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白清妍即便在不知情,以為張大秋是救她出水火的好人時,也沒做過如此媚態打扮,今天這是第一次,卻是為了殺他,她心中有些緊張,又有些突破矜持的羞澀。

不過既然已經這樣了,那何妨做到底呢。

她心中給自己打氣,一邊嫋嫋娜娜,雲一樣飄到陳元身邊,兩隻手輕輕把他的胳膊抱在自己懷中,說道:“相公最近如此辛勞,妾身看在眼裡真不是滋味,方纔妾身已經備下酒菜,相公何不雖妾身回去,享用完酒菜以後,就安息吧,公務總忙不完,明天再做也不遲啊。”

陳元被她的態度弄得一陣不自在,不動聲色地把胳膊抽出來,笑道:“娘子如此打扮,我倒有些不適應了,娘子可是有什麼事要說?”

白清妍心中一跳,連忙說道:“哪有什麼事,這不是擔心相公太過勞累,把身體累垮了,相公是咱家的頂梁柱,你可一定要保重身體。”

“我是法相修士,再勞累幾倍,又能奈我何?”

陳元:“娘子無事便好,若有事,娘子還是儘早告訴我的好,若不然,出了什麼誤會,恐怕對誰都沒有什麼好處。”

白清妍臉上有些不自在了,兀自強撐著說道:“妾身能惹出什麼誤會,妾身每日在家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一心隻盼著相公回來,就要惹事,也沒處去。”

陳元點點頭:“這樣就好,娘子是穩重人,不是那等輕薄愛惹麻煩的女子,我很放心。”

“有些人見識淺薄,以為天下不過自己見到的那點,於是覺得自己沒有什麼辦不成的,結果往往闖出大禍,娘子不要學他們。”

白清妍心中疑惑,不知道陳元為什麼給自己說這些,隻好泛泛應對道:“相公說的是,妾身省的了。”

陳元見她嘴上說著省的,實際上卻並沒有什麼感觸,明白她是不會放棄的。

其實這也難怪,破家滅門之仇,這都能忍得下,還能算是人嗎,唯一可惜的是,這位白夫人隻是個閨中秀女,難免把許多事想得太簡單了。

不過這些不是陳元該考慮的事,她們既然一心要做,那他也不用客氣,反正也已經給過機會了,正好可以借她們做個跳板。

於是陳元說道:“既然娘子無事,就先回吧,明日晚間我早些回來,好好與娘子聚一聚,總好過今天這樣倉促行事,就有勞娘子明日再置酒席了。”

白清妍喜道:“這有什麼辛勞的,正是妾身本分,既然如此,那妾身這就回去了。”

說完轉身離開書房,不久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翠兒且慢動手!”

白清妍早把院中其他的下人攆走,房中隻留下翠兒一個,於是進門就立即喊叫。

翠兒道:“姑娘放心,我剛一隻在院門處瞧著呢,見隻有姑娘一個回來,我就知道,那賊肯定不能來了,藥還在我懷裡放著呢。”

說著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表示毒藥還在。

白清妍鬆了口氣,把陳元剛纔的意思說了出來。

翠兒喜道:“這樣正好,明天我就回我家姑娘,讓她提早把人埋伏在府外,隻等那賊人來赴宴。”

因為不知道能不能得手,再加以京城內巡邏緊密,因此她們並沒在府外佈置人手,隻等著得手後,翠兒再去叫人,其實這樣風險很大。

現在張大秋既然說好明天赴宴,翠兒正好告訴三姑娘,讓她早些安排人手。

翠兒和白清妍這裡歡歡喜喜,陳元也很高興,總算有個突破口了。

時間還早,他從書房走去客房,找到侯老人。

侯老人彆無去處,整天就待在張府,反正府中好酒好菜招待著,他就隻吃了睡,睡了吃,倒也自在。

陳元為防萬一,讓侯老人提前將他臉面上易容修補好,免得被人識破,這才繼續回房睡下。

第二天陳元找到高峰,悄聲吩咐道:“高峰,你去找幾個信得過的人,今天晚上到我府上後門外埋伏好。”

高峰一愣,問道:“老大,你府上出什麼事了?”

“你不要管。”

陳元說道:“記著,找身手好,擅長潛藏的,不要離得太近,在遠處看著就好,如果有人進府,你不要管,隻等我命令就好,若有人從府中外出,你派人跟好,看他往哪裡去。”

高峰聽他說得鄭重,知道事情不小,立即應承下來,出去找人去了。

暗衛四司自然各有自己的人馬,

張大秋身為千戶,在暗衛中當然也有自己的一班親信,高峰就是其中的領頭人,因此高峰隻是去外面走一趟,就拉出來十幾個**竅穴的旗官,個個對張大秋忠心耿耿。 www.uukanshu.com

陳元對這些人都不認識,擔心露怯,因此隻讓高峰帶領,自去選好地方埋伏。

暗衛中人最善窺伺訊息,這些正是他們的本職,因此一個個選好地方,都是最善向外探望,而彆人卻不易察覺的位置。

眼看天色漸漸暗下來,陳元從暗衛回到張府。

他找一個管家婆子引著,向張大秋夫婦的院落走去。

走進院子,白清妍已經在院中等候了,府中丫鬟跑來跑去,忙著給陳元更衣,換鞋,端水洗漱,白清妍就在旁邊,丫鬟們拿過來一樣,她就接過來,親手替陳元換好。

陳元也不抗拒,心安理得地任她們服侍,一邊心中感歎這封建官員的**生活。

他漫不經心地四處打量著,見院中丫鬟們中並不見那個翠兒的身影,心想她定是擔心自己認出來,提前藏出去。

等一切收拾停當,白清妍這才吩咐開席,一盤盤珍饈流水般擺上來。

等酒菜都已經擺齊,白清妍看看周圍服侍的丫鬟們,說道:“你們都下去吧,讓我和老爺自在說話。”

陳元笑道:“何不留一二個服侍,也免得娘子忙碌辛勞。”

白清妍心裡有鬼,哪裡敢留人,強打著笑容,說道:“不辛勞,周邊沒人,妾身也好和相公說些體己話,相公長久忙於公務,都多久沒和妾身好好說話了。”

陳元點頭道:“娘子說得有理,好了,你們都下去吧,今天就當放你們假,各自玩耍去就好。”

丫鬟們歡呼一聲,轟地跑出院子。

白清妍緩緩舒了口氣。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