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還真猜對了,隨著男人倒地,周圍黑暗中又湊過來三個人。

地下躺著的男人也爬起來,四個人向陳元圍過來。

陳元一時有些納悶,搞不清這幾個是做什麼,總不成皇城根上,真得搞碰瓷吧。

不會啊,不會啊。

“兄弟,會不會走路?”

打頭的男人粗聲粗氣。

陳元搖了搖頭,說道:“接下來是不是該要錢了?”

男人道:“算你識相,今天爺爺們吃齋,不傷人命,把你身上銀子都掏出來,算是給我這位兄弟看傷,彆不識抬舉!”

他孃的,竟然真是碰瓷,他在平陽縣這小縣城都不常碰到這種事,沒想到剛來神京就遇到一回。

陳元懶得和他們聒噪,正想一拳一個,或者一拳四個,打翻了幾個然後走人,卻不成想從遠處傳來一聲呼喝,很快兩個巡夜的官差奔過來。

幾個混混見官差來了,哪裡會在原地等著,早跑沒了影。

“他孃的,又是劉三這潑皮!”

當先的巡捕氣急敗壞罵道。

隨即看看陳元,說道:“深更半夜的,你在街上徘徊什麼?”

陳元拱手道:“我是暗衛張大人家的,逢張大人之命出來辦事,沒想到竟然碰到這種事,多謝官人相助。”

暗衛張大人?

暗衛八虎中的張五爺?

巡捕張東心裡一顫,立即換上一副笑臉,說道:“原來是張五爺家的人,失敬失敬!”

張五爺?

原來暗衛中還有排行,陳元默默記在心裡。

“堂堂神京皇城根下,怎麼會有這種人?”

陳元問道。

張東說道:“大人們日理萬機,怪不得不知底下的這些小事,京城富貴是不假,可越是富貴的地方,越難生活,有那祖輩就在神京生活的人,經過世事變遷,家業不保,又沒什麼退路,要想生存下去,可不就要鋌而走險嗎,這些人每日裡不是賭錢就是吃酒,要不就是逛窯子,沒錢了就埋伏在暗處,等有人過時跳出來,把人錢搶走,一個心情不好,甚至要傷人性命。”

陳元皺眉道:“順天府就不管?”

張東賠笑道:“老爺們日理萬機,這等小事哪裡管的過來。”

“哼,老爺們的家人又不會遇到這種事,他們怎麼會管,真正會遭殃的還不是普通百姓家。”

張東身後的年輕小巡捕插話道。

張東面色一變,斥責道:“多嘴,老爺面前,也輪到你插嘴?”

陳元笑道:“無妨,我也隻是個下人,算什麼老爺,對了,不知官人如何稱呼?”

張東道:“小人張東。”

陳元點點頭,說道:“你是個好巡捕,老天爺不會虧待你的,時候不早了,不打擾兩位,告辭。”

說完轉身繼續往張府走去。

張東和小巡捕面面相覷。

“師父,他這是啥意思?”

小巡捕疑惑道。

張東搖搖頭,說道:“誰知道,這幫老爺們最會打啞迷,不管他,咱們再巡視一遍,那群壞胚子越發猖狂了,彆被他們壞了良人性命。”

師徒二人說完繼續沿著路線巡視過去。

陳元收了分身,想著今晚的事,威國公府竟然會派人刺殺張大秋,這是個意外之喜,他本來對於京城之行沒什麼打算,隻想著把自己名號在暗衛勾掉。

如今看來要多待些日子,那說不準就要多做些佈置了,現在有了威國公府的一條線索,以後或許會有用處。

陳元合衣睡下,沒過多久卻被府中大管家叫醒。

他抬頭看看天色,東方纔略有一線白,大半片天穹還是深邃的黑籃。

“怎麼回事?”

陳元問道。

大管家道:“老爺,衙門裡高峰百戶來了,說有要事稟告老爺。”

高峰?誰啊?

陳元跟著大管家走到客廳,這才知道,所謂高峰就是昨天在黑獄接觸的那個百戶手下,讓他打聽探訪司追捕計劃的那個。

這麼早來見自己,難道他已經打聽到了?

陳元精神一振,問道:“高峰,昨天交代的事你已經打聽到了?”

“還打聽什麼啊!”

高峰急道:“探訪司已經把姓姚的女人捉到了,現在已經由普化門進城,馬上就要到黑獄了!”

陳元這一驚非同小可。

姚映雪被人抓住了,這未免也太快了吧,不知道受傷沒有?

“走,立即去黑獄!”

陳元當機立斷,帶著高峰走出家門,往黑獄走去。

等趕到黑獄,從露在地上的小宮殿下到地下的大廳,卻見大廳正中出現一口地洞,裡面黑乎乎一片,不知通向哪裡。

這是什麼?

陳元心中詫異,卻不好開口詢問,幸好高峰立即給他解答的疑惑。

“不好,大人!”

高峰失聲道:“他們已經把人給押去黑獄了!”

原來這就是黑獄,應該就是大名鼎鼎的有進無出的那個地方。

陳元不敢遲疑,帶著高峰就闖了進去,UU看書 www.uukanshu.com先是狹窄的甬道,穿過甬道,視線開闊起來,裡面密集排布著大大小小的囚籠。

陳元聽到遠處傳來一陣腳步聲,以及叮叮噹噹的鎖鏈聲,連忙帶著高峰追了上去,沒過多久果然見到一個百戶,帶著五七個旗官,押著個女人往前走。

陳元心中一顫,看身形和服飾,那女人可不正是姚映雪。

“停下!”

陳元喝道。

前面走著的幾個探訪司暗衛被他一聲大喝鎮住,連忙回過身來,見是陳元,行禮道:“見過張五爺,不知五爺有何要事?”

陳元道:“這個女人,案牘司要了。”

百戶陳辰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問道:“什麼?!”

高峰上前一步,說道:“我老大說了,這個女人案牘司要了,你沒耳朵嗎?”

其實他也有點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老大竟然要明搶探訪司的犯人,這是什麼狀況,還可以這樣嗎。

不過,雖然不敢相信,怎麼都要維護自家大人的威嚴的。

陳辰怒道:“張五爺,人是我探訪司捉到的,你張口就要,不合規矩吧?”

“沒什麼不合規矩,人留下,你們滾吧。”

陳元道。

陳辰臉色一陣變幻,咬牙道:“有多大本事吃多大飯,案牘司自己完不成任務,就把筷子伸去彆人的碗裡,五爺這事做得未免太無恥了!”

話剛說完,陳辰隻覺眼前一閃,隨即一隻手掌捏住他的脖頸,他身不由己地騰空而起,撞向旁邊的囚籠,隻聽一聲巨響,陳辰摔在地上,吐出一口血來。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