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目錄 大字 小字 背景 關燈

侯老人這輩子就沒這麼鬱悶過。

這年輕人到底哪來的啊,為什麼每次都能精準捉住他。

他的易容術幾十年都沒出過紕漏,可自從遇到這年輕人,他接連受挫,再這麼下去,易容這門技藝就要廢了!

聽陳元說要他幫忙,侯老人賭氣道:“不幫!”

死也不能幫,自己怎麼也是偷界翹楚,易容達人,還能不能有點尊嚴了!

陳元心想,人都已經被我捉到了,還說不幫,這可由不得你。

隨即說道:“老先生何必這麼決絕,此地不便說話,咱們還是另選他處詳談纔好。”

說著扯了侯老人就往外走,侯老人掙挫著把炕上的包袱裹好,跟了陳元向外走去,卻聽王掌櫃一陣嗚咽聲。

“差點忘了你!”

陳元笑道。

說著用手給王掌櫃身上繩索一搓,粗繩索變成細繩索。

陳元道:“你自己掙挫個兩刻鐘,也就能掙挫開了。”

說著帶了侯老人出了門。

兩人跳出王掌櫃家,一路左顧右盼,謹慎提防,唯恐再被官兵發現了行蹤,終於在傍晚之前出了城。

等到了城外小樹林,侯老人心中發慌起來。

這後生帶他到樹林裡,殺人藏屍都極方便,他危險了!

侯老人問道:“你找我到底要幫忙什麼?”

陳元瞥了他一眼,說道:“現在不拒絕了?”

“此一時,彼一時,”侯老人道:“大家都在江湖混生活,互相幫助也是應該的。”

陳元心中暗笑,說道:“今天來找老先生隻為一事,我想向老先生討一門易容的法門。”

侯老人先是一愣,隨即怒道:“不可能!”

他萬萬沒想到,這年輕人既然是覬覦他絕技來了,這是可以隨便給的嗎,跑江湖的,誰家絕藝不是萬死千生裡求來的,曆經磨難練成的,所以纔會人人敝帚自珍,不肯輕易與人,哪裡有人上門就要彆人絕技的道理!

陳元道:“老先生何必這麼吝嗇,就與了我,我當下就走,絕不為難你。”

侯老人嗤笑道:“你說得輕鬆,這是我吃飯的傢夥,你一句話就想要走,哪有這麼便宜的事!”

陳元陰沉沉說道:“老先生如果硬要保住自己吃飯的傢夥,以後怕是再也吃不了飯了,你可要想清楚。”

侯老人心猛地一跳,膽氣頓時弱了下來,說道:“你要易容術做什麼,我雖不是武道中人,可也能看出來,你一身修為,絕非常人,就憑這一身武藝也足以在江湖上立足,何必再貪圖我的易容術。”

“這你就不用管了,”陳元道:“你直說教不教吧?”

侯老人道:“不是我不教,實在是這不可能短時間學會,這易容術,我苦練三年才能小成,後又練三年方纔大成,以後我繼續思索改進,纔有如今的境界,描神畫形,惟妙惟肖,你是武道高人,若要學習必然快於我,可若是沒有一年以上苦工,絕不能成功。”

陳元眉頭緊皺。

一年苦工?

他連半月也等不得,哪裡來的一年苦工。

想了想,陳元道:“我沒有這麼長時間學習,可有速成之法?”

侯老人冷笑道:“你這身修為可有速成之法?”

陳元一下子噎住了。

他的修為還真是速成了,不過哪怕速成,也用了幾年的時間,看來果然不能心存僥倖,想著幾天就要掌握一門絕技。

他笑道:“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學了,就由老先生替我變易容貌如何,我有一個對頭,前一陣子他逼人太甚,被我把他殺了,老先生就替我易容成他,等我去他家大鬨一場。”

侯老人聽得心驚肉跳。

眼前這人果然是個好殺人的主。

不過也沒什麼稀奇的,這幫練武的可不就愛打打殺殺嗎。

侯老人道:“這卻不難,隻不知你的對頭是何容貌。”

“這好說。”

陳元從袖口扯下一條帶子,將侯老人眼睛矇住,隨後扯著他往城隍廟奔去。

等到了城隍廟,陳元卻沒帶他入真廟,而是將他安置在上面受供奉的廟宇中,交由廟祝看管。

廟祝知他深受城隍敬重,自然不敢推脫,取一根繩索把侯老人捆好,等著陳元回來。

陳元獨自入了影壁中的真廟,提了張大秋的屍體,立即返回來見侯老人。

侯老人見了眼前屍體,心臟一滯,幾乎不能跳動,半天才擠出兩個字:“暗衛!”

陳元奇道:“你認識暗衛?”

侯老人切齒道:“誰不認識這身衣服!”

“這活我不能乾了!”

開什麼玩笑,替他冒充暗衛,這可是掉腦袋的大事!

陳元冷笑道:“既然知道他是暗衛,又知道我殺了暗衛,老先生不替我做事,

難道還想走掉嗎?”

侯老人心裡一堵,頓時蔫了下來。

“我這是造了什麼孽哦!”

侯老人哭喪著臉道。

陳元笑道:“彆抱怨了,隻要你把事做好,過後有你的好處。”

侯老人拱拱手,說道:“好處不敢想,隻要您能放我一條活路,就已經感恩戴德了。”

陳元搖頭不語,UU看書 www.kanshu.com他不是好殺的人,就算今天侯老人真的硬氣到底,不肯給他易容。他也不至於真殺了他。

既然已經答應下來,侯老人也不含糊。

他繞著張大秋的屍體轉了幾圈,仔細打量半晌,無奈道:“不好,這個暗衛番子和公子你身形相差不少,縱然使手段畫出一樣容貌,也容易露出破綻,這人既是暗衛,公子要假冒他身份想去的地方,恐怕是龍潭虎穴一般,我勸公子還是打消主意為好。”

“身形有差異。”

陳元道:“老先生再看。”

說著他身體竟然拔高了一寸,也更壯碩了不少。

地煞凝陰術練到高境界,他對自己的身體有著超強的掌控能力。

這是一門斷肢可以重生的奇術,用來小範圍改變一下身形又有何難。

侯老人看得眼睛都要掉出來,心想他要是能有這麼一項絕技,那他的易容術可就再沒有破綻了。

他現在所欠缺的就是,易容術隻能易容,卻無法變幻體型。

侯老人感歎道:“如此一來,就沒問題了,隻是老朽手上還欠些工具材料。”

陳元當即把廟祝喚來,讓他按吩咐去置備工具材料,隻用了兩個時辰,廟祝就把東西都備好。

侯老人挽好袖子,持著工具,兩隻手翻花一樣舞動,時而摸摸陳元臉上骨骼血肉,時而去張大秋屍體上摸一摸,或者左右顧盼,將兩人容貌對照著看一看。

手中動作不停,直花了半夜工夫,侯老人這才停下來,滿意地看看陳元,說道:“公子請查收。”

(https://)

1秒記住筆下文學:。手機版閱讀網址: