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王、於兩個書生在陳元醒過來的時候就已經嚇傻了,兩個人拚儘全力,用刀去砍,都不能傷到對方分毫,這就是武道修士的境界嗎?

至於陳元為什麼沒有被藥毒倒,究竟是根本沒把藥服下,還是藥沒效果,他們更是完全不通。

二人現在已經徹底沒了剛纔的野心,想得都是往日聽到的暗衛黑獄傳聞,此時聽到白清妍把事情攬到自己身上,忙跟著叫道:“大人明鑒啊,小生也是一時糊塗,被這個女人蠱惑了,竟然膽大包天來刺殺大人,大人開恩啊,小生今生今世唯大人馬首是瞻!”

陳元心中冷笑,這種人他可看不上。

他現在是徹底明白了,這件事真就徹頭徹尾是場鬨劇。

他之前猜測的那些,什麼大勢力,什麼能毒倒法相境的毒藥,全都是子虛烏有的事,這件事八成就是幾個滿腦子虛幻想法,而又對武道修士毫無瞭解的書生搞出來的破事。

這幾人自以為秘寶的所謂毒藥,連這具分身都毒不過,頂多對三四竅穴的武者有用,他們竟然想用它來對付法相的張大秋,這種人,隻能說是瘋了。

陳元不理會王、於兩個,而是看向白清妍,笑道:“娘子,你說此事該如何收場?”

白清妍恨聲道:“不用你假惺惺,我自己動手就好!”

說著拔出手中匕首,向自己脖子上刺過去。

陳元隨手將匕首打掉,說道:“你可不能死,這件事因你而起,若不讓你看看,因為你的緣故,有多少人會死在這次事件中,豈不是便宜了你?”

白清妍眼瞪得都要裂開,狀若瘋魔地叫道:“張大秋,你有什麼怨恨儘管衝著我來,何必傷害那些無辜之人!”

“無辜之人?”

陳元道:“未必吧?你縱有殺我之心,可是既無才知,又無勇氣,若無他人在旁挑唆籌劃,恐怕你也走不出這一步。”

說著陳元走出院子,先是將真身與分身彙合,隨後高叫一聲,很快有幾道黑影從外面飛馳過來,打頭的正是高峰。

陳元示意高峰把房內的兩個書生關押好。

高峰照做了,隨後看看白清妍,疑問地看向陳元。

陳元道:“讓人在院子外面守著,從今天起,夫人不得離開院子,讓伺候的人看好夫人,不要讓她出事。”

聽到陳元的安排,白清妍渾身一軟,倒了下來,隻覺天旋地轉,一時間竟不知自己所在何方。

她心中隻有一個念頭。

完了!

從今以後,死又死不得,活也活不成,餘下的生命就隻剩下折磨了!

處理完院中的事,陳元問道:“外面有沒有什麼情況?”

高峰道:“方纔老大你喊我們進來,後門處有他們兩個同夥聽到後,匆匆離去了,老大吩咐過不許阻攔他們,我已經派人跟上去了,等會兒就會有訊息傳回來。”

說著有把後門處兩個婆子被殺的事講出來。

陳元臉色一冷,說道:“如此濫殺無辜,你就在旁看著?”

高峰躬身道:“大人吩咐,若無大人命令,屬下等不可出面,再說了,兩個婆子而已,與大人的事比起來,值當什麼。”

嗯?

陳元新奇地看向高峰,良久,伸手拍拍他的肩膀,說道:“我的府上,縱然是一隻貓兒狗兒,也由不得他人處置。”

高峰感覺渾身一陣痠麻。

大人拍在他肩膀上這兩下並不甚重,力道卻極為巧妙,帶著一種奇特的震盪,讓他由皮肉到骨髓都有種酥麻,彷彿渾身力氣都被瀉掉。

高峰身子一軟,差點摔倒。

他知道自家大人這是生氣了,不敢辯駁,退到陳元身後伺候著。

過了大概半個時辰,從外面跑進來兩個番子,報道:“回稟大人,屬下跟隨兩人,其中有個女人去了威國公府,另外一個秀才模樣的男人去了馬行街的誌成書院。”

高峰眼光一閃,興奮道:“威國公府?竟然有條大魚!”

“老大,我這就帶人去威國公府抓人!”

“不用。”

陳元笑道:“要抓的人跑不了,咱們去找探訪司算賬。”

他可再清楚不過了,這裡面哪有什麼大魚,估計就幾個年輕公子小姐的正義扮演而已。

威國公府那邊,頂多就把那位三姑娘捉來,至於誌成書院,嗬,京中的書院算什麼書院,估計書院山長知道了這事,自己就要把跑掉的書生綁來請罪了。

現在去抓人也不過是抓幾個小魚小蝦,沒什麼用,再說了,

他也沒興趣為難這幾個人,說到底,他們是想殺張大秋,關他陳元什麼事,藉機去探訪司找找麻煩纔是正經。

說著,陳元帶上高峰等案牘司番子,押著兩個書生,浩浩蕩蕩向黑獄走去。

進了黑獄,陳元等人也不去案牘司,UU看書 www.shu.com而是直接氣勢洶洶往探訪司闖。

探訪司晚間值守的番子見他們來意不善,連忙迎上來,問道:“五爺,這麼晚何事勞動大駕?”

陳元瞥了他一眼,說道:“去把你們千戶叫來。”

探訪司番子為難道:“五爺,你看,這都已經深夜了,我家大人多日奔波,好容易回去一趟,這麼晚去打擾他不好吧,您要有什麼事就跟我說,小的一定給五爺辦好。”

陳元看了高峰一眼。

高峰心領神會,一步跨出去,抓住對方前襟就是兩個嘴巴。

“你算個屁!”

高峰道:“我家大人說要找程洛勇,就要找程洛勇,你也配和我家大人接話?”

“快去把他叫來!”

那名探訪司番子被打懵了。

暗衛四司暗中雖然各有齟齬,可明面上還是講些體面的,這張五爺到底怎麼回事,這兩天怎麼接連對探訪司出手,而且看他大晚上帶著這些人闖進來,恐怕所圖不小。

那名番子不敢耽擱,連忙往外走去找程洛勇。

半路上,他隨手拉過外面蹲守的兩個老頭,說道:“勞煩你們兩位,哪一位有空,請往公侯巷去找我家指揮使大人,就說案牘司張大鞦韆戶瘋了,要找咱們探訪司麻煩,請指揮使大人來主持公道。”

看今晚這局面,程大人和張大秋說不定會打起來,若無指揮使在場,恐怕會鎮不住場面,到時候鬨出什麼大亂子,可就不好收場了。

囑咐完兩個老頭,番子匆匆向程洛勇府邸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