下。

這種情況陳元還從沒見過。

又是雙魂?

陳元在鬼妖和林源之前來回巡視幾次。

“中陽出手吧。”

“林源”把一本義衡經給陳元,說道:“誦經,引浩然氣注入髮簪,鬼妖邪祟之體,受浩然氣衝擊,必死無疑。”

陳元看向髮簪。

琉璃盞昏黃燈光照射下,髮簪和鬼妖之間的因果清晰可見,代表凶險的黑色絲線如同蛛絲一般纏繞著鬼妖。

但是從氣運上看,這些絲線不偏不倚,全都纏繞在那稍微明亮而勢弱的氣上。

心魔不是要殺死鬼妖,而是要殺死她的一部分。

陳元一下子明白過來。

“為什麼還不動手?!”

“林源”冷聲道,他似乎已經無法維持溫和的假象,本質中的暴躁和凶狠暴露出來。

那團纏繞著月白色的氣又一次徒勞的掙紮起來,想要掙脫黑氣的束縛。

陳元心中念頭急轉,思索脫身之法。

根據他的經驗,鬼妖身體周圍這兩團氣,多半是代表鬼妖的善性和惡性。

鬼妖給林源植入了心魔,讓他產生出一個魔頭來。

可不知怎麼的,她自己竟也產生了一個好的意識出來。

心魔此番不過是想借他的手,除掉鬼妖的善性。

他猜測,鬼妖的善性應該和林源相近親,惡性卻與心魔聯合。

這兩個人的關係還真複雜!

情況很明白了,他不可能聽從心魔的命令殺了善性,這樣他沒了利用價值,心魔絕不會放過他。

但他又不能反抗。

看心魔現在這種隨時可能失控的狀態,一旦他說個不字,心魔恐怕會立即出手。

拒絕又不行,聽從又不行,陳元心中一橫,想著乾脆打他個措手不及!

他把手中的義衡經翻開,笑道:“現在就開始。”

他乾咳兩聲,就要開始唸誦經書,心魔心中關切,不自覺往前湊上兩步。

忽然一盞古燈出現在空中,一時間院中光芒大作。

心魔彷彿渾身被燒著一般,驚叫一聲。

“去!”

陳元話音剛落,一黑一白兩條小蛇從他手中激射而出,一條飛向心魔,另一條卻飛向鬼妖腳下的那條金線。

這種危急時刻,有變數纔可能有機會。

這條金線是他從沒見過的,說不定會有什麼收穫。

陰陽二氣無所不刷。UU看書 www.shu.com

陰氣飛向心魔,在他身周氣運上隻一繞,氣運頓時降低一截。

此消彼長之下,另一團氣頓時掙紮出來。

“中陽快走,去紅山書院,告訴王桐山長!”

林源叫喊道。

他話剛說完,黑氣一漲,再次將他壓製住。

陳元沒等林源提醒,在他將琉璃盞由暗轉明,並且放出陰陽二氣的時候,就已經向相反的方向跑去了。

雖然很希望能把林源救出來,可是在這種情勢下,他自己能不能跑掉都還是問題,哪有餘力再去救人。

陳元沒跑出幾步,就聽背後一陣呼嘯聲,下一刻巨大的力量襲來。

琉璃盞燈光一陣閃爍,隨即被撲滅。

殘餘的力量打在陳元身上,把他打得飛了出去。

所幸這股力量經琉璃盞削弱,已經是強弩之末,因此倒沒有受傷。

陳元翻身爬起,隻見心魔正慢慢走來。

“我小瞧你了!”

心魔讚歎地盯著陳元。

差一點就真被這小子跑掉了,他才修行了半年,竟然就有了這種境界,真是不可思議。

心魔細細打量著陳元。

他好像真的發現了什麼了不得的東西。

“啊!”

院子裡傳來一聲驚叫,把兩人的目光都吸引回去。

“快帶我走,來不及了,快帶我走!”

鬼妖驚慌地叫道。

心魔頓時變了臉色。

陳元雖然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是通過琉璃盞,他看到鬼妖腳腕上的金線發出了光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