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暗衛四司都有自己的正堂,按慣例,當值的千戶坐班正堂,處理事務。

程洛勇來到探訪司的時候,陳元就坐在正堂上。

程洛勇怒不可遏,說道:“張大秋,你又發什麼瘋?!”

“探訪司一個個都是廢物,乾脆撤掉算了!”

陳元冷聲道。

探訪司中不管是值夜的,還是得到訊息新趕來的百戶和旗官,全都嘩然。

陳元這話簡直是莫大的侮辱,幾乎等於往他們頭上丟屎尿,這誰能忍。

程洛勇盯著他,沉聲道:“張大秋,你最好能解釋清楚你這話,要不然,就算是被護城大陣擊死,我也要顯出法相,殺了你這廝!”

陳元看向高峰。

高峰心領神會,從後面扯出兩個書生丟在前面。

“你們這幫廢物平日裡都在做什麼!”

陳元叫道:“總管大人讓你們瓦解書生進京,你們毫無進展不說,反讓這班書生的勢力摸到京城來了,不僅如此,甚至都刺殺到本大人頭上,程洛勇,你這探訪司千戶不要做了!”

程洛勇這一驚非同小可,說道:“不可能,京中書院,我探訪司全都一一查清,並無人與外界有什麼聯絡,你不要血口噴人!”

“你若不查,我還少罵你兩句,既然查了,卻什麼都查不到,不是廢物是什麼!”

陳元道:“這兩人都是馬行街誌成書院的人,竟然算計到我頭上,要來行刺,查,查,你都查了個屁!”

程洛勇一時語塞,他都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呢,就見陳元帶兩個書生來問罪。

若真如陳元所說,這兩人是誌成書院的人,並且與城外的書生有聯絡,共同策劃刺殺張大秋,那他探訪司真可以說是極大的失職。

程洛勇憋紅了臉,說道:“張大秋,你少罵罵咧咧,這事若真像你所說,與上京的書生們有關,我探訪司必定給你個交代,來人,把這兩個給我帶下去,好好拷打,務必讓他們把主謀交代出來。”

當即有兩個探訪司旗官走出來,要把兩個書生押下去拷問。

“且慢!”

陳元道:“你這就想把他們要走?”

程洛勇皺眉道:“不將他兩個要走,我怎麼拷問?”

陳元冷笑道:“程洛勇,真以為我還信得過你們這班廢物?”

“你們要是有用,今天也輪不到我來提點你們,這件案子,我要親自處理!”

程洛勇吃了一驚,暗道,原來這纔是他的目的。

“書生上京的案子總管交由我探訪司處理,何時輪到你插手!”

陳元笑道:“總管是交給了你們,可你們不中用啊,那就彆怪我不信你們,而且我又是這件事的當事人,交給我處理,名正言順!”

“為處理案情,從今以後,探訪司佈置在各處的探子,探訪司手下的暗衛打手,見我印信,應當視同探訪司千戶,不得推諉!”

“白日做夢!”

程洛勇怒道:“原來你是打得這個主意,那你想的未免太好了,這兩個書生是不是你自己安排下,賊喊捉賊還說不準呢,就想插手我探訪司的事務,奪我程洛勇的權,你有這個本事嗎?”

陳元無所謂道:“程千戶既然懷疑我,那你去查好了,看看是不是我安排了他們,如果不是我安排的,嘿嘿,那就彆怪我去總管大人面前告你一狀,一告你探訪司辦事不力,有等同於無,不如撤掉,二告你汙衊同僚,該受嚴懲。”

程洛勇一心認定,這定是張大秋詐自己,推兩個身份不明的書生出來,想以小博大,插手探訪司的事務,若是他被嚇到了,不敢去總管面前對質,輕易被他拿捏住,以後豈非處處受製。

“不提總管大人倒還罷了。”

程洛勇道:“既然提到總管,我也正想告你一狀,這兩天你屢次挑釁我都忍下了,如今你竟然變本加厲,設計構陷於我,我正要與你去總管面前對質!”

“走,去見總管!”

說著抓住陳元手腕,向外拉扯,剛轉過身來,卻忽然頓住了。

探訪司門口不知什麼時候站了個人,身形修長,面容清瘦,約摸五十來歲年紀,眉毛卻已經花白,像兩把脫了葉的掃帚掛在眼上。

正是探訪司指揮使林清修。

“見過指揮使大人!”

堂上眾人全都恭敬行禮,陳元也跟著彎了下腰。

“聽說你們要去見總管?”

林清修平淡說道:“兩位的事如此緊急,如此重要,總管恐怕不能裁決,明日清晨我要進宮去見嚴大人,不如就把你兩個也帶去,

請嚴大人親自為二位開解如何?”

程洛勇心中一顫,忙道:“不敢!”

“不敢?”

林清修冷笑兩聲,說道:“我看你是大敢而特敢,因為這等小事就要深夜去見總管,還有什麼你不敢做的,你兩個都是我暗衛的千戶, www.uukanshu.com卻這般吵吵嚷嚷,成何體統!”

一頓話訓得程洛勇不敢作聲。

林清修看向陳元:“把那兩個書生交給程洛勇,讓他去查,你不用管了。”

陳元見他進來就把程洛勇大罵一頓,早就猜到他的用意,所謂雷聲大則雨點小,從來如此。

他也不意外,說道:“四位指揮使雖則各自轄製一司,可指揮使卻是四司共同的指揮使,大人未免太偏心了?”

林清修道:“大秋,我很瞭解你,有野心是好的,隻是不可急躁,急躁難成,這次是你做得過了,四司各有職事,你上來就要接管探訪司的事務,手未免伸得太長了,讓程洛勇去辦,三天內必給你一個交代,不要鬨。”

林清修的語氣很平淡,卻自有股不可違拗的威嚴。

高峰擔憂地看向自家老大,擔心他和指揮使硬頂,這放在以前的張大秋身上自然不可能,可自從他從雲州府回來,卻彷彿換了個人,高峰還真拿不準。

陳元笑道:“指揮使既然這麼說了,屬下自然不敢違抗,可三天後,程大人若不能給屬下一個滿意的交代,希望指揮使不要怪屬下自作主張。”

“哼!”

程洛勇不屑道:“張大秋,你也太小瞧我探訪司了,有犯人在手,就算對方是上天入地的神怪,我探訪司也能給他揪出來,否則,我程洛勇這顆頭摘下來給你。”

“隻是,若真被我發現這兩人是你安排的,嘿,張大秋,摸摸你的脖子,看它有沒有我的斬神刀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