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翠兒側耳聽著,等陳元等人走遠了,腳下一個踉蹌,差點跌倒。

乖乖!

他發現我了!

翠兒心臟直跳,幾乎要從胸口跳出來。

小姐為了那件大事,使計策把她賣進張府去和白夫人接觸,當天大奸賊回府,白夫人心虛,不敢獨自去見他,就央著她同去,她就隨著一同去了書房。

哪裡知道,今天他就來了國公府,還在府中見到了她,這可如何是好?

翠兒心慌地不能思考,趕緊加快腳步,走進內院,她在內院一陣穿行,最後進了一處院子。

“姑娘,麻煩大啦!”

翠兒剛進院子就大叫起來。

從屋裡走出來一個女子,身材細條,俊眼修眉,極有神采。

“鬼叫什麼,進來說話!”

三姑娘嗬斥道,隨即把翠兒帶進屋裡,又將裡面的小丫鬟們打發走。

“什麼麻煩了?”

翠兒於是將方纔遇到張大秋的事講出來,惶恐道:“姑娘,他該不會識破咱們了吧?”

一想到傳說中暗衛的殘暴,想到據說深埋地下,不見天日的黑獄,翠兒就止不住地發抖。

三姑娘也有些慌了,但她還能自持,想了想,說道:“你放心吧,他沒發現你,以暗衛的行事作風,若是他真發現了你,還能放你回來麼,恐怕連我也被捉走了,你一個小丫鬟,想來他從沒把你放在眼裡,所以根本認不出,你定下心來,咱們的計劃還要繼續進行下去!”

“還繼續啊!”

翠兒不情願道:“姑娘,你好好的富貴小姐不做,乾嘛和這般賊人過不去啊,若是被老爺知道了,奴婢自然不用說,多半就打死了事,姑娘你恐怕也不好過。”

三姑娘蛾眉一豎,嗬斥道:“這是說的什麼話,既然開始了,哪有半途而廢的道理,這群暗衛番子甘心做奸臣爪牙,陷害忠良不說,現在有要迫害天下學子,咱們雖是女兒家,可既然讀了聖賢書,怎能毫無作為!”

翠兒說不過她,嘴裡隻是囁嚅兩下,終究沒說出什麼來。

三姑娘道:“彆猶豫了,聽我的就是,藥你拿來了嗎?”

翠兒連忙將手中包袱揭開,取出裡面一包藥末,說道:“奴婢依小姐吩咐,去城南破廟供桌上,擺放下三上一四碗米飯,又在最上面米飯裡插上一支筷子,隨後奴婢就在廟中等候,果然沒過多久,從廟外就進來個年輕秀才,將米飯上的筷子取走。”

“奴婢把姑孃的意思告訴他,說要再取一份藥,那秀才就把藥給了奴婢。”

三姑娘點點頭,說道:“他還說什麼沒有?”

翠兒道:“秀才說了,這包藥是最後的了,讓咱們找準機會再用。”

“小器!”

三姑娘嘟囔道:“好了,你快把藥給白姑娘送去。”

“啊?”

翠兒驚道:“還要我去啊,張大秋都已經看到我了,再去張府,若被他看到了,不是都露餡了?”

三姑娘道:“他現在肯定在暗衛衙門,你快點去,把藥交給白姑娘,找個他看不到的地方藏起來,他發現不了的,如果你不去,換彆人去,白姑娘必定要生疑惑,一來一回的白費時間。”

翠兒萬般不情願,可三姑娘催得緊,隻好收拾了包袱離開了國公府。

翠兒一溜煙摸到張府,從後門進府,徑直到白清妍面前。

“白姑娘,這可是最後一包藥了,咱們可不能再失手了,今天我在國公府見到了那賊人,也不知他是不是懷疑到什麼,咱們要加快行動了。”

翠兒道。

白清妍聽得心驚肉跳,她太瞭解張大秋,知道他有多殘忍,若是被他知道了她們企圖謀害他,她們的下場絕對生不如死。

“你可知道他為什麼去國公府?咱們要不要先把行動取消?”

白清妍問道。

翠兒道:“不能取消,最好立即成功了纔好呢,拖久了才夜長夢多,趁現在他還沒察覺,姑娘你還受寵,隻要你放下身段,耍耍手段,還不把他迷的神魂顛倒,到時候哄他喝了藥,咱們就成功了。”

白清妍被她說得動了心,又想到爹孃的慘死,立即堅定下來,重重點了點頭。

另一邊,陳元離了威國公府。

這次來訪實在讓他有些意外,還以為刺殺張大秋這種大事是國公府的大計,必定出自威國公之手,沒想到威國公完全是上不了牆的爛泥,這件事竟像是那位三姑孃的手筆。

陳元在心裡費勁翻找國公府卷宗中,關於這位三姑孃的記載,發現相關資料少的可憐。

這也正常,暗衛就算要調查京中官員勳爵,

也會把注意力放在家中男人身上,小姐們平日裡大門不出二門不邁,能成什麼事。

好半晌,陳元還真想起來什麼。

賈穆早年為使國公府轉型,親近儒生,也曾花大力氣在家中子弟的教養上,因此府中子弟也多與儒生交往,甚至連家中女子也有機會外出參與各種文會,UU看書 www.uukanshu.com交一些文友。

陳元心中一動。

難不成這位三姑娘就是那時候交往了什麼儒生,以至於思想與整個國公府享樂墮落的風氣大不相同,甚至於策劃起要殺張大秋這種事。

他孃的,這件事該不會就是個少不經事的女人,自以為是的正義行動吧?

陳元心中一陣無語。

很快他打消了這個念頭,這不可能是三小姐一個人的事,就算她有這個心,也沒地方去弄到毒藥,而且還是有把握毒倒法相境的藥。

等一下!

陳元忽然站住了。

萬一對方根本不知道法相境的厲害呢?

這種沒怎麼出過門,也沒什麼見識,唯獨有一腔茫然的正義心的人,你真是很難揣測他們能做出什麼荒唐事。

“老大,怎麼了?”

高峰見他忽然停下來,問道。

陳元搖搖頭,說道:“沒什麼。”

算了,找時間試探試探吧,或許這是個機會呢。

陳元開始在心裡算計起來,如果可以操作好的話,或許可以藉此在暗衛中掌握些主動權。

回到黑獄,陳元花了一整天思索之後的對策,直到天將晚了,這纔回去張府。

陳元剛在書房坐下不久,就聽門外傳來輕巧的腳步聲,他抬眼去看,不由得呆住了。

白清妍正從外面走進來,今天她明顯是特意妝扮過的,本就肌膚嬌嫩,麗質天生,此時又有水粉修飾,如同花上填了一層清露,頓時多了幾分誘人之態。

這是什麼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