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陳元從雲州府出發一路向北,先是經過岱山府,接了侯老人,隨後兩個人兩匹馬,曉行夜寢,不過五七天就到了神京。

見到神京城,連自恃有前世經曆,也算見過世面的陳元都驚到了。

進京之前,他也去過不少地方,像雲州府,廣陽府,岱山府等,雖然人煙阜盛,可總逃不脫小家子氣。

可神京城不一樣,陳元覺得,即便比起前世的大型城市,神京城也並不欠缺什麼了。

兩人騎著馬,遠遠地就見到了神京城巍峨的城牆,原本以為城牆已經近在眼前,可一直跑了小半個時辰,纔來到城牆腳下。

陳元抬頭看去,城牆高大彷彿峭壁,上面把守的城衛軍成了個小點。

在城牆的石壁上,縱橫地畫著著符文,這些符文將整個神京城,九座城門連成一氣,形成大陣,任千軍萬馬攻來,隻要不是法身高人出手,就絕破不了陣法。

這個大陣是雲光公主對神京最忌憚的地方,所以纔要在白一然陪同下纔敢進京。

陳元和侯老人下了馬,慢慢走向城門。

城門有九丈寬闊,五丈高下,乃神京特有之規格,城門中百姓士人官員,往來穿梭,一派繁華景象。

陳元向守關的官兵出示了暗衛的腰牌,在官兵敬畏的眼神中,和侯老人一起進了城。

走進城門,陳元一時有些為難,說道:“不知暗衛的總部到底在哪,咱們先小人打聽打聽。”

侯老人笑道:“真不知公子究竟是藝高膽大,還是輕率魯莽,連暗衛的底盤都不清楚,也敢闖進去?”

“公子不必擔心,老頭子我知道怎麼走?”

陳元奇道:“老先生去過暗衛?”

“那可不敢。”

侯老人道:“去了暗衛還想出來嗎?”

“隻是我們偷門的人,對於官府總要多留意些,大名鼎鼎的暗衛自然不在話下,暗衛總部所在叫做中央黑獄,就在皇城邊上,咱們過去就知道。”

“隻是有件事還要請教公子。”

“請講。”

侯老人道:“這暗衛,公子去得,老朽卻去不得,不知公子打算把我安置在哪?”

這倒是個問題,安排在客棧肯定不合適,二人一路同行,行蹤肯定早就被人知曉,張大秋在京城肯定是有自己住所的,現在卻把同行的人安排去客棧,怎麼都說不過去。

最好是把侯老人安排去張大秋家,隻是…張大秋家到底在哪?

陳元想了一會兒,說道:“放心,我有主意了,老先生先隨我去黑獄走一趟就是。”

說完兩人牽著馬,沿路向皇城邊走去。

神京城道路寬闊,即便如此,仍舊被熙熙攘攘的人群擠滿,可隨著兩人靠近皇城,路上行人漸少,車轎卻多了起來,是不是就從二人身旁駛過。

陳元心中咋舌。

在神京城中乘轎騎馬,那可是有地位的官員纔有的待遇,連下面知府一級到了神京城,也要老老實實走路,這鬼地方真是貴人如雲。

兩人眼花繚亂地看著,不知覺到了皇城,沿著護城河走了不多時,二人彷彿來到了個與世隔絕之處。

在彆處隨處可見的行人車馬轎子,到這裡彷彿一下子消失不見,好像這裡是什麼生人勿近的地方,比陰司還多了幾分陰氣。

陳元和侯老人二人對視一眼,都明白,黑獄恐怕就在附近了。

兩人又往前走了會兒,卻見亮敞敞一個大廣場上,孤零零聳立著一座黑乎乎的宮殿,殿門口坐著倆老頭子,彷彿在曬太陽。

陳元定定神,若無其事帶侯老人走過去。

“張千戶回來了?”

左邊老頭笑問道。

陳元點點頭,不動聲色道:“回來了。”

說著就要往裡走,卻忽然停下來,說道:“對了,這位是我的一個貴客,你們找個人先帶他去我府上。”

說著指指侯老人。

右邊老人點頭道:“千戶放心就是,我們這就派人帶這位去府上。”

陳元若有深意地衝侯老人點點頭。

侯老人明白,他是讓自己先去探探情況,然後回來接他去張府,免得被人發現異樣,於是向陳元回了個明白的眼神。

陳元放心走進宮殿,發現進門就是個通向地下的隧道,沿隧道走下去,就到一個大廳,大廳到處是來往穿梭的暗衛番子。

這些番子見到陳元,遠遠地就先停下來行禮。

陳元見這些番子多是些百戶和旗官,隻是板著臉點點頭,不發一語,以免露出破綻。

來之前,他已經打聽過了,神京暗衛總部的人員配置,

分彆是一個總管,四個指揮使,下面就是八個千戶。

理論上,整個暗衛地位在他之上的隻有五個人,其餘人,他都不用擔心,隻要做好上位者的威嚴就行,就算下面的人有所懷疑,覺得自己上官與往常有異,也沒人敢表示什麼。UU看書 www.shu.com

暗衛架構,尊卑之間次序森嚴,這是鐵律。

最需要擔心的就是遇到那幾個指揮使,千戶和總管接觸不多,自然彼此不熟悉,總管未必能察覺出什麼,幾個指揮使就不一樣,他們是張大秋直接上司,平時交往最多,這一關最不好過。

這麼想著,陳元在大廳徘徊幾圈,隻見大廳四周有幾條通道,不知通往何處,上面各自寫著“刑訊司”“案牘司”“探訪司”“兵馬司”。

從幾個名字看,這似乎是暗衛的幾個職能部門。

對外人講,中央黑獄裡的一切都很神秘,沒來過的人不知道裡面的情況,來過的人多半也沒機會給彆人講述。

所以陳元還是第一次知道這幾個職能部門的劃分。

所以,張大秋屬於哪個部門?

總不能隨便選一個進去看看吧,萬一走錯了,怎麼回覆人家?

對不起,我走錯了?

陳元思索一會兒,先排除了案牘司,聽上去這就是個管檔案的,張大秋莫名其妙跑雲州府去調查他,總不會是個管檔案的,這職權範圍也太不搭界了。

反倒是探訪司比較可能,聽起來就像是個四處窺視彆人秘密的特務形象。

陳元舉步就往探訪司裡闖過去,卻被裡面的一群人衝了出來。

這群人打頭的也是個千戶,身後跟著幾個手下,見到陳元,陰陽怪氣道:“喲,這不是陳大人嗎,據說你有個重點懷疑的對象,下雲州府調查去了,怎麼樣,可查出什麼來?立這麼大功勞,我是不是該叫你指揮使大人?”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