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這煞筆誰啊?

陳元聽出來這名千戶語氣不善,明白必然是張大秋的對頭。

他不知對方身份,一時也不敢多說話。

程洛勇見張大秋不敢回話,還當他出去辦差不力,心中有愧,因此不好還口,氣勢更加囂張起來。

“怎麼?”

程洛勇朗笑道:“難不成鼎鼎有名的張千戶也有拿不下的人?你總不會是白跑一趟吧,這可是幾千裡路呢。”

何止白跑一趟,他人都沒了。

陳元心中吐槽,隨即冷笑道:“關你屁事,做好你自己的差吧。”

程洛勇怒道:“張大秋,你怎麼說話的,難不成丁大人手下都是這等無禮之徒?”

丁大人?

陳元猜測這是張大秋的頂頭上司,應該是某個姓丁的指揮使。

“怎麼?”

陳元戲謔道:“嘴上贏不了就開始喊家長了,要不要去指揮使那哭鼻子?”

他也不知道對面這人上司是誰,隻好以指揮使概過。

程洛勇性子粗莽,雖然喜歡言語上嗆人,卻總是直來直去,對這種陰陽怪氣說話可受不住,聞言提起拳頭就要動手,卻見旁邊案牘司裡奔出來一個百戶。

這百戶先是一路小跑到程洛勇面前,招呼道:“見過程大人。”

隨即轉身對陳元道:“老大你可算回來了,屬下正有要是找你!”

老大?

陳元心中大喜,真是睡覺有人送枕頭,總算來了個知道情況的人了。

這百戶說完拉著陳元就往案牘司裡走,陳元心下納罕。

他孃的,這張大秋真是案牘司的,他一個管檔案的,怎麼跑出去調查了?

程洛勇見百戶高峰拉著陳元就走,立即進了案牘司,一點不給他發作的機會,憤怒地吐口氣,往黑獄外走去。

陳元一路跟在高峰身後,走進了案牘司,卻見案牘司外面看著其貌不揚,內裡卻極為闊大,當面是一條筆直的走廊,走廊兩側齊臻臻排著兩排房間。

房間上各有標號,有以府為號的,也有以人為號的,也有以門派為號的,分門彆類,蔚為壯觀。

從走廊到底,又是一個大廳,大廳中擺放許多桌椅,百來個暗衛番子圍坐在桌椅旁邊,翻看著手中卷宗,是不是討論一番。

陳元暗自側耳去聽,發現他們手中的卷宗,都是天下有資料可查的陳姓之人。

原來嚴清要查陳姓之人,就是在這裡進行的,張大秋應該就是看到了他的卷宗,覺得有可疑之點,這才決定親自過去試探。

誰知這一去,就再也沒能回來。

見陳元進來,大廳中案牘司番子立即站起身來,齊聲行禮道:“見過千戶大人!”

陳元冷著臉點點頭,示意他們繼續乾活,隨後跟著高峰來到一間官署。

陳元猜測這就是他辦公的地方,於是老大不客氣的坐到主位上,問道:“說吧,有什麼要緊的事?”

高峰笑道:“哪有什麼要緊的,這不是看您和程千戶起了衝突,隨口編出來救您一救。”

陳元提高聲調,說道:“胡說,我還需要你救,該找人救的明明是姓程的。”

“是是,老大神威聖武,程千戶哪裡是對手!”

高峰連忙奉承道,心想老大下去一趟怎麼脾氣還見長呢,是了,下面那些人遇到暗衛的差人,一個個都看做首輔的耳目,恨不得身家性命都托付出去,在這些人中呆的久了,可不就長脾氣嗎。

“老大,這次去雲州府結果怎樣,那個叫陳元的小子有問題嗎?”

高峰問道。

陳元心中一動,笑道:“正要說到這事,你這就去給我把陳元卷宗拿來,我把他勾掉就是,這小子沒什麼問題,以後不用在他身上浪費精力了。”

高峰遺憾道:“可惜了,老大在他身上花費不少心力,竟然白跑一趟。”

“不過卷宗恐怕不能給老大去拿。”

陳元一怔:“怎麼?”

高峰道:“前些日子指揮使大人問起大人,聽說大人去查陳元,指揮使大人也好奇起來,於是讓屬下把卷宗拿去。”

“指揮使大人看後也覺得陳元有問題,於是把卷宗扣下,等著老大你回來給他回話。”

陳元心中一跳,問道:“丁大人?他現在在哪?”

高峰道:“丁大人外出辦事去了,過幾天才能回來,老大你不知道,你離開這幾天,神京整個都亂了。”

“可不是嗎,”陳元笑道:“離了我,這神京就沒法運轉了。”

神京出什麼事了?”

高峰道:“還不是那酆都城主鬨的,祂來神京這麼一鬨,而趙仙師卻假稱閉關,不敢入京,人都道嚴大人靠山倒了,嚴大人也馬上就要失勢,於是一群魑魅小鬼就都跳出來。”

“UU看書 www.kanshu.com先是探訪司的兄弟上報說,大周各地有一股暗流,好像有人在串聯各地書生,想要一起入京上書皇帝,要求罷黜嚴大人,據說這些書生中已經有人聯絡上雲光公主,想與公主合力。”

“據說,這些人裡就有前禦史台姚啟智的女兒,這女人藉著姚啟智的名頭,很有號召力,不少書生就是被她勸說成功,決定上京,還有些心灰意冷的國朝老臣,本就心向姚啟智,如今也被她說動,要一起上京,影響委實不小。”

說道這裡,高峰怪道:“說來也怪,我看過卷宗,這個姚姑娘和那個陳元也有關係,他又去過公主府,他怎麼和誰都有關係,老大,你確定他沒問題?”

陳元不動聲色,說道:“可能是巧合吧,繼續說下去。”

高峰也不糾纏,繼續道:“除這些書生外,還有就是雲光公主,這纔是嚴大人心頭大患,前幾日雲州府總督白一然將東海的戰報傳過來了,真是幾百年未有之功業,如今他攜大勝之勢與雲光公主一起進京,嚴大人還真不好招架。”

最後,他總結道:“總之,嚴大人現在是腹背受敵,看上去岌岌可危,於是連神京中都有不少人生了異心,每天咱們暗衛捉的人,牢房都關不下了,不僅如此,據說還有人暗暗聯絡宮中的皇帝,居心如何,不問可知。”

“唉。”

“這幾天,咱們暗衛四司,其他三司都忙的不可開交,功勞漲的向飛,唯獨咱們案牘司,還守著個不知道有沒有影子的陳先生,還不知要調查到什麼時候!”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