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白清妍奮力掙紮,叫道:“你彆攔我,我要殺了這狗賊,給爹孃報仇!”

等到大仇得報,也就是她死的日子,這些年委身仇人,這種恥辱,非死無法洗清!

翠兒摟著她的腰,把她往後拖去,說道:“你冷靜點,這狗賊就算被藥倒了,可終究是修行中人,以咱們兩個手無縛雞之力的弱女子,就算用刀刺他,也傷不了他,反倒可能把他驚醒,你在這等著,我去外面叫人,管保給你報仇!”

白清妍不再掙紮。

翠兒連忙跑出去,看守後門的婆子們不敢攔她,連忙給她開了門,卻見翠兒在門口咳嗽兩聲,從黑暗中走過來三個秀才模樣的男人。

守門的兩個婆子嚇壞了。

她們隻道翠兒要出去辦事,哪裡想到對方竟然叫出三個男人,若是被三個男人闖進府去,她們哪裡還有活路。

婆子慌道:“翠兒姑娘,這是什麼說法,可不行往府裡帶人啊!”

她話剛說完,卻見打頭的書生一步跨過來,一刀插進婆子胸口,婆子張嘴要叫,卻被書生捂住嘴,沒多久就斷了氣息。

另外的婆子見事不妙,轉身就要逃走,卻被剩下的兩個書生趕上來扯住,拿刀在頸子上一抹,血噴出丈高,婆子驚恐地張大了眼,手哆嗦著去攀旁邊的門板,卻沒抓穩,斜著倒了下去,很快也沒了氣息。

這一番變故嚇傻了翠兒。

半晌她纔回過神來,叫道:“乾嘛殺了她們,你們把她捆在這裡,自己進去不就行了,怎麼濫殺無辜!”

當先的書生說道:“翠兒姑娘好沒分曉,這兩個婆子都知道是翠兒姑娘放我們進來的,若不殺她,事後查起來了,豈不是被她供出來了,若因此查到三姑娘那裡,你擔待得起?”

翠兒被說得啞口無言,可總覺得事情不太對。

她知道這人說得有理,可這兩個婆子終究是無辜之人,就這麼殺了人家,自己等人與暗衛的惡賊又有什麼不一樣呢?

不對翠兒回過身來,當先的書生安排道:“劉老弟,你和翠兒姑娘在這裡掩藏屍體,順便把守門關,如果有什麼意外,立即想辦法通知我和於兄,我們進去殺那惡賊。”

“劉老弟”應承道:“王兄,於兄速去,這裡不需操心!”

王、於二位書生立即向府中奔去。

府內地形他們早就被翠兒說得爛熟,沒有半點耽擱,很快就到了張大秋夫婦所在的院子。

走進屋裡,二人立即看到躺在床上昏睡的張大秋,以及立在床邊的白清妍。

兩人見到白清妍,俱都眼睛一亮。

早聽說這位白姑娘是少有的美人兒,真是名不虛傳,張大秋這狗賊真是好福氣,不過他的好運也到頭了,今天他們二人就要結果了他,等日後公主進京,各地書生也聯名彈劾奸*相倒台了,皇帝也重新掌握神器,就憑藉今天的壯舉,他們就能搏一個大大的美名,高官厚祿也唾手可得,到時候自己二人的權勢比之今天的張大秋又不知高到哪裡去。

以你一個張大秋,換我二人的錦繡前程,也不算辱沒了你!

白清妍見屋裡忽然闖進來兩個男人,雖然知道必是翠兒找來的幫手,可見他二人一進屋就盯著自己看個不停,心中還是有些不安,於是遠遠問道:“可是翠兒的幫手?”

王書生道:“白姑娘不必害怕,我二人今天隻誅殺奸賊,姑娘是誅殺奸賊的大功臣,以後的生計就包在我二人身上,姑娘不需憂慮。”

白清妍心中淒苦,想道,我還有什麼好憂慮的呢,為人子女,卻多年來殷勤侍奉破家滅門的仇人,這是不孝,張大秋雖是仇人,可終究是自己夫君,自己卻引人來殺他,這是不忠。

這等不忠不孝的女人,還有什麼臉面活在世上,等今天事了,自己就一條繩子吊死了,倒也乾乾淨淨。

王、於兩個書生不知道白清妍心事,此時全副注意力已經放在床上的張大秋身上。

自己二人的富貴就全在他身上了!

一想到這裡,二人連鼻息都粗重起來,雙雙提起刀,向床邊走去。

眼看著張大秋在床上昏昏沉睡,全然不知自己已經危在旦夕,白清妍莫名地想起了二人往日的點滴。

張大秋不管在外人眼裡如何跋扈殘忍,對她卻委實百依百順。

白清妍心中一顫,莫名地有了幾分不忍,脫口道:“

且慢!”

王、於二書生奇怪地回過頭來:“白姑娘有什麼話?”

白清妍一時啞然,半晌才軟弱道:“一定要殺他嗎?”

二書生心裡隻想罵人。

好個沒見識的混賬女人, www.kanshu.com白長了一副好姿色,卻原來是個草包。

王書生怒道:“姑娘難不成以為我二人是來玩耍的,這奸賊是嚴清大奸臣的鷹犬幫凶,為大奸臣害了不知多少人,不殺他怎能平我等心中之恨!”

“他也是姑孃的大仇,姑娘難不成真愛上他了?”

白清妍一時無語,不敢再說話,隻好退到一邊。

兩個書生提著刀走到床邊,對視一眼,齊齊舉刀向陳元頭上砍去。

隻聽璫的一聲,二人隻覺手中的刀巨震,幾乎脫手而出。

兩人定睛看去,卻發現刀並沒有砍在張大秋頭上,而是被隻手握住了。

兩人刀砍在手上,竟連層皮都沒有砍破。

再向下看去,卻發現原本昏睡的張大秋,不知什麼時候已經睜開了眼,正戲謔地看著兩人。

兩人頓時驚出一身冷汗,連忙抽刀後退,卻發現刀似乎被焊住一般,絲毫動彈不得。

兩人使出全身力氣,想要把刀收回來,卻發現對面相持的力道忽然消失,兩個人被晃得倒飛出去,撲撲兩聲,摔倒在地上。

陳元從床上坐起來,笑道:“好熱鬨啊!”

隨即看向白清妍,問道:“娘子,這二位是你的客人?”

白清妍見他從床上坐起來,早就嚇得渾身僵住,如今聽他說話,卻不知哪裡來的勇氣,咬牙道:“張大秋,你彆裝模作樣了,沒錯,他們是我找來的,是我要他們殺你的,你害我一家老小性命,害我做個不忠不孝的女人,我恨不得立即讓你死無葬身之地,你殺了我吧!”

點擊下載最好用的追書app,好多讀者用這個來朗讀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