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不動聲色地聽著。

根據對面這不知叫什麼的小子所說的,連陳元都要相信,嚴清馬上就要完蛋了,不過他知道,事情肯定不會這麼簡單。

局勢這麼嚴重,嚴清居然沒采取什麼有效的措施,隻讓暗衛不疼不癢地抓幾個人,這太反常了。

說不定到時候憋個大的。

這樣雲光公主和姚映雪她們可就危險了。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從彆人嘴裡聽說姚映雪,而且還是暗衛番子口中,感覺挺奇怪的。

他不動聲色問道:“其他三司有沒有什麼成果,抓到大人物了嗎,比如那個姓姚的女人?”

高峰搖搖頭,說道:“這倒還沒有,不過據說探訪司已經掌握道那個女人的行蹤,正在佈置抓捕,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抓到了。”

“姓姚的女人最近頗有聲望,不僅因為她爹,而且聽說她做了不少了不起的大事,探訪司針對書生中的幾個頭目,佈置了一十八次陷阱,結果次次失敗,據說就是這個女人識破並幫忙掩藏住行蹤的。”

“所以探訪司才轉變了策略,把注意力從幾個頭目身上,轉移到這個女人,如果真的成功抓捕了她,書生們恐怕士氣大落,可以算是大功一件了。”

陳元眼睛發出亮光。

這倒是他沒預料到的新情況,姚映雪什麼時候這麼厲害了,上一次見面她才被人囚禁起來,可憐得不知怎麼是好。

陳元問道:“探訪司追捕計劃你可能搞到?”

“我怎麼可能搞到!”

高峰失聲道:“老大,你打算做什麼?”

陳元不屑道:“探訪司可以組織抓捕,難道我案牘司就不可以?”

高峰驚道:“老大,你可彆亂來,上面明令禁止,各司之間,職權不可傾軋。”

陳元笑了笑,說道:“失敗了就是職權傾軋,成功了就是大功一件,聽我的,給你個任務,無論如何,給我探聽到他們的追捕計劃!”

陳元的聲音斬釘截鐵,讓高峰一陣苦笑。

老大什麼時候這麼霸氣了,連探訪司的任務都敢截胡,他之前明明很忌憚程千戶,日常都是極力避免衝突,怎麼去一趟雲州府變了這麼多,難道他在雲州府有什麼收貨不成?

想不明白,高峰隻得把任務接下來,誰讓人家是老大呢。

陳元道:“好了,你退下吧,我趕了幾天路,身子有些乏了,先回去休息,有事以後再議。”

高峰起身行禮後退出官署。

陳元繼續坐在圈椅中思索之後的安排。

他本來打算冒充身份進來暗衛,找個藉口把自己的卷宗勾掉後,立即離開神京。

卻不成想,暗衛的指揮使也懷疑到他,還把他的卷宗扣下了,這下子倒不能急著走了,怎麼著也要想法子把指揮使搪塞過去纔好。

如今又聽到暗衛有追捕姚映雪的計劃,似乎已經掌握了她的行蹤,就更不能立即離開了,總要看看再說,說不定能幫點什麼忙,大家好歹朋友一場。

做好打算,陳元離開黑獄,打算先去張大秋家裡看看。

如果要在神京久留,那張大秋家就不能露出破綻,而家人之間是最容易發現他有問題的,他不能不打起精神應付。

走出黑獄廣場,沒多久,陳元就見侯老人在前面鬼鬼祟祟的四處張望。

見到陳元,侯老人連忙跑過來,笑道:“公子總算出來了,怎麼樣,老朽的手藝還過得去?”

陳元比了個大拇指,讚到:“天衣無縫,走,快帶我去張府看看。”

侯老人早被人領著去了張府,這是專門回來接引陳元,當下帶著他往張府走去。

暗衛身為嚴清手下鷹犬,本就富貴已極,張大秋作為千戶,在暗衛中也說的上位高權重,因此在寸土寸金的神京城也有好大一片府邸。

因為侯老人之前來過,所以張府中人都知道自家大人已經回京。

所以,陳元來到張府外面時,府中兩正兩副四個管家,帶著下面一眾仆人小廝都在外面候著了,見到陳元的身影,遠遠地就跪了一地,沒有一個人敢發出絲毫聲響。

陳元放心下來。

顯然張大秋在家中極有威信,這樣他就不擔心露出破綻了,主人越有威望,下人越不敢對主人有所質疑,哪怕主人忽然有什麼變化,他們也隻會想著主人或許另有深意,最後揣摩出一套學問來。

陳元走到眾仆人面前,

看著最前面兩個似乎管家模樣的人,說道:“俗禮一概免去,都各自去做事,你帶我去書房,隨後叫人奉茶。”

他指了指右邊的管家。

管家連忙應承,也不問為什麼主人家還要他帶著去書房,UU看書 uukanshu.com主人有命,他們做下人的隻要聽從就是,哪裡輪得到他們有什麼疑問。

陳元和侯老人跟著大管家走進書房,很快有人奉茶上來。

侯老人是好茶的人,隻嗅了嗅香氣,就讚歎道:“清冽透骨,好茶啊!”

他心中想著,好一齣鳩占鵲巢,隻這一下,他幾輩子都賺不來的富貴。

不過,這種勾當也不是誰都乾得了的,若非膽大包天,誰敢假冒身份混進暗衛,江湖中人,聽到這倆字,躲還來不及呢,也就眼前這個小爺,神通廣大,兼且神秘莫測,才做的出這種事。

等管家下人都退出書房,陳元放出心神,感應四周無人,說道:“老先生,咱們恐怕要在神京待一陣子了。”

侯老人笑道:“都依公子,反正已經跟著公子來了,我想退出也晚了,隻希望公子不要食言,能把那變化神通傳給我。”

陳元道:“老先生隻管放心,從明天起,我就開始祝老先生開竅,隻要開了竅,神通就好說了,等我二人離京之前,必讓老先生遂願。”

侯老人已經七十幾的年紀,再想修行功法開竅已經不現實了,陳元打算將先天五行之氣植入侯老人五臟,能五行之氣強健,自然可以衝開竅穴。

這麼做雖然不可能有什麼大成就,但是給他送上三四竅穴,讓他能有基礎運用變化神通,這還是沒什麼問題。

侯老人聽得大喜,當即用茶作酒,向陳元連連道謝,卻見陳元忽然臉色一冷,身背坐得挺直,一語不發起來。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