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把琉璃盞保持隱形,時刻懸停在面前,照向林源。

他發現,當林源開始講述“故事”的時候,他身周那團與常人相似的氣忽然湧動起來,彷彿受了刺激,但很快被另一團強勢的黑氣壓製下去。

陳元心中暗自思忖,如果真像他猜測的那樣,眼前的林源是一體雙魂,那之前與他交往的是哪一位?

他很快就確定了。

林源的儒士境界既然真實不虛,自然是那團纏繞著月白色浩然氣的纔是他本尊。

那團氣既然被壓製,那麼眼前正在說話的人,其身份也就大可疑了。

陳元暗中提高了警惕,聽“林源”說下去。

“林源”還不知陳元已經發現端倪,繼續講他的“故事”。

“我出身儒門紅山一脈,這一脈是雲州府儒術之正傳,曆來人才輩出,隻可惜紅山心法以義衡經為根基,有不可彌補的缺陷,因此隻能修行到法相境巔峰,而修不成法身。”

“至於其中原因,儒門曆代都有討論,人都道這是因為義衡經本身就有缺陷,無法結成完滿法相,自然也就無法晉升法身。”

“義衡經是紅山書院根本經典,我如何肯服氣,於是打定主意,發大願要圓滿義衡經的境界,因此,築基的第二年,我離開紅山書院,去各地遊學,想以各大書院之傳承,來證成自身之境界。”

“誰知道這一走就上了不歸路,我再也沒能回去書院,以後恐怕也沒有機會了。”

說到這裡,“林源”滿臉落寞地歎息一聲。

林源身上那團常人之氣又翻湧起來。

陳元看得眼皮一陣跳動。

“敬庵可是在遊學中遇到了什麼?”

陳元佯裝不知,開口問道。

“林源”點頭道:“經過多年遊學,我不僅自身實力提升飛速,而且為義衡經開辟了新境界,隻等顯化法相,就能徹底驗證我這新境界能否成立。”

“可我的法相卻一直不能顯化。”

陳元心中一凜,顯化法相那可是九階梯之後的事,他沒想到林源的境界竟然這麼高。

隻聽“林源”又道:“可能是為了懲罰我的輕狂,上天給我派下劫難。”

“有天我夜宿荒廟,半夜忽然有位素衣姑娘前來。”

“我一眼就看出她是一位鬼妖。”

所謂鬼妖,指的是人死後陰魂不散,修煉成妖。

大周各地都有鬼妖的傳說。

奔走各地的行商,又或者進京趕考的書生,經常在山林野廟中遇到她們,經不住誘惑,共享一夕之歡後,這些人多半就染病死了。

林源身為儒門高弟,紅山書院正傳,應該不會被這種伎倆蠱惑吧?

陳元心中疑惑。

隻聽“林源”繼續說道:“我本以為她不過是那等引人苟合,吸取陽氣的野妖,正要出手斬殺。”

“卻沒想到,這女人竟然知道我的身份,而且知道我正在尋求顯化法相的法子。”

“我心中疑惑,不知道她從哪裡知曉這些情況,於是沒有立即出手,向看看她還要說什麼。”

“誰知道這竟然成了我的噩夢,人最怕自視太高,把自己看得太高了,往往就看不清腳下顯而易見的陷阱。”

“我也是從這件事中纔得到這個教訓,然而卻已經無法回頭。”

“林源”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

倒是做的一出好戲!

陳元心中冷笑,臉上卻動容道:“敬庵不要喪氣,隻要改過了,一切都還可以從頭開始,後來呢,又發生了什麼?”

“林源”道:“那妖女說,曆來三教大聖人成道,都要妖魔阻路,克服魔障方成聖賢,我之所以未能顯化法相,驗證自己開辟的新境界,就是因為還沒有克服魔障,而她就是專為我來的。”

“隻要容許她留在我身邊,如果我還能保持內心不動如山,這纔算是心神圓滿,功成後才能顯化法相。”

這倒是有些意思了,這麼說,那個鬼妖就是常常隱在內室的林娘子?

“我當然知道她是在胡扯,可是到底書生意氣,我也正想驗證所學,想知道自己是否做到了不動心,於是竟然答應了她的請求。”

“從那以後,我就把她帶到了身邊。”

“她確實是一個誘人的尤物,舉手投足間自有款款深情,一顰一笑無不令人心旌神搖。”

“可是我素日修養也並不是白混日子,她的誘惑竟然絲毫不能奈何我。”

那你還真是挺厲害的,

可為什麼之後就鬨成這個樣子了呢?

陳元聚精會神的聽他說下去,好像他已經徹底被他的故事吸引住了。

“可惜我到底閱曆太淺,竟然沒能發覺,那妖女的本領並非引誘他人,而是悄無聲息間,在他人心中植入心魔。”

“以我九層階梯的境界, www.uukanshu.com她本來沒可能輕易給我植入心魔,隻可惜我竟然允許她長久待在我身邊,幾年下來,在我沒發覺的情況下,心魔竟然漸漸茁壯。”

陳元眉頭微皺,打斷道:“既然如此,敬庵乾脆打殺那鬼妖,趕緊回到紅山書院,有師友護持,除掉心魔不難。”

“林源”苦笑道:“最初我也是這麼想的,隻沒想到那妖女在我心裡植入的心魔是全心愛她,一旦我心生殺意,那心魔就立即出來接管我的意識,我不僅無法殺她,反而成了她的護衛!”

陳元眼睛一亮,說道:“敬庵放心,我這就去請高手前來,不用你動殺心,自然有人替你殺掉她。”

說完轉身就要離開。

“且慢!”

“林源”叫道。

“怎麼?捨不得了?”

陳元笑道。

“林源”搖搖頭,說道:“沒用的,凡我知道的,那心魔也知道,等你帶人回來,那心魔早就感應到危險,接管了我的意識,帶著妖女逃走了。”

“要想斬殺妖女,隻有一個辦法。”

陳元知道他要說到關鍵地方了,於是問道:“可有什麼需要我做的嗎?”

“林源”道:“正是需要中陽出手。”

“中陽,你應該已經築基了吧?”

陳元一怔:“敬庵何出此言?”

“林源”笑道:“不用瞞我,雖然不知道你為什麼不想讓人知道你已經築基,可是我常常與你相處,怎麼會連你身上的浩然氣都感受不到。”

“既然你已經築基,那你就能幫我這個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