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熱門推薦:

探訪司。

程洛勇回去後怎麼都咽不下這口氣,另外,他心裡也滿是疑惑。

這張大秋怎的就這麼厲害了!

要說是他勤奮修煉,可誰不是勤奮修煉,程洛勇本就比張大秋高一籌,大家都不敢懈怠,沒道理被他超過去啊。

他的性情也好像與以往不同了,之前的張大秋更多的是陰毒,而現在卻變成了霸道,這種改變絕非尋常。

想到張大秋是從雲州府回來後有的這些變化,程洛勇心中一動,把陳辰叫了進來。

陳辰被陳元踢了一腳,現在纔剛緩過氣來,兀自憤憤不平。

“陳辰!”

程洛勇吩咐道:“給你個任務,你去給我調查,張大秋在雲州府都做了些什麼!”

陳辰眼睛一亮,問道:“三爺是懷疑…”

程洛勇冷笑道:“人哪這麼容易就能改變,裡面多半有貓膩!”

陳辰點點頭,轉身出去了。

陳元快速翻閱完威國公府的卷宗,心中有些失望,但更多的是疑惑。

整個國公府的人,靠著祖宗吃飯已經好幾代了,早就養成一群蛀蟲,這些人裡就看不到幾個好的,能本本分分不殺人已經是好的了。

他實在看不出這些人裡能有什麼“義士”,竟敢和暗衛這種特務部門作對,所以他想找國公府做援手的想法註定是失敗了。

可既然如此,為什麼國公府又要殺張大秋呢?

還真是邪門了!

想一想,陳元決定親自去威國公府去看看。

他隻帶著高峰,兩人到了國公府。

守門的家人見了他,都吃了一驚,立即派人進去稟報,隨即自己迎上來,喜道:“見過五爺,五爺今兒怎麼有空,事先該提前知會一聲,也好備下盛饌款待五爺。”

“不需勞煩,我就是隨意走走,穆老可在家?”

威國公府現今的當家人,同時也是承爵人是賈穆。

“在呢,在呢,我這就領五爺進去,老爺若是知道五爺來了,高興得不知怎麼是好。”

那名家人立即引著陳元進府,看這熱情勁,多半也能揣測到賈家對暗衛的態度了。

陳元二人進府沒走多久,就見威國公賈穆遠遠地迎了過來,先就拱手道:“有失遠迎,有失遠迎,張大人勿怪。”

“客氣了。”

賈穆親自引著陳元和高峰到了會客廳。

賈穆一面吩咐上茶,一面問道:“張大人今日前來,可是有公事?”

他以前邀請過張大秋多次,張大秋都是能推就推,今天卻忽然自己來了,賈穆驚喜的同時,難免懷疑,張大秋是不是因公事來訪。

陳元端起茶來,慢條斯理地喝了兩口,就是不說話,賈穆反而心中不安起來。

該不會是家中哪個小子犯什麼事了吧?

能讓暗衛八虎的張大秋親自上門,必定不是小事。

賈穆試探道:“可是家人做了什麼出格的事,攪擾到張大人?”

你家裡有誰沒做出格的事嗎?

陳元心中吐槽,面上卻不露聲色道:“並非貴府家人,而是穆老自己。”

賈穆驚道:“這卻是為何?”

陳元道:“穆老可知,最近有一群書生正糾整合黨,要入京來給嚴大人找麻煩。”

“有所耳聞。”

事實上這事已經到處都傳得紛紛揚揚,京中恐怕沒有誰沒聽到。

不同於雲光公主這種上層人物,青年書生們的行動,顯得理想氣更濃一些,也更容易惹人議論。

陳元道:“這群書生不過是一盤散沙,若無京中人接應,他們也難成什麼事,所以我暗衛近來著重排查京中勢力,就是想看看,哪家不長眼的,竟敢和這群書生攪在一起。”

“據說穆老曾經喜歡結交文人儒士,恐怕對這些書生頗有同情吧,希望穆老你不要行差踏錯啊。”

聽到陳元在懷疑他和書生們勾結,賈穆臉都嚇白了。

這群暗衛最擅長抄家滅門,這要是被他們惦記上,那可就麻煩大了。

賈穆連忙道:“張大人明鑒,下官早年輕狂,確曾結交過幾個儒士。”

這種事他否認也沒用,都是流傳在外的。

“隻是下官早已經痛改前非,和儒士們劃清了界限,哪裡還會和書生們有聯絡。”

說完,他眼巴巴望向陳元,想看他是不是相信自己。

卻見陳元又是慢條斯理喝口茶,半晌才吐出兩個字:“是嗎?”

這倆字讓賈穆心中一顫,忙道:“絕無虛假,關於這件事,下官倒也有所耳聞,

下官之前和吏部的張侍郎,禮部的李主事有些來往,素知這兩位倒是有些心向儒門,更曾聽到傳聞,據說得知書生們入京的訊息,這兩位在家中大擺宴席以做慶賀,大人不妨好好查查他們,下官猜測,他們必定和書生們有聯絡!UU看書www.kanshu.com”

為了自保,賈穆是什麼也顧不得,吏部和禮部的這兩位都是他多年的好友,也因此,他才聽聞二人家中許多事。

陳元心中直搖頭。

他現在倒是確定了,這個賈穆和刺殺張大秋的事絕無關係,這麼一個被人稍微試探,就忙不迭攀扯出朋友來的人,說他有膽子刺殺暗衛千戶,鬼才相信。

為了自保就害人,雖然值得鄙視,可到底能理解,隻是你好歹堅持一兩下啊。

陳元道:“穆老一片忠心本官是瞭解的,要不然今天就不會是我來府上了,好了,本官就不多留了,穆老以後繼續勤謹行事,不要做什麼讓本官為難的事。”

“不敢,不敢!”

陳元說完站起身來,向外走去。

賈穆也連忙起身跟在陳元身後,倒像是成了個跟班,全沒有半分國公的威嚴。

陳元心中暗歎暗衛的權勢。

陳元剛走出會客的院子,通往府外的甬道裡迎面走過來一個小丫頭,手裡拿著一包不知什麼東西,他眼睛一亮。

小丫頭低著頭,停下腳步,等幾人經過後,這才重新啟步向後走去。

陳元若有所思,問道:“穆老,這丫頭是誰?”

賈穆陪笑道:“這是下官三女兒的丫頭翠兒,大人可是看上了她,下官這就叫人把她送去府上。”

三女兒?

陳元搖搖頭,笑道:“不必了,本官不是好色之人。”

“是,是!”

賈穆連忙應承道,心想你不好色,乾嘛把人白家逼得家破人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