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除妖司,陳元官廳。

鄭小六捧著一疊卷宗走進來,見到陳元正在擺弄手裡的木雕,他心裡不由得一跳。

這隻小木雕他很熟悉,平日裡經常見陳元玩賞。

以前他沒放在心上,此時卻忽然想起陳元昨天的表現。

直勾勾地盯著自己,桃花運…

再想想元哥一個大男人,手裡卻常常玩賞一個男子形象的木雕。

鄭小六腦門上開始冒出冷汗。

“站在門口乾什麼,進來。”

陳元叫道。

鄭小六連忙跨進門檻,把卷宗放在陳元面前的書案上。

“和這件案子有關的所有口供都在這了,元哥你過目。”

陳元點點頭。

鄭小六乾咳一聲,賠笑道:“元哥,這木雕還…哈哈,挺別緻的。”

陳元笑了笑:“不過是件玩意,在除妖司,如果不找點事做,早晚會被逼瘋。”

鄭小六極為讚同:“元哥說的有理,在這鬼地方,人都變得不正常起來了。”

“我的法子就是去逛窯子,整個平陽縣,就沒有我不相識的姑娘,等哪天有空了,我請客,管保給元哥介紹幾個最極品的姑娘。”

一邊悄悄地去瞧陳元的臉色。

陳元想起昨天在他身上見到的那抹桃花紅,笑道:“你還是收斂些吧,可彆哪天遭了桃花劫。”

“對了,現在什麼時辰了?”

鄭小六道:“剛換了戌牌。”

已經戌時了?

陳元眼光閃爍,擺手讓鄭小六離開。

鄭小六離開後,陳元把手中木雕放在桌子上,又打開書案下的小匣子,從裡面拿出一塊還沒有開始雕琢的原木。

原木上也纏著幾根黑線,那是他前天離開王府之時,從春桃身上截下來的。

春桃的運勢整體偏凶,他截斷幾條黑線,可以提升她的運勢,雖然這些黑線過一陣子會重新連接回春桃身上,可至少在這之前,她的運勢會好些,希望她能捱過這段時間吧。

把原木揣進懷裡,陳元看向王中成的“替身”

臉上露出冷笑。

二老爺,一路走好。

他拔出佩刀,向木雕脖頸處斬去。

璫!

長刀斬在木雕上,竟然沒能立即斬斷,一股力量纏繞在木雕周圍,抵擋住陳元的長刀。

陳元毫不意外。

木雕既然替換了王中成的吉凶格局,自然也受到這種吉凶格局的庇護,他想要一下子斬斷這種吉凶格局中的木雕,自然會受到阻礙。

畢竟從氣運上看,王中成周身的氣是淺紅色,絕非死相。

陳元冷哼一聲,召喚出陰陽二氣。

兩條小蛇隨心而動,在木雕脖頸處隻是一繞,木雕的腦袋立馬掉落下來。

嗒!

木雕腦袋掉在書桌上,發出一聲輕響。

……

平陽縣,王中成府邸。

盧豐光瑟瑟發抖地躲在房間的角落裡,駭然地看著屋子中間面色猙獰的王中成。

剛纔王中成忽然從座位上站起來,大喊酒裡有毒,緊接著渾身內氣爆發,整個屋子裡像是刮過陣狂風,席面被炸得粉碎,酒菜撒得到處都是。

盧豐光被爆發出來的氣衝擊,受了重傷,連忙躲到角落裡。

王中成兀自在房中揮拳,好像周圍有個看不見的敵人,有時又雙手捂住脖子,臉上滿是痛苦的神色。

就這麼鬨騰了不到一盞茶的工夫,王中成忽然呆立住了。

盧豐光心驚膽戰地探頭出來,卻見王中成一顆頭顱從脖子上滾落下來,腔子裡的血噴灑得到處都是。

盧豐光呆了半天,這才發出一聲尖叫。

王府裡頓時亂了起來。

府中不拘什麼人,全都湧向出事的大堂,想要弄明白到底發生了什麼。

西角門旁邊的小院子裡,春桃見劉嬸急急忙忙地跑出去,立即拿起早就收拾好的包裹,裡面有陳元給她的五十兩銀子,還有幾套換洗衣服,春桃挎上包袱,出了後門就向城門外奔去。

她終於能去給父親上炷香了!

……

除妖司。

陳元身前的書案上還擺著斷了木雕,旁邊的琉璃盞燈光已經熄滅。

五行元氣迅速往琉璃盞中彙集。

琉璃盞以五行為燈油,隻要油添好,它自然會重新燃起來。

塵歸塵,土歸土。

木雕頭顱被斬斷後,纏繞在上面的因果線也開始潰散。

凡有心神的存在,如人神仙妖魔,其因果都是與他們的陰魂連接在一起的,陰魂散儘,因果也才散儘。

王中成已死,其陰魂也開始了消散的過程,因果線自然也不能長久。

陳元長舒了口氣,隻覺精神清明,長久壓在他心上的石頭一朝被搬開,他一下子身輕體健,

念頭上再無掛礙。

下一刻,心神中氣機萌發,那節翠竹猛地竄高一大截,第四節翠竹竟然已經生長過半。

陳元心中了悟。

儒門修行講究真誠無偽,故《中庸》有言:惟天下至誠為能儘其性。

這半年來,他內懷仇怨,卻外示苟且,如何能真誠無偽。

如今他宣泄了心中憤懣,頓時暢通坦蕩起來,竟然連境界也增長了一大截。

鄭小六匆匆忙忙從外面跑進來,見陳元還在官廳中,UU看書 www.uukanshu.com頓時鬆了口氣。

“做什麼,這麼慌慌張張的?”

陳元嗬斥道。

鄭小六道:“元哥,剛纔縣衙來人稟報,二老爺被殺了!”

陳元先是“一怔”,隨即笑道:“哦?哪位好漢這麼勇武,也算是為民除害了。”

鄭小六不禁苦笑。

在除妖司待了半年,他也瞭解陳元和縣丞的過節,陳元說這種話他能理解,隻是未免太直接了。

如果不是他知道陳元一直沒有離開除妖司,再加上陳元的實力距離二老爺實在太遠,他都要懷疑二老爺是陳元殺的了。

“元哥,”鄭小六無奈道:“還是要慎言,最近這段時間,說多了可是會惹禍的。”

想也知道,縣丞被殺,府裡肯定會派人下來嚴查。

陳元點點頭,笑道:“走,去看看。”

說著帶頭走出官廳。

剛走到儀門前面,就見林英豪也正走過來。

見到陳元,林英豪心中讚歎。

這小子還真是好運氣,剛升了小隊長,正是惹得二老爺忌憚的時候,連林英豪最近都在苦惱,該怎麼從二老爺手中把他保下來,結果二老爺竟然莫名其妙的死了。

如果不是這小子剛修煉才半年,實力還差得遠,他都要懷疑是陳元動手了。

林英豪道:“我去縣衙看看,陳元你留下。”

縣丞到底是除妖司名義上級,他死了,除妖司肯定要去人的。

為妨陳元亂說話,還是他自己過去好。

陳元無可不可地攤手,轉身又返回官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