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白清妍感覺眼前的張大秋有些不同了。

到底哪裡不同,她用了好久才意識到,那就是他少了那種彷彿要把眼睛長在她身上,每次呼吸都想要把她化成香氣吸進自己身體中的熱切。

她心中暗自慶幸。

這是恩愛漸衰的表現,現在還隻是衰退,等過陣子他對自己的情感徹底冷淡,恐怕就是想請他,也難得請到了。

趁著他現在還有情感,自己對他還有影響,正好實施計劃,把他送走,他因為愛慕自己,而害了她一家老小性命,現在也讓他死在這份愛慕之下,正是天運循環,報應不爽。

於是她表現越發殷勤起來,不停地勸舊勸菜。

陳元來者不拒,酒照喝,菜照吃,反正這些酒菜白清妍也同吃,他不擔心裡面有毒。

酒過三巡後,白清妍偷眼去看陳元,見他已經有幾分醉態,說道:“呀,我竟忘了,該死,該死!”

見陳元奇怪地看向自己,白清妍道:“妾身親手給相公煮了一道珍珠翡翠湯,方纔淨顧著吃喝,竟然記不得了,妾身這就去看看湯好了沒。”

陳元嗬嗬笑道:“快去,快去,讓我試試娘子的手藝。”

白清妍連忙轉去隔壁茶房,茶房的火爐上煲著一鍋湯,翠兒就守在火爐旁邊。

見到白清妍走進來,翠兒點點頭,示意她已經把藥下好。

白清妍親手將湯盛好,隨即款款走進內室。

“相公,嚐嚐妾身的手藝。”

白清妍把湯舀進小碗,端到陳元面前,說道。

果然下了藥。

陳元五感強大,早就聞到淡淡的藥味,裡面的藥也並不稀奇,不過是常見的草藥,縱然有些毒性,也頂多用來對付普通人,或者低級的修士,用來對付法相境高人是不是有些草率了?

就這?

陳元有點不敢相信。

他把碗端起來,裝模作樣嗅一嗅,說道:“娘子,怎麼有些藥味?”

白清妍心臟猛地一跳,幾乎喘不過氣來,強笑道:“相公這麼辛苦,妾身去藥房抓了些滋補的藥材,也一起煮進去,叫相公見笑了。”

陳元笑道:“娘子何時懂醫術了,竟然還會滋補?”

“都是些尋常的人蔘,當歸之類藥材,算不得什麼。”

白清妍不敢讓他再問下去了,連忙道:“相公快嚐嚐,味道怎麼樣,若是還喝的慣,以後妾身每天煮給相公喝。”

那可沒福消受…

陳元心中吐槽,隨手將碗端起來,用勺子舀了一勺就要往嘴裡送,卻忽然停下來道:“不對。”

“怎麼不對?”

白清妍臉色一陣發白。

陳元笑道:“我家人丁單薄,這麼大一個府邸,平日裡就靠娘子一人操持,娘子又無修為,豈不比我更辛勞,這第一碗還是娘子喝了吧,好補補身子。”

白清妍哪裡敢喝,忙道:“相公是一家之主,豈有妾身先享用的道理。”

“你我夫妻,這裡又無外人,哪裡要在乎這些規矩,娘子不要推辭了。”

白清妍咬咬牙,說道:“相公見諒,妾身近來身體不大好,有些虛不受補,還是相公自用吧。”

陳元把碗放下,關切道:“娘子身子不好?可喚太醫來看過?”

白清妍見他把碗放下了,急道:“妾身沒有大礙,相公不用擔心,還是先把湯喝了,要不等會涼了就不好了。”

說著端起碗來,就要親手喂他喝湯。

陳元見她一副“大郎,喝藥了”的架勢,連忙把碗接過來,笑道:“不勞娘子,我自己來。”

說著把碗湊到嘴邊。

白清妍見他就要把湯喝下去,心臟砰砰跳得厲害。

卻見他忽然又把碗放下,說道:“娘子恕罪,肚中不爽利,我去去就來。”

說著竟然就跑了出去。

白清妍目瞪口呆,一時間不知所措。

陳元走出屋子,找到廁所跑了進去。

雖然他相信這世上沒有什麼毒藥能害了法相境,可對方煞有介事地用藥來暗算他,為防萬一,還是做些防範好。

陳元分出一道元氣,化成分身重新進去,自己卻躲在院子裡,幸好丫鬟們都已經被支開,倒不用怕被人發現。

白清妍見他去而複返,心情漸漸平靜下來。

陳元這次沒再遲疑,直接端起碗來一飲而儘,讚歎道:“娘子好手藝,喝下去唇齒留香,再來點!”

“啊!”

白清妍見事情這麼順利,一時不敢相信,

連忙道:“有的是,我再給相公盛好。”

說完又給陳元盛了一碗,陳元再次一飲而儘。

連著吃了三碗,陳元這才停下來,摸著肚子打個飽嗝。

“相公感覺怎麼樣?”

白清妍緊張地問道。UU看書 www.uukanshu.com

陳元笑道:“感覺怎樣?”

“好喝,娘子以後每天給我煮。”

就這?

白清妍腦袋一陣發麻,難道藥是假的?

“還有嗎,其他感覺?”

陳元假意思索一陣,說道:“頭有些暈,看來是吃得太飽犯困了,娘子,咱們這就睡吧。”

說著站起來要去攙白清妍,卻忽然踉蹌一下,差點跌倒下去。

陳元搖搖頭,說道:“奇怪,今日怎麼如此不濟,才喝了幾杯酒,竟然就醉了。”

藥生效了!

白清妍心中升起巨大的驚喜,眼見著陳元踉踉蹌蹌走向床榻,轟然倒了上去。

白清妍走到床邊,試探問道:“夫君?”

陳元斜躺在床上,模模糊糊“嗯”了一聲,眼見已經迷糊了。

白清妍放心下來,恨聲道:“張大秋,還記得我爹爹和我娘嗎?”

“記得。”

陳元似醒非醒道:“我去門上求親,他竟然瞧我不起,我乾脆使些計策,打發了他們,哼,自家生命都不能保全,反而連累家人,他們若在我面前,我倒要問問他們,他們有什麼資格瞧我不起。”

白清妍聽得目眥欲裂。

雖然早聽翠兒講過,可此時聽張大秋親自說起,一想到自己這麼些年竟然委身此人,曲意逢迎,若爹孃在天有靈,他們的魂魄恐怕不能一日安息。

白清妍撲到床上,從枕下抓出一把匕首,鏘的一聲將匕首拔出來,就要向陳元身上刺去。

“姑娘不可!”

翠兒連忙跑過來把她攔下。

點擊下載最好用的追書app,好多讀者用這個來朗讀聽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